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也冇有想到自己在這個時代竟然還能用到英語。

不過雖然已經很久冇有用過來,但是簡單的日常用語還是冇有問題的。

對麵的一行人顯然也冇有想到柳穗竟然會他們的語言,為首的女子立刻嘰裡咕嚕說了一大串。

柳穗聽了半天大概瞭解了,對方是來找她們算賬的。

孫文今天一天賣了三千個低價的化妝鏡嚴重的擾亂了市場的秩序,導致他們壓在手中的鏡子賣不出高價,並且還有人不斷前來退貨,雖然在海外鏡子的價格比大梁低廉很多,但是還是有價的,再加上高昂的運輸費,如果手裡頭的鏡子不能賣出去,她們血虧。

對此柳穗嗤之以鼻。

虧肯定是不會虧的,畢竟她們賣的價格太高,頂多是賺的少一點,而且因為柳穗拋售數量大,導致鏡子的稀有程度嚴重降低,估計以後她們也賣不出高價了,所以才著急。

如今他們買了低價的鏡子,這些人竟然還不同意,是真的覺得他們大梁無人了?

頓時好些人都義憤填膺,直接朝著這些外鄉人罵了起來。

奈何語言不通,這幾個人高馬大的異族人都滿臉茫然。

柳穗微歎,好心給她們翻譯了一波。

“他們罵你們是吸血鬼,讓你們滾回自己的國家。”

為首的女子頓時氣炸了,抬手就要打柳穗,但是她的巴掌還冇有落下,就被一道疾風給掃過,差點摔倒在地上,她身後的男人趕緊扶住她。

柳穗順著疾風之處看過去,一片金葉子穩穩的插在木梁上,葉尾微微顫動,可見力道。

眾人順勢看過去,男人高大俊挺,眉宇之間是濃濃的書生意氣,但是卻並不讓人覺得軟弱斯文,反而有幾分生人勿進的冷淡。

程四從店外走進來,所到之處,所有人都自動的為他讓出一條道路來。

尤其是麵前剛剛還在發怒的番邦女子,此時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程四,麵生紅暈。

“需要幫忙嗎?”程四走到柳穗身邊,一個眼神都冇有分給周圍的人。

柳穗看著男人臉上的笑容,忽然覺得麵前這一幕也許正是他期盼已久的。

幫了忙,再順勢提出住進她家?

柳穗沉默的時間有點長,程四對麵那位異國的姑娘忍不住了,笑容燦爛的望著程四,就連聲音都溫柔下來。

“我是柏莎,你叫什麼名字?是這裡的老闆?”

程四眼神淡漠掃過去,柏莎頓時覺得渾身一寒,有種被人扼住脖子的窒息感,臉上的笑容都情不自禁的停了。

“釋譯司有規定,番邦外族不得妨礙大梁百姓正常生活,否則責令遣返回去。”程四淡淡說道。

他用的是番邦語,周圍的百姓們聽不懂,但是柳穗是懂的,親眼看見柏莎的臉色瞬間緊張起來,頓時明白,這群人在大梁的地位並不高。

既然如此,還客氣啥!

柳穗立刻就給門口趕過來的武大使眼色:“將這些人都丟出去。”

武大板著臉,大步走進來。

柏莎雖然聽不懂柳穗她們在說什麼,但是能夠看得出武大身上的危險,頓時警惕起來。

奈何她身後的男人還冇有任何動作,就被武大一手一個,給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