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已經出城許久了,柳穗似乎都還能夠聽見楚雄追在後頭撕心裂肺的喊聲。

這楚老闆估計晚上再做夢就會有陰影了。

要是連續一個月都是跟蛇有關的噩夢,不知道會不會被嚇的住廟裡去。

車廂外壁忽然被敲了敲,柳穗掀開簾子,陳魏騎在馬上,一臉糾結,小聲問道:“三娘,你真的會給人看相嗎?”

柳穗:“……”

她試圖解釋:“其實,我剛剛那都是騙他的,你彆當真呀。”

陳魏靜靜地看著她,滿臉不信。

那楚雄剛纔都嚇成啥樣了,說明柳穗所說的那些話全都中了!這怎麼可能是騙人的?

不過見柳穗閉口不談剛纔的事情,陳魏不禁琢磨,是不是真是彆人所說的“天機不可泄露”

他摸了摸下巴,給了柳穗一個眼神:“你放心,我都懂!”

不該問的保證不問!

車內的柳穗一臉懵。

你懂什麼?

她自己都不懂!

回城的路途十分平順,不到兩天,他們就回了河東郡。

河東郡內因為小妮子的失蹤,官府內這幾日每天都有衙役在街上巡邏,天還冇有黑就開始宵禁,進城的生人在城中要受到反覆的盤問,就連城裡頭的老百姓們都自發的約束自家的小孩子,生怕錯眼就冇了。

柳穗等人還冇有到河東郡的城門,就已經看見城門口排著的長隊了。

柳穗皺了皺眉,掀開簾子問陳魏:“陳大人,我們是不是要下車?”

“不必!”陳魏高坐在馬上,“你安心坐著就是。”

能讓小殿下下車接收盤查的,估計也就是宮中了。

柳穗自然是不清楚他心裡頭想些什麼的,微微擰眉,看著馬車直接從長長的隊伍掠過,走向城門。

城門口的守衛們分了幾個人圍攏過來,為首的先看了看馬車,而後看向領頭的陳魏。

陳魏不知道從懷裡頭掏出了個什麼牌子,然後在對方麵前晃了一下,對方臉色頓變,然後趕緊讓開路。

陳魏回頭看了一眼。

柳穗放下了簾子,心中卻對程四的身份更加的好奇。

等一行人終於走遠,看不到車隊的影子,門口的守衛看著一臉慶幸正在瘋狂擦汗的隊長,小心問道:“老大,剛剛那是什麼人啊?把你嚇成這樣?”

隊長看了他一眼,冷哼道:“什麼人?我哪裡知道他是什麼人!”

“那你就這麼放他們進城了?”其他人紛紛咂舌不解。

隊長神色凝重:“我隻知道,他手裡頭拿的是東宮的牌子。”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滿臉震驚看著車隊消失的方向。

大梁人都知道,太子殿下甚少露麵,門下更是冇有人敢打他的招牌在外頭生事,但是此時一個小小的車隊卻出現了太子殿下的令牌,莫不是出事了?

*

馬車在柳宅外頭停下。

柳穗母子三人下車,宅子裡頭已經迎出來好些人了。

林遠山在第一個,直接衝過來,先打量柳穗一番,然後將小妮子給接了過去,含雪她們慢了一步,眼巴巴的瞅著柳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