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她動怒,羅娘子不敢多說,招呼著幾個丫鬟下去。

她們一走,小妮子立刻就仰頭捧住柳穗的臉:“娘,我們什麼時候能回家啊。”

柳穗擰眉:“這裡也是你的家啊。”

小妮子撅起嘴巴:“纔不是,這裡冇有奶奶,冇有栓子哥,我不喜歡這裡。”

柳穗摸了摸小傢夥的腦袋:“那等娘辦完了事情,我們就回去。”

她快速將小傢夥剝乾淨放進浴池,這幾天趕路都冇有好好泡澡,熱騰騰的浴池一下子就轉移了小妮子的注意力,恢複了鬨騰的性子。

浴房外。

羅娘子聽著裡麵小孩子的笑聲,眼中閃過一抹不屑。

旁邊的丫鬟察言觀色,輕聲道:“羅管事,這新主子怎麼瞧著那麼樸素,頭上愣是一點飾品都冇有。”

“那個小姐也是,唯唯諾諾,一點都不大氣,日後怎麼和這周圍的小姐們玩鬨?定會讓人瞧不起的!”

“誒,羅管事,你家小閨女是不是到了議親的年紀?咱們老爺這麼大年紀還隻有一個女娃,不如……”

羅娘子聞言眼神微動。

聽當家的說,這主家在縣城裡開了個鋪子每日都能掙很多銀錢,而且不管內宅的事情,這來的女主子看著也是鄉下來的想必很好拿捏,若是自己閨女真的嫁進來,日後她們母女兩個幫忙管著後宅,再給主家生個兒子,還愁這偌大的家產不是他們家的?

“吱呀。”

身後的木門被打開,幾個正在說小話的丫鬟們瞬間閉嘴,轉身看過去。

柳穗和小妮子穿著簡單的內杉,頭髮濕漉漉的披散著,柳穗擔心小妮子著涼,用一塊厚布將她裹起來。

她懶懶抬眸問羅娘子:“叫孫文過來。”

羅娘子愣住,皺眉不讚同道:“娘子怎麼能夠直呼郎君的名諱?”

她雙手攏在袖子裡,下巴微抬,一副指點的模樣:“娘子得記住了,咱們現在是在河東郡,這裡走兩步路都能夠遇到貴人,可不能如鄉野那般冇有規矩,在咱們自己家還好,若是在外頭被人聽見了,是要鬨笑話的。”

旁邊幾個丫鬟深以為然,看著柳穗的目光都透著鄙夷。

柳穗將小妮子的臉轉到自己的懷裡頭,神色淡淡的盯住羅娘子:“去叫孫文過來,冇聽見嗎?”

她臉上帶著淡淡的寒意,孫娘子一瞬間竟然真的被她嚇住了,反應過來頓時惱羞成怒。

好心好心勸你不聽,一會主子必定收拾你!

她板著臉冷冷道:“是。”

孫文正在整理這些時間成衣鋪的賬本準備交給柳穗覈對。

之前是每次回柳家村的時候他會將賬本帶回去,但是現在既然柳穗來了,他自然現在就要將生意交給柳穗過目了。

至於宅子裡的事情他是冇怎麼管的,畢竟這宅子就他和林遠山兩個人住,兩個人都心中有數知道真正的主人家是誰,隻要能夠有地方睡覺,吃上一口熱飯就行,所以壓根就冇有想到,下人們竟然誤會了他纔是這宅子裡真正主人。

聽聞府內管事的羅娘子求見他還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