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她進來。”

羅娘子躬著腰,快步走進屋內。

“郎君!”她視線落在孫文的腳上,態度十分恭敬。

孫文放下手中的毛筆:“怎麼了?可是三娘有吩咐?”

羅娘子愣了一下,小心抬頭看向孫文,卻根本無法從孫文那張臉上看出對那位新來的娘子的態度,她小心翼翼試探道:“娘子請您過去。”

孫文點了點頭:“我這就去。”

他將桌子上的東西收拾好,抬腿就往外走。

羅娘子見狀心中不禁泛起嘀咕,難道說主子是真的愛重那位鄉下來的娘子?

竟然半句都不多問就要過去。

因著孫文的態度,羅娘子隻能暫時按住了自己的小心思,跟著孫文快步到了內宅。

柳穗已經換了一身衣服,隻是頭髮還冇有乾,隨意披散在身後。

孫文來的時候她正在給小妮子擦臉,用的是拚夕夕裡9.9的大寶。

瞧見孫文來了,讓含雪照顧小妮子,自己則起身朝著孫文迎了過去。

孫文趕緊快步走過去,情不自禁的彎下了腰:“三娘。”

跟在後頭的羅娘子頓時停下腳步,這怎麼和她想得不一樣?

哪裡有丈夫對著妻子彎腰的?

“孫先生,快請坐。”

柳穗親自給孫文倒了茶水:“這些日子辛苦你了,叫你過來是想要問一下最近的生意如何,還有一批貨過幾日就要到,咱們要怎麼安排。”

晚上還有林家人在,有些話不好說,所以現在請孫文過來。

孫文倒是半點疑問都冇有,規規矩矩的將賬本交過去。

“就跟您料想的一樣,物以稀為貴,我每天隻出二十件毛衣,咱們店鋪每天都人滿為患,好些人願意出十倍的價格私下裡和我買,我都拒絕了。”

柳穗點點頭,笑道:“合該如此,咱們是做長久生意的,講究一個信字,後麵這批貨比較多,而且馬上到夏天了,這生意會下降,所以咱們這一波可以多賣些,你提前放出風聲,就說是夏日前隻賣三次,若是再要買就要等冬日了。”

孫文有些遲疑:“若是隻賣三次,咱們這鋪子後麵賣什麼?”

空在那裡未免可惜。

柳穗意味深長:“我自有打算。”

家裡頭的紡織機正好缺個好銷路,在河東郡在繁華的街道上弄一個鋪子,擺上幾台織布機,再請幾個女工演示一番,還愁冇有銷路?

孫文雖然不知道柳穗再打什麼主意,但是他已經見識過了柳穗的能力,所以暫且壓下了心中的疑慮,應了一聲是。

而站在後麵的羅娘子聽見兩個人的對話,見到孫文對柳穗的態度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她壓根就搞錯了誰纔是主子!

想起自己在柳穗麵前說的話頓時一張老臉漲得通紅,埋著頭都不敢去看柳穗。

實在是丟醜!

“三娘!”

柳穗和孫文還冇有談完,就聽見一個興奮的男聲逐漸靠近,柳穗抬頭望過去,是劉遠山匆匆從外麵趕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