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不是緣分,柳穗不好說。

但是這人的出現的確是讓柳穗蠻意外的。

“你們現下住在何處?要在這裡呆多久?”程四問道。

柳穗琢磨了一下覺得他們還是有些交情的,倒也不必全瞞著。

“住在自己的宅子裡,我是跟著我們縣裡的大夫一起來的,參加杏林大會,怎麼著也得等比賽完了才能回。”

“那可太好了!”程四手中摺扇一合,“我正愁冇有提防落腳,既然三娘你在這裡有宅子,想必也不嫌多住我一個。”

他滿臉期待的望著柳穗。

柳穗:“……嗬嗬。”

合著這傢夥繞了這麼一圈就是為了能夠蹭住?

不對!

“剛剛那倆人不是你朋友?你不去住他們那裡纏著我做什麼?”柳穗就差將嫌棄刻在臉上了。

講實話,程四這個人來曆不明,偏偏又三番兩次的撞見,說不熟,兩個人的確是一個院子住過一段時間,對方也救過她們母女的命,可說熟,她對他一無所知。

柳穗拿捏不準這人對她們到底是抱有什麼樣的想法。

程四搖頭歎息道:“他們是我父親下屬的兒子,與我並不親厚,我若是前腳住進他們家,後腳我父親就要派人來將我綁回去了。”

柳穗聞言好奇問道:“你父親為什麼要綁你回去?”

“綁我回去成親。”程四看著柳穗的臉無奈道。

剛上樓梯就聽見了這話的陳魏:“……”

柳穗倒是滿臉的興味,想不出程四五花大綁被逼成婚的樣子。

她故作遺憾的搖頭:“雖然我很想幫你,但是我那宅子實在是太小了,已經住了不少同鄉,實在是擠不下你程四爺了,不如你們找個客棧……”

“啪。”程四拍出了一疊銀票在桌子上。

“這是宿資。”

柳穗瞄到了銀票上麵的數字。

好傢夥,這一出手頂的上她今天三十分之一的利潤了。

“程四爺,程大人。”柳穗將銀票推回去,看向程四:“你是當我傻嗎?你有這個銀子都能夠在河東郡買上幾十套宅子了,出這麼高價竟然隻為了住進我家,你說,你到底是什麼目的?”

程四愣了一下,笑起來:“我還以為柳三娘你拿到了銀子就不會在意這些的。”

到底是小瞧她了。

他長眉一挑,傾身靠近柳穗的方向,衝柳穗勾了勾手指。

柳穗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稍微靠近了一點,男人的氣息近在咫尺,柳穗稍微有些不自在,正要拉開距離,就聽見程四用隻有他們兩個人聽見的聲音說道:“我做了一個夢,夢裡頭有位仙子,讓我找到你,說我的疑惑隻有你能解。”

他的目光緊盯柳穗,不放過她臉上一絲一毫的神色變化。

柳穗心臟停滯了一秒,差點冇有嚇的跳起來。

該不會是拚夕夕聊天功能出bug了?她的小馬甲被扒下來了?

可是不對啊,她又冇有給程四發過什麼訊息!

除非……這位程四,是那位梁承嗣?

柳穗狐疑的打量著麵前的男人,有心想要試探,但是又擔心暴露了自己的馬甲,再三思考,她一臉冷靜的推開了程四的俊臉。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程大人,看不出來你竟然天天想我。”

程四:“……”

饒是他覺得自己一貫臉皮很厚此時也有些承受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