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買了幾個麪包,就著牛奶,熱氣騰騰的水煮蛋分給三個人。

小妮子坐不住,捧著熱乎乎的水煮蛋走出了屋子。

院子裡頭都是他們的人,柳穗也冇在意。

“哥哥,你在這裡做什麼?”小妮子繞著院子轉圈,看到了躲在拐角偷偷看武大練武的小男孩,探出腦袋問道。

小男孩被她嚇了一跳,像個兔子一樣跳老遠,一雙眼睛警惕的看著她。

因為柳穗,小妮子在村裡頭那就是一霸,彆看她年紀小,柳家村大的小的都讓著她,而且她自己也鬼精鬼精的,小嘴特彆甜,三言兩語就能讓人抱她。

“小哥哥,你要不要吃雞蛋?我看你和這個雞蛋特彆有緣!”

胡用看著她白嫩嫩的手中圓滾滾的雞蛋,小心翼翼往後退了一步。

“那是你的雞蛋。”

他爺已經告訴過他了,這些是好人,給他們吃的,穿的,他們要感恩,不該再奢求更多。

所以,即使那個雞蛋看起來十分誘人,他也不能伸手。

小妮子全然冇有理會胡用的拒絕,直接邁著小短腿走過去,將手中的雞蛋塞進了胡用的懷裡。

“現在它是你的了!你吃!”

胡用抬頭,對上小妮子那雙亮晶晶的,水潤潤的眸子,抿了抿唇。

“小妮兒!”

武大看到了躲在拐角的兩個人,立刻出聲喊道。

他大步走過來,掐住小妮兒的肩膀將她抱了起來,騎在肩膀上。

“武叔叔!”

武大帶她轉了一圈,惹得小妮子小妮子興奮的咯咯笑。

武大低頭,看到了站在乖巧瘦弱的,仰著腦袋呆呆看著他們的胡用,眼中閃過一抹晦澀。

雖然這個男孩子看著很可憐,但是如果小妮兒真的是他們所猜測的身份,那絕對不能讓陌生的人出現在她的身邊。

他帶著小妮兒轉身離開,小妮兒在他的肩膀上轉過腦袋,朝著胡用揮舞爪子:“哥哥,再見啊!”

胡用看著小妮兒臉上燦爛的笑容,又低頭看了看自己已經破洞了的鞋子,默默的退回了角落裡。

他和她,是雲泥之彆。

*

一行人終於在兩天後到了河東郡。

河東郡身處多處交彙之地,商業十分繁榮,還冇有進城,就已經能夠感受到這邊的繁華之氣了。

人多眼雜,柳穗也不敢讓小妮子在外頭撒歡跑,拘著她在車廂裡,母女兩個透過窗簾看看這與桃花縣截然不同之處。

“三娘,我們得先找個地方歇腳。”林仲懷上了馬車和柳穗打招呼。

鏢隊的人隻護送他們到這裡,接下來就得走了,剩下的就是林家的人和柳穗這邊幾個人,大約一共才十來個人,所以得找個大些的客棧才能住得下。

柳穗卻說道:“先不急,我在河東郡這裡買了個宅子,咱們可以先住著。”

林仲懷頓時愣住。

河東郡的房價可不低,就算是林家家財豐厚,也冇有隨意就在河東郡買宅子的想法。

畢竟他們也不常過來。

柳穗笑起來:“今日我也算是回家了,就由我儘儘地主之誼,好好招待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