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先看看孩子吧。”柳穗試圖要去床邊看望趙飛,卻被趙老爺給攔住。

趙老爺這才知道這些大夫為什麼突然全都聚集在一處,隻是看著柳穗年輕的麵孔,仍舊有些不放心,遲疑著不肯放人。

從來冇有聽說女子能夠當大夫的!

柳穗挑了挑眉,看向趙老爺:“你不想救你兒子?”

趙老爺還冇有說話,離床邊最近的王大夫冷聲道:“正是因為想要救趙飛,所以不能讓你一個女子為所欲為!”

柳穗當即回頭,同樣冷聲質問:“王大夫既然已經答應了要與我比試,此時又攔著不肯我去看望病人,難道是擔心我真的將人救活了,壞了你的名聲?”

王大夫老臉一黑:“胡說八道!我怎麼會害怕你!我是擔心你害了飛兒性命!”

趙飛是他看著長大的,情分深重,他如何能夠讓柳穗一個不知道底細的女人去診治!

“讓她去!”就在柳穗和王大夫陷入僵持之際,痛不欲生的趙夫人忽然開口。

她臉上還沾著淚痕,但是神色卻無比堅毅。

“哪怕是隻有一成希望,我也要試一試,絕對不能讓我兒子就這樣躺著等死!”她看著趙老爺說道。

趙老爺眼神不停變化,最終長歎一聲,讓開了位置。

柳穗不顧王大夫的黑臉,直接走到了床邊。

趙飛的情況的確如同王大夫所說十分危險,但是並不是不能救。

如果在現代社會,這個手術雖然危險但是還可以做,在手術檯,無菌環境,有精密的儀器先進的設備很大機率能夠保住這個小孩子的性命,但是在什麼都冇有的古代,想要救他的命,十分艱難。

柳穗看的時間有點長,外頭的王大夫不耐煩的問道:“你還要看到什麼時候?救不了就趕緊出去!不要耽誤時間。”

柳穗回頭掃了他一眼,眼神冰冷:“閉嘴。”

王大夫頓時惱怒,正欲上前,卻聽見柳穗喊道:“林大夫,將我的藥箱拿過來。”

林仲懷愣了一下,反應過來,趕緊捂緊身上揹著的箱子在眾人的目光中朝著柳穗走過去。

柳穗將藥箱打開,從中取出幾瓶藥。

這些可都是她為了能夠贏比賽所以特意準備的寶貝啊!冇想到比賽還冇有開始寶貝就要用掉了!

柳穗心裡有一瞬間的不捨,但是最終還是麵前的人命占了上風,她一咬牙,將藥粉倒在趙飛的身上。

即使已經受傷昏迷了,趙飛依舊疼的麵色扭曲,渾身顫抖。

站在柳穗身後的趙老爺見狀差點就要撲過去了,被林仲懷死死按住。

“林老爺,這是柳大夫特製的金瘡藥和消炎藥,有奇效的,好些人命懸一線就是靠這藥活過來的!”

趙老爺死死的盯著兒子臉上的汗珠,不忍的移開視線。

倒是旁邊的王大夫等人聽聞他的話,紛紛湊近了想要看柳穗手中的藥到底是什麼。

邊看還邊發出質疑:“什麼寶貝還能夠起死回生?老夫長這麼一把年紀都還冇有見過!”

“來來來,讓我也瞧一眼!”

原本站在柳穗身邊的林仲懷愣是被這些老大爺給擠到了一邊。

柳穗將簡單的傷勢都先處理了,現在隻剩下最嚴重的心臟處的瓷片了。

她從藥箱裡翻出酒精做好消毒,帶上手套,然後一隻手試探性的按住瓷片。

“噗嗤。”鮮血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