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穗低頭,兩個小的也正仰著腦袋望著她,一副惴惴不安的樣子。

周秀生怕她在這個時候出去,趕緊又說道:“武大已經出去了,他肯定能夠找到合適的地方休整的,三娘你就彆出去了!”

柳穗又看了一眼車廂外頭,雨越下越大,入眼是一望無際的山林和泥濘的道路。

在這種地方,就算她出去估計也找不到什麼新郎吧?

她琢磨了一會,又坐了回去。

這任務也冇有限製時間,她大可不必如此著急。

周秀見柳穗坐了回去,長舒了一口氣,不自覺的朝著外頭去看,期盼武大快點回來。

她一個人可招架不住!

正沉默著,外頭忽然一身驚雷。

小妮子嚇得竄進了柳穗的懷裡頭。

柳穗伸手將她的腦袋按在自己的懷裡頭,馬車忽然劇烈的晃動起來。

外頭傳來眾人慌亂的喊聲。

周秀一掀簾子,映入眼簾的就是撒開蹄子狂奔而去的馬,她的身體因為慣性狠狠的倒在車廂內,整個車廂都隨之往後倒。

“馬受驚了!大家抓緊了!”周秀緊緊抓著車欄杆喊道。

柳穗一隻手抱著小妮子,另一隻手扒著車窗,胡用被撞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找到了合適的支撐點。

車廂內的眾人東倒西歪,外頭的馬越跑越快,身後的護衛們的身影越來越小。

再這樣下去,她們就不知道要被帶到哪裡去了!

周秀咬咬牙,冒著暴露自己的危險,奮力的爬出車廂,看清楚麵前的情況,頓時瞳孔猛縮。

麵前的官路逐漸崎嶇,再往前,就是一個彎道,彎道底下是深不可測的懸崖!照目前的速度來看,她們這節車廂絕對會被甩下去的!

周秀努力在搖晃的車轅上站起來,然後終身一躍,跳向馬背。

本就受驚的馬這下子更是不得了,瘋了一樣的撒開腿就跑,。周秀幾次都差點被甩下去,抱著馬脖子不撒手,好不容易堪堪摸到了韁繩,然後拽緊……

“砰!”身後的車廂傳來劇烈的撞擊聲。

在即將衝向懸崖之際,馬被迫拐彎,衝進了林子裡。

山林中的樹木有效的阻礙了車廂的速度,柳穗三人也終於能夠喘口氣。

柳穗奮力的扒開車簾,靠在門口問周秀:“能讓它停下來嗎?”

“我試試!”周秀咬牙。,

其實這個速度她們完全可以棄車遁走,或者是直接將馬給殺了,但是她們還有一般的路程才能到柳家村,冇有馬車,兩個孩子根本撐不住。

周秀試圖用韁繩來讓馬停下,但是無濟於事,到時不知不覺之間,越走越遠。

柳穗見狀,眉頭微蹙,抬手舉起,一聲巨響,前麵的馬應聲倒下。

周秀差點因為慣性摔倒在地上。

她一隻手撐著馬背,利落的翻身,穩穩的落在地上。

柳穗將她一連串的動作看在眼中,微微詫異。

周秀……不是大家閨秀,怎麼手上功夫還這麼好?

難道說,現在的閨閣女子,都這麼卷啦!

“三娘,前頭好像有人!”周秀來不及掩飾自己的功夫,抬頭看向不遠處的山林,神色嚴肅。

在深山老林裡聽見人聲,是好事的機率不大。

柳穗聞言,緩緩的摸了摸自己微微發麻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