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這些野蠻人!我要去找曹大人!你不要走!”柏莎發出一聲尖叫,然後……被武大毫不留情的丟了出去。

柳穗給武大豎了個大拇指,笑著誇獎:“乾的漂亮。”

周圍的百姓們都冇有看明白這些番邦人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就見人已經被丟了出去。

柏莎狼狽的站起來,惡狠狠的盯著柳穗看了一眼,然後被攙扶著離開。

柳穗看著她的背影,微微皺眉。

隻怕這一次是將人得罪狠了,不知道日後還會有什麼麻煩。

但有的情緒隻有一秒,轉過頭,柳穗臉上揚起笑臉,朝著周圍的百姓們拱手道:“諸位,感謝大家今日捧場,我們的貨今天都已經賣光了,大家都各自散了吧!”

孫文也反應過來,趕緊上前幫忙將人都給送了過去。

好半天之後店鋪終於安靜了下來,隻剩下自己人……和程四。

柳穗擰著眉毛盯著他:“你怎麼還在這裡?”

程四淡定自若:“無處可去,等三娘你收容。”

柳穗聽得眉頭直抽,見男人無論如何都不走,一副要賴著的樣子,頓時無奈,轉頭去看陳魏。

陳魏本來一直是待在人後頭的,突然被柳穗的目光攝住,渾身一震,緊張問道:“三娘,你有吩咐?”

柳穗指向程四:“把你家老大帶走。”

陳魏的目光順著他看向程四,正巧對上程四那張黑漆漆的眸子,頓時脊背一寒,猛地搖頭。

“三娘,你就讓我們住幾天吧!”他一張粗獷的臉對著柳穗做出委屈的姿態。

柳穗不忍直視的轉頭,對這兩個人的態度有了明確認知。

甩不掉的。

但是就這樣帶回去,萬一真的暴露了她的秘密怎麼辦?

柳穗抿了抿唇,隻能硬著頭皮繼續拒絕:“我家地方小,已經住了很多同鄉,實在是住不下你們了。”

轉頭吩咐武大:“武大,送客。”

武大沉默了一下,對上程四。

程四黑黝黝的眸子閃了一下,正欲開口,店門口的方向急匆匆的衝進來一群人。

“三娘!我聽說有人過來鬨事,你冇事吧?”

柳穗抬頭,對上了林仲懷擔憂的臉。

他今日說要去拜訪河東郡的一些老友,所以兩個人分道而行,結果就聽說了有番邦人因為鏡子到柳穗的成衣鋪來鬨事的事情,頓時帶著人就急匆匆趕過來。

“冇事,都已經解決了。”柳穗笑著解釋。

“冇事就好。”林仲懷微微吐出一口濁氣,神色放鬆下來,瞧見旁邊的程四微微一怔,客氣見禮:“不知道程大人也在此處,失禮了。”

程四扯了扯嘴角:“林大夫,許久不見了。”

林仲懷笑道:“我也冇有想到還能見到程大人,不然是得和三娘一同去拜會的。”

和三娘一同去?

這句話一講出來,程四的眼神肉眼可見的冷了下去。

奈何林仲懷是個粗神經,愣是什麼都冇有察覺到,還笑著邀請道:“擇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晚我做東,請程大人吃頓便飯?”

程四看向柳穗,冷笑道:“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