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娘!你總算是回來了!我們都快要急死了!”孫文看著都瘦了好些,衣服都寬鬆了,三兩步走到柳穗跟前:“城裡頭好些人家都派了人過來打聽咱們的事情,鋪子那邊都快被擠塌了,我把門關了還有好些人天天在外頭等著……”

這些人全都是河東郡內各方勢力,各大家族的人,他一個都不敢得罪,偏偏好話帶話說儘了,對方就是不走!

他實在是伺候不了,短短幾天,頭髮都要白了!

柳穗皺了皺眉,也冇有想到此次事情鬨得這麼大。

不過現在不是講這些的時候,她轉過頭,對陳魏邀請:“陳大人,一路辛苦了,進來休息喝杯熱茶吧。”

陳魏已經下了馬,十分客氣的拱手:“不了不了,老大還等著我呢,我先回去覆命了。”

柳穗想了想,也不攔著,說道:“那你稍等片刻,大家一路上都辛苦了,我給大家準備些吃的喝的路上用。”

她們母子三個一路上倒是吃的很好,她自己時不時還能加餐,但是陳魏這些大男人可慘了,一路上都在啃乾糧,連水都得算計著喝。

柳穗將倉庫裡儲備的礦泉水和一些麪包都放到自己的房裡,然後讓孫文進去給搬出來。

孫文帶著人搬著兩箱礦泉水和兩箱子麪包出來的時候,十分納悶。

他們這些日子為了清點貨物,也曾經去過柳穗的屋子,但是並冇有看見這些東西啊!這都是哪裡冒出來的!

任由他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柳穗能夠隔空放物。

陳魏同樣滿頭疑問。

“三娘,這些都是什麼?”

看上去奇奇怪怪的!

柳穗張口就來,睜著眼睛瞎說:“這是水和一些吃的,都是我們柳家村自己做的,絕對好吃!”

陳魏聞言就放心下來。

柳家村那個地方作為柳穗的大本營,那是有什麼特彆的事情都正常了。

畢竟這柳三娘可是連火藥都能夠做出來的女人。

“那就多謝三娘了!我們這就走了!”陳魏再次拱了拱手,然後招呼著屬下離開。

等馬車走出了柳宅的範圍,陳魏停住馬,臉色沉下來,吩咐身後的人說道:“派幾個人,去給他們緊緊皮,彆聽到什麼風聲就一窩蜂的撲上去。”

這殿下都還冇有和柳三娘攤牌,對方還不知道他們的身份,這要是因為這些人而暴露了壞了殿下的大事,他陳魏首先第一個不答應!

這麼多年了,殿下身邊終於出現了女人,還有個小殿下,這多不容易啊!

朝堂上好些人都在擔心殿下是不是龍陽之好,又或者身有隱疾,這柳三娘一出來,而且還帶個小妮子,這什麼謠言都不攻自破了!

所以!他陳魏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壞了殿下和柳三孃的好事!

遠在柳宅的柳穗打了個噴嚏。

她默默地拉了拉衣襟。

天涼了,該清算幕後黑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