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在他麵前停下。

“我有些問題,想要問問陳大人。”

陳魏心臟跳動不停,麵上卻冷靜的很:“三娘儘管說。”

“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和小妮子在羊城的。”柳穗目光緊盯著陳魏。

陳魏麵不改色:“自從小妮子失蹤,老大就讓我們幫忙尋人,但是卻冇有什麼線索,恰好此時知道匈奴人屠了胡家村,我們就猜測快要打仗了,所以過來羊城這頭打探訊息,誰知道前頭已經打起來了,不過卻恰好碰見了三娘你們,也算是幸事了。”

所以說……在城裡遇見程四是巧合?

信他個鬼!

程四的這些下屬一個個都和他一樣滿口胡言,不想說的是半個字都套不出來。

柳穗見狀也不對他抱有期望,冷冷道了聲謝,轉身回了屋。

屋內小的那個已經睡熟了,小小的打起了鼾,大的那個還睜著眼睛,一直盯著她。

柳穗坐到床邊,給胡用掖了掖被角。

“睡吧,我守著你。”

胡用抿了抿唇:“……我以後,該叫你什麼?”

柳穗愣住,忽然頭疼起來。

叫爹,娘,顯然是不合適的。畢竟人家有爹有娘,雖然說已經去世……

她想了想說道:“你要是不嫌棄,可以喊我一聲先生。”

胡用日後如果一直跟著她,肯定會進柳家村的學堂的,柳穗會教他讀書習字,在這個世界存活下去,也當得一聲先生。

胡用的唇角彎了彎,小聲喊了一聲:“先生。”

柳穗的心一下子就軟了。

這小孩子比家裡頭的石頭還小些呢,可是就已經麵對家破人亡,還帶著小妮子死裡逃生。

“睡吧。”

她輕輕拍著被子,胡用的眼睛閉了起來。

窗外月亮高懸,屋內一室靜謐。

半刻鐘後。

柳穗瞅著兩個已經睡得熟透了的娃,惱怒的瞪大眼睛。

她竟然失眠了!

她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又看了看窗外的月亮,無比煩悶的打開拚夕夕。

商城琳琅滿目,但是都不是如今的她可以消費的起的!

她手指點到聊天介麵,忽然頓住。

自從上次聊天介麵升級,她的列表裡就多了很多的“網友”,但是除了梁承嗣等人,她還冇有試過和新的網友聊天。

可是今天!她看到了某個熟悉的頭像!

赫然正是那位在酒樓裡吐槽她的姓楚的商人!

柳穗陰陰一笑,點開了對方的頭像!

*

另一頭。

程四負手站在院中,在他麵前是滿身血氣的林沖。

林沖單膝跪地,正在彙報情況。

“……死者共六十二人。”

程四沉默片刻:“皆厚葬,撫卹金加厚三分。”

“是。”

程四又看向陳魏。

一旁的陳魏也微微彎腰,躬身回稟:“大火已滅,那些勾結外邦者全部都被抓進大牢,等候發落。”

“此事交給你來辦,務必要審問出此次事情始末,不可再出現紕漏。”程四聲音淡淡,但是任何人都能夠聽出其中的威嚴。

林沖和陳魏同時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