-

春日漸暖,一隊商隊行在官路上。

馬車廂外頭印著大大的林字。

最中間的一輛馬車,裡麵簾子半開,露出裡頭的身影來。

一個紮著雙丫髻的小女娃趴在車欄上往外看,圓溜溜的大眼睛難掩好奇。

“小妮兒,你娘不是在教你唸書,咋的又歇了?”邊上騎在馬上的鏢隊見她探頭探腦,頓時笑問。

小妮子小大人似的歎了聲氣:“唸書太難了,我不想唸書。”

鏢隊的人哈哈大笑起來:“既然不想唸書,不如出來同我一同騎馬,我帶你出去轉轉!”

小妮子眼睛亮起來,剛想要答應,車廂內伸出一隻手,將她給拎了回去。

“來的時候怎麼說的?”柳穗挑眉盯著小丫頭。

小妮子討好的抱住柳穗:“娘,我屁股都坐的好痛啊!我想出去玩。”

柳穗不理她,直接將小傢夥放在對麵的軟凳上,神色嚴肅道:“娘和你說過很多次了,咱們這次出來不是來玩的,路上危險,你要聽話……”

“不能亂跑,不能和陌生人說話……”小妮子癟嘴,喪氣的將柳穗後麵的話給接了下來。

記得這麼清楚,可見柳穗已經對著她反覆叮囑很多遍了。

柳穗無奈歎氣,看向車廂外麵坐著的武大。

“武大。”

武大立刻轉身:“三娘。”

“你帶小妮子出去騎會馬吧,省得她老是惦記。”柳穗無奈道。

鏢隊的人是有任務在身的,不可能真的脫隊出去耍,但是武大可以。

柳穗想到車隊已經出發了都快三天,這個傢夥突然從天而降就氣不打一處來!

明明已經拒絕了他和周秀跟著,這倆人竟然一聲不吭直接跟在後麵,直到已經到了半路回不去了才現身!

武大看著小妮子那張熟悉的臉,麵無表情的起身。

小妮子興奮的張開胳膊。

武大:“……”

皇太後孃娘,得罪了!

他滿臉木然的將小傢夥抱起來,然後走出車廂。

外麵的鏢隊們很樂意分給他們一匹馬。

柳穗掀開車簾,正巧瞧見武大帶著小傢夥撒歡狂奔的背影。

“武大,彆走遠了,路上不太平!”林仲懷騎著馬追在後頭喊了一句,又驅馬走到車廂外頭,透過窗戶問柳穗:“馬上就天黑了,我們打算到前頭村子裡暫時休整一晚,三娘你可以早做準備。”

柳穗點點頭。

此去河東郡,他們人多,行路慢,至少要四五日的路程,所以勢必要找地方休整。

很快車子就到了一個小山村。

比之柳家村,這裡更加淒慘窮困。

這個村子坐落在一條狹長的山穀裡。村口修建了一條長長的籬笆,和一座很簡陋的高台,可以檢視遠處的情況,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已經接近天黑,村口並冇有人守著。

鏢隊在村口停下,並冇有貿然進去,而是讓人前去探查交談。

很快,白髮稀疏的老者蹣跚著從村子裡走出來,他身後還跟著幾個戰戰兢兢的村民。

“前麵是胡家村,前陣子和胡人打仗,村裡青壯漢子都上了戰場,就剩下這些老幼婦孺了。”武大抱著小妮子回來,一躍進車廂,與柳穗低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