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心中的定位儀越來越亮,柳穗不得不握緊拳頭,以免光亮在黑夜中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有了指定的方向,在加上不用等林沖這些人,柳穗的速度快了很多。

不過大約是因為有大梁的士兵在外圍盯著,所以草原上有很多匈奴人四處巡邏,柳穗隻能東躲西藏,好在她身形小,又小心,所以一直冇有被髮現。

但是越是深入腹地,身邊出冇的匈奴人也越來越多,被髮現是遲早的事情。柳穗蹲在草地上,望著不遠處舉著火把巡邏的匈奴人,又看了看自己手掌心中的定位儀所指示的方向。

她必須要從這兩個人之間傳過去,否則就要繞遠路。繞路就需要耽誤時間,而且並不能保證路上還會不會遇見匈奴人。

柳穗手中出現小巧的槍,黑黝黝的槍口的對準了那兩個匈奴人的方向。

如果這一槍打出去,聲勢浩大,勢必會引起注意。

槍口停了一會,被她收回。

她默默的打開了拚夕夕,購買了兩串三千響的鞭炮。

點燃的瞬間收進倉庫然後利用倉庫的投放技能迅速定點投放到離自己很遠但是距離前方兩個匈奴人並不太遠的位置。

“劈裡啪啦”驚天動地的響聲伴隨著火光在黑夜中響起,幾乎是一瞬間,兩個匈奴人就嚇得跳了起來。

“這是什麼聲音!”

“是雷聲嗎?是那裡!著火了!”

“這難道是天上的雷光落下來了?”

……

兩個匈奴人嚇得不敢靠近,遠遠的躲開,柳穗瞅準機會,衝了過去。

在她離開不久後,越來越多的匈奴人趕到了剛纔的地方,甚至遠方的林沖等人也聽見了動靜,引起了騷亂。

這些柳穗全都不知道,也不重要。

她終於找到了小朋友。

兩個小孩子都趴在草裡,小的那個死死地咬著唇,但是眼睛裡含著一泡淚,大點的那個在她扒開草叢的一瞬間就直接仰起頭朝著她撲了過來。

被柳穗按著腦袋趴在了地上。

她摘下麵具,小妮子瞪大了眼睛,撲進了柳穗的懷裡。

“娘!”

柳穗捧著小妮子的臉仔細看了看,確定冇有受傷,才自己摘下來的麵具扣在了她的臉上,然後看向地上的男孩子。

對方在小妮子喊出“娘”的時候就已經泄了力氣,癱軟在地上。

柳穗將人拉起來看了看,詫異的挑眉:“胡用?”

竟然是胡家村胡村長的孫子?

“娘!是這個哥哥一直保護我。”小妮子扯了扯柳穗的衣服。

柳穗拍了拍她的腦袋柔聲安慰:“娘知道了。”

她低頭問胡用:“跟我走嗎?”

胡用深吸了一口氣,拚命點頭。

柳穗見狀鬆了一口氣,跟著他們一起蹲下來,低聲說道:“前麵有不少匈奴人在,我們不能往那邊走。”

而且在找到小妮子的時候定位儀就已經失去了作用,她不確定憑藉她現在的記憶能不能順著來時的路回去。

柳穗將小妮子抱起來,用披風包住,然後另一隻手牽住胡用:“我們從後麵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