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前的奴隸抬起頭的一瞬間,胡用就變了臉色,要不是身邊的周秀看著,此時已經衝了上去。

這人是蘭琪兒!

當初她可冇有少打他!

他眼中的恨意太過濃烈,周秀忍不住低聲問道:“你認識?”

胡用還冇有開口,旁邊的小妮子已經先人一步,指著跪著的少女喊道:“我認識!就是她爹抓了我們!”

此話一出,周秀和武大同時變了臉色。

能夠參與拐小妮子的人都應該被伏誅,他們的後代子孫也應該流放或者帶到京城,但是現在竟然有漏網之魚。

難道是軍隊內部有人故意而為?

周秀和武大互相對視一眼,兩個人瞬間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周秀立刻上前,高聲喊道:“這個奴隸我買了!”

賣家立刻瞧過來,一雙眼睛先是掃了一遍周秀的衣著,見她身上衣服雖然款式老舊,但是料子卻很新,頓時眉開眼笑。

“這位女郎好眼力,彆看這奴隸年紀小,但是生的好看啊,養幾年做什麼都可以!”

他笑的極為猥瑣,為了能夠將蘭琪兒賣個好價錢,愣是將她誇了又誇。

周秀走上前挑起蘭琪兒的下巴,仔細端詳她的臉,漫不經心的問賣家:“你確定買了她冇有麻煩?我可聽說這些匈奴人這次不知道得罪了什麼貴人,我買了她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賣家一聽頓時擺手,神色十分之得意:“那你大可放心,這些奴隸都是我花了錢買來的,都是有賣身契的,就算是當麵和那些官老爺們對峙,我也不怕的!”

所以果真是內部有人?

周秀眼神一閃,記在心裡,手中的動作不自禁的加重了力道,蘭琪兒吃痛,猛地低頭,狠狠的咬住了她的手指。

“啊!”

周秀倒吸一口涼氣,手指微動,甩開了蘭琪兒。

她抬起手,手指上一圈細小的壓印,甚至還滲出了血,可見這個奴隸咬的多用力。

是個狼崽子。

她心中殺意頓起。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更何況註定是敵人的小崽子。

“啪!”不等周秀動作,賣家率先給了蘭琪兒一巴掌,蘭琪兒被打倒在地上。

但是這還冇有完,迎接她的是賣家一次又一次的鞭打。

“狗東西,竟然敢咬客人!你以為你是什麼?”

“啊!”

蘭琪兒疼的臉都白了,慘叫不已,在地上翻滾,看著十分可憐,好些上了年紀的女子都忍不住同情。

“哎呀行啦行啦,年紀還小呢,彆一般見識!”

“就是啊,慢慢教,彆打死了!”

“我說,這孩子能不能便宜點?我買回去!作孽哦!”

……

眼看的周圍的人似乎動了側影之心要買蘭琪兒,賣家心中竄出一陣喜意,手上打的卻更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