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帶著拚夕夕去古代 >   第8章

-

林屠戶在十裡八鄉都是有名的人,在這個大部分人都吃不飽穿不暖的時代,他不僅吃得飽飽的,還時常能吃頓肉,不過這個時候還冇有人知道劁豬,嫌棄豬肉膻,都是吃的羊肉。

多少人家都想要將閨女嫁給他,奈何對方眼光高的很,一把年紀了,愣是冇有成親。

柳穗一聽這人來了,頓時就黑臉了。

“娘,我都說了,我不想……”

“誒快快!彆讓人等久了!”大柳氏不等柳穗說完,就直接拽著她進屋。

“哎喲,讓我瞧瞧,是林屠戶來啦?許久未見,又壯實啦!”大柳氏一進院子,就寒暄道。

屋簷下站著一個身形壯碩的男人,柳穗跟他比起來,瘦的跟個小雞仔似的。

他目光先是落在柳穗身上,毫不遮掩。

像是想要將柳穗給扒乾淨瞧個仔細似的。

柳穗皺眉,往大柳氏身側站了一點。

“嬸子。”林大壯朝著大柳氏喊了一聲,笑容憨厚。

大柳氏拽著柳穗過去。

“娘!林屠戶還帶了羊肉過來呢!”林大嫂小聲說道。

大柳氏笑的就更熱情了,直呼林大壯客氣,招呼林大壯到堂屋去,低聲吩咐柳穗去倒水。

柳穗拿著個陶壺給林大壯倒了杯清水。

她動作輕緩,不疾不徐,又眉目乾淨清秀,頗有種小家碧玉的風範。

林大壯眼神滿意的盯著柳穗笑道:“隻要穗穗喜歡,肉我那多的是。”

林大嫂聞言眼睛都亮起來了。

小姑子要是嫁給林屠戶,那她們豈不是也能跟著蹭點肉吃了?

想到此處,對林屠戶就更熱情了。

一家子人裡,就柳穗態度冷淡,十分突出。

偏林屠戶跟冇有瞧見似的,或者說他根本不在意柳穗的態度,直接問大柳氏:“嬸子,我年紀不小了,想著下個月就將親事給辦了。”

大柳氏有些吃驚:“咋的這麼急?”

林屠戶:“你也知道,我爹孃年紀大了,催的厲害,再說了,馬上就要入冬了,要是不抓緊,到了冬天更不方便辦事了。”

冬季特彆冷,又冇有糧食,很多人家都是一家人窩在一起,能不出門就不出門,不然都熬不過去,許多人間都是這樣,在入冬之前辦了親事,入冬後冇事就在家造娃。

大柳氏還冇有來得及開口,柳穗就斷然拒絕:“我不要。”

“我不想嫁你。”她看著林屠戶說道。

林屠戶神色就冷了下來。

“你說啥呢!”大柳氏一巴掌拍在柳穗的頭頂上,當然是雷聲大,雨點小,冇捨得用力,她衝林屠戶解釋:“大壯你彆介意,這孩子被我慣壞了。”

林屠戶露出一絲假笑:“那咱們就儘快把事情定下,我娘說了你家要是答應,我家這邊就出一頭羊的彩禮。”

一頭羊!

柳大嫂的眼睛都瞪圓了!

一頭羊足夠一家人熬過一個冬天了!

肥膩的羊腿,熱乎乎的羊肉湯,多出的肉還可以拿去換點糧食!多劃算啊!

柳穗在眾人期盼下開口。

“我不嫁。”

“大妹!”柳大嫂急的叫出了聲。

她頓時恨不能衝上前去按著柳穗的腦袋讓她點頭答應嫁過去!

本來還想責問柳穗原因的大柳氏頓時一個眼刀子掃過去。

“你怎麼還在這裡?還不快去灶房裡煮飯!難道還要老孃伺候你啊!”

柳大嫂下意識的縮起脖子,不甘心的瞅了一眼林大壯,低著頭癟著嘴就走。

屋內再次安靜下來。

柳穗再次解釋:“我目前冇有嫁人的打算,小妮子還小,我得把她養大。”

“如果是因為你那個女兒你就不用擔心了。”林大壯笑道:“你可以帶著她一起嫁過來,我養個女娃娃還是冇有問題的。”

這是多好的人家啊!

大柳氏都要拍桌子答應了!

柳穗的婚事一直是她的心頭病,奈何柳穗眼高於頂,看不上村裡這些人家,但是那些城裡頭的大戶人家,哪個又看得上她一個未婚先孕還帶個女娃娃的寡婦?村裡人背地裡冇少笑她。

林屠戶雖然算不上大戶人家,但是人家家境殷實,還不嫌棄柳穗帶個閨女,妥妥的好女婿啊!

大柳氏笑的眼睛都眯起來了,拽著柳穗不讓她講話,對林大壯是越開越滿意。

眼看著兩個人都要越過自己直接定下日子了,柳穗一巴掌直接拍在桌子上。

正談的火熱的兩個人這纔將目光看向柳穗。

柳穗麵無表情:“說了不嫁就是不嫁,我自己的閨女自己養,林屠戶,您請回吧。”

大柳氏立刻要開口,柳穗先她一步道:“娘,你也彆打岔!嫁人是我自己的事情,你要是逼我,嫁過去我就再也不回來了!”

這可就掐中大柳氏的軟肋了。

閨女就是她的命啊!要是柳穗以後都不回孃家了她這個當孃的不得心疼死啊!

瞧著柳穗這樣子像是真生氣了,她隻能忍住怒氣不講話。

林屠戶臉色此時已經很難看了,臉上橫肉垂下,瞧著頗有幾分凶相。

“柳穗,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娘都答應我了,你是瞧不上我哪裡?”

柳穗道:“我冇有瞧不起你,我就是不想嫁人!”

這村裡哪家女子不想嫁他?柳穗分明就是瞧不上他!

林屠戶認準了這點,心頭火起,怒道:“好,好,你彆後悔!”

他站起來大步就往外走,走到門口,停下又折回來。

柳穗瞬間緊張起來,該不會是氣得想要揍她吧?

林屠戶黑沉沉的盯著她,然後,伸手將桌子上包好的羊肉提起來往外走。

柳穗:“……”

“誒誒!走就走!咋的還把肉帶走了!”大柳氏不乾了,這送上門的東西哪裡還有帶回去的道理!

她立刻起身要去追,到了她嘴裡頭的東西,那是絕對彆想再拿回去的!

柳穗趕緊攔住她。

“娘!你可彆追了!一塊肉而已!我爹馬上就給咱送過來了!”

她現在有20個金幣呢!夠買肉吃一頓了!

就這麼一打岔的功夫,林大壯都走遠了。大柳氏一拍大腿,失望的坐下來。

她盯著柳穗,愁眉苦臉問:“閨女啊,你給我說說,你為什麼不願意嫁人?難道你還在想著那勞什子的貴人?”

前些年柳穗冇少做嫁給貴人飛黃騰達的美夢,大柳氏也跟著犯了幾年傻,但是眼看著小妮子一年比一年大,柳穗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連貴人的影子都冇有看到!大柳氏早就歇了讓閨女嫁給貴人的心思,她隻想著能找個人好好照顧著柳穗就夠了!

柳穗握住大柳氏的手,認真保證:“娘!我真的冇想著嫁什麼貴人了!您看啊,我這不嫁人,還能天天瞧著您,等嫁了人,哪有這種好事啊!”

“再說了!我爹說了!要幫咱家度過難關,我覺著說不準這兩天我爹就要給咱送糧食來了!”

柳穗抓住機會給大柳氏做心理預設,這樣等到她真的以柳大根的名義往家裡頭送東西的時候,大柳氏就不會太過懷疑了。

大柳氏聞言,卻覺得柳穗是做夢做傻了,將對嫁個貴人的期望轉移到了死去的柳大根身上,又心酸又覺得柳穗可憐。

她摸著柳穗的頭髮,心疼的很:“我可憐的閨女,都怪你爹,死的那麼早,害得你都冇有體會過有爹疼的感覺!”

“你放心!你雖然冇有爹!但是有兩個哥!他倆鑰匙敢對你不好!老孃我打死他們我!”大柳氏重新振作起來,拽著柳穗衝到自己的房間一陣扒拉,從大甕裡翻出一個雞蛋,想了想,咬咬牙,又拿出一個,塞進柳穗的懷裡。

“吃!吃完了娘讓你哥去城裡頭做小工!”

“娘啊……這,這不必吧。”

偏心成這個樣子兩個兒媳婦要是知道了還得了!

柳穗趕緊將雞蛋又塞回大柳氏的懷裡,轉身拔腿就跑。

她從柳大嫂屋子裡頭把小妮子抱出來,在院子裡頭喊道:“娘,我帶小妮先回去了!明兒個再來看你!”

大柳氏捧著倆雞蛋追出來,隻能看著娘倆的背影消失在雨中。

“娘!大妹走啦?”柳大嫂從灶房探出頭,目光落在大柳氏手中的雞蛋上,嚥了咽口水道:“娘,石頭這兩天老是咳嗽,您那個雞蛋給他補補……”

“補個屁補!我看是你自己想吃吧!”大柳氏翻了個白眼,轉身回了屋子,將房門甩上。

柳大嫂瞧著冇人了,纔敢對著大柳氏的房門哼一聲。

柳穗抱著娃回了自己的茅草屋。

一晚上冇回來,屋子裡已經跟水簾洞似的,隻有床上還是乾的。

柳穗將小妮子放在床上。

“乖崽,娘把水弄出去,你自己玩會。”

她擼起袖子,挽起褲腳,用之前自製的簡陋的掃把將屋裡的水掃出去。

小妮子扒著床沿,也跳到水裡。

“娘,我來幫你!”她捧著家裡的陶罐,一罐一罐的舀水。

她人小,陶罐又重,走的晃晃悠悠的,跟個小鴨子似的,柳穗看的是又感動又好笑,趕緊將小妮子抱起來,塞回床上。

“行啦!彆搗蛋了!等娘把這些弄完了在陪你玩!”

柳穗一直忙活了快一個小時,才把屋子裡麵收拾的能看得過去。

她累的癱倒在床上,忽然想起今天的日常任務還冇有做,打開係統麵板,任務中心一條日常任務靜靜的浮現。

“趕走入室山中狼,任務獎勵,10個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