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立刻就變了臉色,扣住胡用的胳膊:“你的意思是,是有人故意要害小妮子?”

在找小妮子的這段日子裡柳穗想過無數可能,也想過是不是有人故意綁架了她,但是小妮子一個小孩子,綁架她圖什麼?

威脅柳穗?

那也犯不著找匈奴人啊!

“那些匈奴人在抓到我和小妮子之後,還去了一個地方,見了一個男人,我冇有看見他的長相,但是聽見了他的聲音。”胡用小聲道。

當時他和小妮子都被下了迷藥,但是他早有防備,吸入量不多,所以醒的很快。

“匈奴人的首領問那個男人為什麼讓他抓小妮子,男人說,在大街上瞧見過小妮子,長得好,又冇有背景,可以送給侄女當奴隸。”

這個侄女估計就是蘭琪兒。

柳穗臉上當即浮現怒意,又被她狠狠忍下去。

一切手段都要等他們回到了安全的地方再使用。

“你大概記得那個人是在哪裡嗎?”她問胡用。

昨天晚上,匈奴人和林沖的人肯定交手了,以林沖所帶的兵力,蘭卓必死無疑。

但是支使蘭卓的那個幕後的人還冇有找出來,柳穗寢食難安。

“我不記得了。”胡用搖頭,神色十分愧疚。

柳穗歎息一聲,也冇有怪他的意思,反倒還安慰他。

“你已經很棒了。”

一直安靜乖巧的小妮子此時也爬到胡用身邊,握住他的手,奶聲奶氣道:“哥哥最棒!”

胡用愣了一下,眼睛裡浮現笑意。

柳穗看著兩個人相處的樣子,微微挑眉,對胡用今後的去處有了想法。

很快,趙家的車隊就帶著他們進了羊城。

羊城處在與匈奴和大梁的接壤處,不僅僅是大梁的屏障,更是雙防貿易往來的樞紐。

進城的時候趙家的車隊被攔住檢查,柳穗摟著兩個孩子從車簾往外看,神色緊繃。

一旦被髮現,冇有路引,她們根本進不了城。而且在這個地方被髮現了身份,很難說會不會有人為了利益將她們給綁了。

好在那位趙老爺子好像很有幾分麵子,與城門口的守將說了幾聲,後麵的馬車隻是隨意檢查了一番,並冇有仔細盤問,就讓他們進城了。

一直到車子過了彎,城門口那邊瞧不見了,柳穗立即拉著連個孩子下車,跟趙老爺子道謝,要與他們分開。

趙老爺子看著柳穗三人麵容狼狽,歎息一聲,吩咐趙晗拿了些銀子給他們。

“雖說已經到了羊城,但是你們如果想要回故裡,還有不少路要走,這些銀子拿著當做盤纏吧。”

趙晗也連連點頭,見柳穗不接,直接將銀子塞進了柳穗的懷裡頭。

柳穗這下子真心被趙家老小給感動了。

好人啊!

又帶她們進城,又給她們銀子,最重要的是,全然不圖回報!到哪裡去找這種好人!

柳穗想了想,假裝從袖口裡摸東西,實際上是從倉庫裡拿出了一個巴掌大的八音盒,雙手交給趙晗。

“大人如此幫我們,我也冇有什麼好東西,就以此物為謝禮,還望不要推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