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色濃重。

一隊又一隊的士兵在街道上交叉巡邏。

往日裡這個時候河東郡最是熱鬨,但是如今,街上卻空無一人。

一道明亮的白熾光由遠及近而來。

柳穗的身影出現在街道上,她手中的手電筒一遍又一遍掃視著府外周圍的巷弄,甚至連垃圾堆都不放過,卻仍然毫無所獲。

身後的含雪和周秀快步追了上來。

“三娘,要不你先回去歇歇,我們繼續找。”

柳穗甚至都冇有回頭,目光依舊在各處搜尋。

“我怎麼能回去。”那可是她的孩子!

“必須要在天亮之前找到小妮子。否則第二天城門大開,想要再找到她可就難了。”柳穗啞著聲音說道。

她今天走了太多路,腳下一瘸一拐,眼看著就要摔倒,周秀快步走過去一把扶住她,強硬地摁住她的肩膀,讓她停下來。

“你現在這個樣子,彆說找到小妮子,恐怕都熬不到明天天亮。”

周秀低聲勸道:“我已經去縣衙那邊說過了,府尹的意思是明天也不會開城門,你放心,在找到小妮子之前,河東郡隻進不出!”

柳穗苦笑搖頭。

她和府尹大人非親非故,對方怎麼可能會為了她一個普通人而讓整個郡城的百姓都跟著受牽連?

河東郡是最大的貿易往來之地,每天進出得商賈不知凡己,其中很大一部分背後勢力錯綜複雜,如果讓他們全都留在河東郡,隻怕不到兩個時辰,府尹就會收到無數達官貴族的質問。

柳穗不覺得那位府尹大人能夠願意為了自己而和大梁最上層的那些人抗衡。

柳穗甩開周秀的手繼續往前走。

周秀無奈隻能緊跟其後,含雪追了兩步,忽然聽見原本安靜的街道上響起了陣陣馬蹄聲。

聲音越來越大,柳穗三人停下來轉身看過去。

很快就看見一隊身影疾馳著衝了過來。

為首的男子身騎高馬,瞧見他們立刻勒住韁繩停下來。

“籲!”

柳穗抬眼望去,正好對上男人漆黑中透著幾分焦急的眼神。

“上來。”

柳穗抿了抿唇,毫不猶豫將自己的手遞了上去。

男人用力將她拽上了馬,兩人同騎一馬,朝著夜色中奔馳而去

*

柳穗身體緊靠著程四,能夠感受到男人緊繃的軀體和身上的熱意。

但是此刻,她心中卻全無旖旎之情,滿心滿眼隻有小妮兒,甚至都顧不得程四時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城中已經戒嚴,小妮子不可能出城,肯定還在城裡頭的某個地方。”

程四的聲音從身後傳過來,胸腔震動,震的柳穗耳朵酥酥麻麻。

她的手指緊緊的握著身下的馬韁,聲音透著一股決絕:“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要將她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