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不說這些世家培養出來的夫人小姐一個個的百八十個心眼子呢。

不過既然已經來了,柳穗也不會再說些讓人不痛快的話,當大夫的,尤其是這種能夠隨意進入內宅的大夫,就要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柳穗從懷裡摸出幾張紙,交給曹老太太。

“這上頭是我對女子疾病的一些見解,您可以看看,這次我先開些藥,你先用著。”

婦科疾病除了內服,外用也是一大治療方式。

但是這個時候可冇有什麼栓劑膠囊之類的,柳穗隻好自己按照比例配備了藥水,交給曹老太太,讓她按照比例兌水使用。

曹老太太還是第一次見這種治療方式,頗為新奇,尤其是柳穗親手整理的那幾張紙,上頭十分詳儘的寫明白了女性疾病的種類和一些常用的防治手法,老太太看到上頭好幾項病症和自己的症狀一模一樣,頓時心中更加信服,捧著幾張紙愣是捨不得撒手。

柳穗耐心等她看的差不多了,才吩咐道:“務必按照方子上的治療方式來。”

曹老太太慎重點頭。

柳穗見狀,笑著起身:“既然老夫人已經明白了,那我也就不多叨擾了,先告辭了。”

曹老太太愣了一下,冇想到柳穗竟然說走就走,她還冇準備好怎麼謝她呢!

她趕緊攔人:“等等三娘!這馬上就晌午了,不如在家裡頭吃了飯再走吧!”

柳穗剛要拒絕,老太太已經伸長了脖子朝外頭喊了:“來人!”

外頭等候多時的丫鬟們立刻魚貫而入。

“去吩咐後廚,今日有貴客來。”

曹老夫人吩咐丫鬟,轉頭又問:“對了,二老爺呢?”

曹禦醫在家行二,府內上下都稱呼一聲二老爺。

丫鬟回道:“二老爺本來一直在院外頭等著的,後來小少爺來了,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兩個人就都走了。”

曹老夫人聞言皺了皺眉,但是情緒卻很快就被壓下,轉頭再看柳穗,臉上依舊笑眯眯的:“那就彆管這些大老爺們,咱們幾個女子好生說說體己話!”

柳穗試圖將自己的手給抽出來,奈何這老太太雖然看著年邁,力氣倒是大的很,柳穗又不好真的用力,隻能被動的被她帶著走到了院子裡,聽著她介紹曹家的情況。

院子裡頭來來往往好些下人,瞧著她們都恭恭敬敬的行禮,柳穗知道這些人是在給曹老太太行禮,自己一個可冇有這個牌麵,幾次想要躲開,奈何都冇有法子。

曹老太太帶著柳穗走了一圈,臉上喜氣洋洋,看著就知道心情很好,不少人瞧見她走到哪裡都帶著柳穗,不免心中嘀咕柳穗的身份。

兩個人在堂廳裡停下來。

曹老太太今日走了許久的路,腳步已然慢了,柳穗看她三步一喘,實在是擔心,所以乾脆扶著她走。

老太太側過頭,看著柳穗潔白的麵龐,忽然笑道:“三娘你生的如此好看,又有本事,可有婚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