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我的栓子啊!”

栓子和小妮子第一批被抱上來,兩個小孩子都已經昏迷過去,但是栓子的手還是緊緊的拽著小妮子。

柳穗的身體已經先大腦一步衝了過去。

柳二嫂抱著栓子,柳穗抱著小妮子,焦急的檢查她的情況。

小孩子身上有不少外傷,但是都不嚴重,呼吸有些繼續,身上有迷藥的味道。

此時軟軟的趴在柳穗的懷裡,臉色蒼白,看著十分可憐。

柳穗心疼的直抽抽。

現場一片哭聲,柳穗抱著小妮子道:“這些孩子都被灌了迷藥,得趕緊回去!”

誰知道那些喪心病狂的人販子給她們餵了多少迷藥!

之所以栓子還有意識,估計是因為他身體不好,經常服用藥物,所以才產生了抗性,能夠堅持一段時間。

一個身影靠近,程四走過來:“這些孩子不僅僅是柳家村的,還有附近其他村莊,以及縣城的,我已經派人去報官了,很快就會有人過來處理。”

柳穗壓抑著眼中的熱意,啞著聲音道謝。

程四看了一眼她懷裡頭的小孩子,小妮子臉朝著柳穗的方向,柳穗的一隻手放在她的側臉上,小孩子的容貌遮擋的嚴嚴實實的,是什麼都看不見的。

他冇有放在心上,而是對柳穗道:“我幾個兄弟受了傷,不知道我們能否在柳家村借宿兩天以做休整。”

柳穗一怔,這種問題,不問村長,問她做什麼?

她看向劉伯興。

劉伯興早就猜到這人來曆不凡,見他們利落的救了幾個孩子,頓生好感,都不怎麼害怕了。

此時聽程四說要到柳家村借宿,立刻就答應道:“當然可以!我這就回去給幾位恩人安排屋舍!”

程四看了劉伯興一眼,頷首致謝。

很快,附近聞訊而來的村民們和縣裡頭的衙役們都趕了過來,人們手上的火把蜿蜒成了一條長龍,點亮了桃花縣的夜空。

等柳穗幾人回到柳家村,出去做工的漢子們也都趕了回來,各個手裡頭都拿著工具,殺氣騰騰的,尤其是為首的柳老二,看到柳二嫂懷裡頭的栓子,手中的鋤頭掉在地上,踉蹌著走過來。

“你怎麼纔回來啊!咱娃都要冇了!”柳二嫂一邊抱著兒子一邊捶打著柳老二,怒斥道。

柳老二抱著孩子和妻子,熱淚盈眶,狠狠咬牙:“我們回來的路上碰到了幾個馬匪,遠山的腿被踩斷了。”

馬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