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中裹挾著一種血腥味。

朝陽初升,一大兩小三個身影逐漸從瑩綠色的草原走到了邊城。

“前麵就是羊城了,到了那裡我們就安全了。”柳穗手中拿著孫文之前製作的簡易的地圖,艱難的辨彆了羊城的方向。

兩個小孩子已經經曆了生死,又被折磨,走了一晚上的路,此時聽見她的話,頓時就泄了一口氣。

小妮子更是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耷拉著腦袋不說話。

柳穗看了看周圍,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讓兩個人坐下,又從商城裡買了水和食物分給兩個小孩子。

為了購買定位儀,她積累的存款已經全都冇有,並且還背上了钜額負債,隻剩下一點可憐的零錢供她日常生活。

現在買東西必須要精打細算,生怕用的超額。

胡用是捧著手中的礦泉水和柔軟的麪包,不知所措。

小妮子已經咕咚咚的喝了好幾口,瞧見他還木愣愣的站在旁邊,趕緊過去教他開蓋。

小傢夥的手胖乎乎的,說話聲音又奶的很,胡用一顆心逐漸安定下來。

入口的水似乎格外的甘甜。

胡用一邊喝水一邊用眼角的餘光去瞥柳穗。

他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水,這種透明的容器看上去十分的乾淨,一看就很昂貴,但是柳穗隨手就交給了他……一個非親非故的孤兒。

“快點吃,吃完了我們繼續趕路。”

柳穗看了看時間,然後替兩個孩子將麪包的包裝袋打開。

羊城那邊什麼情況她還不瞭解,隻希望能夠找到鏢隊,願意護送他們回去。

隻身一人帶著兩個孩子趕路,柳穗可冇有那個膽子。

三個人正要起身趕路,不遠處就傳來了馬蹄聲。

柳穗立刻按住兩個小孩子的腦袋,一雙眼睛警惕的看過去。

煙塵四起,馬蹄聲越來越近。

“前頭是什麼人?”

騎在馬上的人也發現了他們,柳穗抬頭看過去,騎在馬上的是一個五六十歲的老人,雖然年紀大,但是身材精悍,氣勢不俗。

“這位小娘子從哪來?怎麼帶著兩個孩子在這荒原?要是碰見匈奴人科怎麼好?”

老人後麵又走過來幾個年輕人,好奇的打量著柳穗。

柳穗一隻手捂住小妮子的臉,仰頭回道:“我們是跟著商隊來的,昨天晚上不知道為何草原那頭有巨大的聲響,說是打起來了,然後大家都跑了,我們母子三個人不知不覺就走散了。”

她看向為首的老人,求道:“大人,能不能捎帶我們一程,帶我們進城就可以,我們實在是走不動了。”

走倒是能走,就是擔心她們冇有路引,進不了城。

旁邊的胡用因為“母子三人”這幾個字恍惚了一瞬,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仰著頭可憐兮兮的求道:“爺爺,你帶帶我們一起吧。”

前麵的老人還冇有說話,後頭幾個年輕人就先不忍了,紛紛幫忙勸和,老人盯著柳穗看了一眼,點頭應下來。

“既然如此,趙晗,你給她們騰個位置出來。”

老人吩咐了一聲,在他後頭的一個年輕人就下了馬,招呼柳穗三個人去後麵的馬車。

柳穗趕緊領著胡用向他們道謝,胡用機靈的很,都不用柳穗開口,就躬身拜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