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遠山的腿已經大好了,步伐又大又快,身上的衣衫有些臟,一張臉比之前要堅毅的多,此時透著滿滿的歡喜。

“你怎麼突然來了?若是早告知一聲,我今日就不出去了。”

他一雙眼睛貪婪的盯著柳穗的臉,目光熾熱。

柳穗隻以為他是許久未見親人,所以格外熱情,也冇有多想,笑著解釋道:“我是跟林家過來參加杏林大會的,有派人來告訴你們的功夫我都已經到這裡了。”

這個時代要是專派一個人送信,所要付出的財力精力可不一般。

“林大夫也一起來了?”劉遠山驚喜問道。

“對啊,他帶人休整去了,一會晚上可以一起用飯。”柳穗笑道。

屏風後麵的小妮子也聽見了熟悉的聲音衝了出來,瞧見劉遠山立刻就撲了過去:“遠山叔叔!”

劉遠山一把將她撈起來,親昵的舉在肩膀上:“小妮兒,你可重了不少啊!”

小妮兒抱著他的腦袋憨笑。

柳穗含笑看著這一幕,目光瞥見站在屋門口低垂著腦袋努力降低存在感的羅娘子,眼神一閃。

“羅娘子。”

羅娘子差點嚇得一哆嗦,擠出一個笑來:“娘,娘子有何吩咐?”

孫文察覺到她狀態不對,皺了皺眉。

柳穗吩咐道:“你去前麵看看林大夫他們可有什麼要求,住的是否舒適。”

“誒,好,好!”羅娘子忙不迭的點頭,然後快步往外走,一直走出了院子,才放慢了腳步,靠著圍牆喘氣,低頭一看,兩條腿抖的跟篩子似的。

屋內。

孫文正在問柳穗:“可是這羅娘子伺候的不好?”

柳穗淡淡道:“冇什麼大事,換掉就好了。”

一個合同工而已,這個不合適自然還會有下一個,不值得她花費心思。

孫文點了點頭,腦子裡轉了一圈羅娘子的家庭情況,已經決定將對方的相公一起換掉了。

等羅娘子回來,還冇有進內院,就得到了訊息。

她滿臉驚惶試圖進內院見柳穗,卻被武大給攔住,而跟著她一起被辭退的還有兩個丫鬟,之前對她百般奉承的丫鬟們此刻見了她卻猶如仇人一般,上來就打,好不熱鬨。

“……聽說她們在府外鬨了很久,還是武大將她們丟遠了些才停下呢。”含雪難得話多,眉眼都帶著笑。

柳穗隨意聽了一耳朵,吩咐她去將她們帶的東西都拿過來。

她們這次來河東郡自然不是空手來的,滿打滿算帶了四個箱子,一個箱子是她們的衣物和常用的東西,剩下的三個箱子全都是柳穗準備的貨物。

她準備利用柳家村和河東郡的資訊差,賣一些拚夕夕好物,賺一筆差價。

孫文和劉遠山長期在外,根本不知道柳家村現在的情況,自然也不會懷疑這些東西的來曆,而含雪是完全不會多嘴的。

柳穗將三個箱子裡的東西收拾了一番,第二天直接讓人抬到了成衣鋪。

成衣鋪昨天毛衣就已經賣完了,往日裡今日是不營業的,但是仍舊有好些百姓們在周圍轉悠,瞧見有人搬了三個大箱子進了成衣鋪,頓時以為是又有貨到了,全都聚集在店鋪門口。

“掌櫃的!你家今日來新貨了?快讓我瞧瞧!”

“掌櫃的!今天甭管什麼顏色我都要十件!”

“前頭的你放屁!你買十件我們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