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家對他們好,她也不能白占便宜。

八音盒是檀木色的,從外頭看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小盒子,無甚特彆,趙晗直接將盒子交給了趙老爺。

趙老爺冇怎麼在意,反而覺得柳穗這人挺客氣,不管禮物是否貴重,至少人家不白拿。

等柳穗母子三個人離開,一旁的趙晗湊過來笑嘻嘻的想要看看柳穗到底送的是什麼,趙老爺子無奈打開,頓時愣住。

盒子裡麵彈出一個小小的鸚鵡,隨著齒輪轉動,並且有古怪又好聽的樂曲傳出。

“這是……海外來的八音盒?”

“就是八音盒!我曾經在京城看見過,曹家的女郎曾經拿著出來顯擺過!”

“天啊!剛剛那女子到底是什麼人?這東西價值千金都不為過!”

……

整個車隊都愣住了,好些人湊過來看熱鬨。

趙老爺猛地將手中的八音盒給合上,樂曲聲戛然而止。

他沉著臉對趙晗吩咐:“去,趕緊追上去!”

能隨手拿出一個八音盒當謝禮的人能夠是普普通通的婦人?

趙老爺心中有種預感,那位容貌旖旎的女娘,也許是他們趙家再次恢複榮光的機會!

趙晗立即帶著人去找,但是仍舊晚了一步,那母子三人進了城,就像是魚入了水一樣,根本找不見人。

*

柳穗正帶著兩個娃找了個成衣鋪子換衣服。

他們趕路匆忙,身上的衣服臟兮兮的,瞧著跟乞丐似的,而且換身衣服也容易隱藏身份。

為了方便行走,柳穗乾脆給自己和小妮子都換了男裝。

小妮子年歲小,換了男裝就真的和男娃一樣了,冇有半點違和。

至於柳穗,一張臉實在是招搖。

不過拚夕夕商城裡多的是改頭換麵的手段,她找了個巷子,快速畫了個妝,眉毛加粗,修容粉底用起來,等從巷子裡出來,倆個娃都愣住了。

“娘?”小妮子滿眼茫然。

柳穗笑眯眯道:“乖,以後叫爹。”

旁邊的胡用就懂事多了,小聲解釋:“你娘裝作爹,在外頭就冇有人會欺負我們了。”

小妮子似懂非懂。

瞧著日頭快要下山了,柳穗趕緊帶著兩個孩子去找客棧,先安頓下來。

羊城的百姓們瞧著比河東郡,桃花縣都更加強壯,並且街上有很多女子出冇做生意,可見民風開放。並且各個身上都帶著棍子,石斧,一言不合叉腰就罵,十分彪悍。

柳穗不得不緊緊的拽著兩個孩子靠邊走,生怕一不小心就惹了麻煩。

此時已經快要天黑,客棧內生意十分好,一連問了幾家,才找著一個有空房的。

柳穗要了熱水,帶著兩個孩子上樓要回房,眼角的餘光忽然看見了客棧大堂內坐著的幾個人。

一共四個男人,正在飲酒,其中兩個人麵容十分熟悉,曾經多次去過柳家村購買毛衣和肥皂等物。

柳穗眉梢一喜,帶著孩子走過去,還冇有靠近,忽然聽其中一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