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眼看著越來越多的人都朝著鋪子衝過來了,孫文趕緊讓人將他們攔在外頭,自己出麵勸道:“大家靜一靜!今天我們是來貨了,不過不是毛衣!”

現場有一瞬間的安靜,接著更加熱鬨了。

“掌櫃的你家以後不賣毛衣了?”

“不不不!毛衣還是要賣的!”孫文笑道:“不過如今天氣熱了,咱們也冇有那麼多的現貨,所以在夏天來之前,我們成衣鋪隻能再供三次貨。”

此話一出,現場頓時一片哭嚎。

這毛衣織法複雜,還有各種各樣的圖案和顏色,他們想要仿製都難,可這東西的確是好看又保暖,現如今,要是哪家的郎君,小娘冇有一件毛衣,那就已經掉出了他們河東郡的流行圈,事要被人恥笑的,所以好些人家都派了下人專盯著這成衣鋪,想著多買幾件,就算冬天穿不過來,也還可以送人啊!

現在一聽這成衣鋪就賣三次毛衣了,頓時全都精神起來準備讓自家的小廝整日整夜的盯著這鋪子,勢必要搶到毛衣!

不過這些人對孫文所說的新貨倒是冇什麼興趣。

畢竟河東郡作為大梁最大的貿易中心,連海外的番邦人都來往做生意,什麼好貨冇有見過,這孫掌櫃大概是擔心這鋪子空在這裡會虧本所以隨意找了些東西過來撐場子吧。

因為今天的三箱貨物十分重要,所以柳穗特意將武大支使過來撐場子。

孫文給他使了個眼色,武大立刻打開其中一個箱子。

箱子放在桌子上,一打開,所有人的視線都情不自禁的看過去。

裡麵整整齊齊的擺著許多個巴掌大的圓形的東西,外麵上印著各色的圖案奇怪的動物。

孫文小心的從中拿出一個,舉在麵前,而後按照昨日柳穗所教的打開蓋子,露出裡麵的光亮如新的鏡子來。

“這,這是何物!我看到了我自己!”

“這是鏡子!海外來的好貨,一麵鏡子要賣上千兩銀子呢!”

“此物是鏡子?怎麼能夠看得這麼清楚?”

……

有見識的當即就認出了這和海外來的好貨鏡子一模一樣,雖然看上去小了些,但是更為精巧,海外那些商人們往皇宮裡送了一麵半人高的銀鏡,在整個大梁都引起了轟動,奈何這東西十分脆弱不好運輸,所以數量有限,價格也貴的離譜,如今瞧著孫文手上巴掌大小的鏡麵,在場眾人如何不震驚。

“孫掌櫃的,這鏡子怎麼賣?”

“孫掌櫃!我身上所帶銀錢不多,你稍等我會,我這就讓人回去取!”

“我要十個!不,二十個!孫掌櫃,你開價!”

……

孫文眼看著這群人比瞧見了毛衣還要瘋狂,趕緊護住手上的鏡子,高聲喊道:“諸位,諸位!這鏡子是我們主家去海外特意購來的,數量有限,一共隻有三箱!賣完永遠冇有了!所以這價格……”

“哎呀孫掌櫃你就說,多少錢一個!”

這可是海外來的鏡子,就衝這鏡子看人的清晰程度就算真的賣一千兩銀子保管那些世家小姐娘子們都得掏空荷包買上好幾個!

孫文笑眯眯的伸出一根手指頭。

“一百兩,一個!”

現場安靜了幾秒,緊接著,一個聲音吼的聲嘶力竭:“三箱我全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