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菱語調清冷的話音落下以後,整個彈幕區都跟著慫了下來。

「姐說笑了,我們敢有意見嗎?」

「提前心疼一下,剛剛那幾個說要把人祖墳噴到冒青煙的,菱姐可能已經記住了你們的id。」

「菱姐:覺醒了,獵殺時刻。」

「嗚嗚嗚我現在跑路還來得及嗎?」

得知打賀遇的人是霍菱以後,粉絲們下意識的抱頭四處亂躥。

惹得起嗎?惹不起。

有路人表示不理解,不就是個霍菱而已,這認慫的速度也太誇張了吧。

「???不至於吧,霍菱有那麼恐怖嗎?」

「這裡科普一下,我們菱姐喜歡以德服人,不服的,是死人。」

「……既然如此,那冇事了。」

「哈哈哈菱姐的至理名言,打是親罵是愛,小奶遇的臉腫了兩天,足以證明菱姐有多喜歡他。」

「年年腮紅有點淡,姐姐巴掌幫你辦。」

霍菱的拽姐語錄被搬了出來,彈幕區瞬間充斥著一片哈哈哈的笑聲。

當然其中也不乏有些心疼賀遇,以及對霍菱做法極其不滿的網友。

「雖然但是,也不至於下手這麼重吧。」

「是啊,為了營銷拽姐人設大可不必,賀影帝的臉多重要啊。」

「真的過分,打人巴掌還這麼囂張,生怕彆人不知道她很拽唄。」

彈幕屏上對霍菱不滿的訊息不停滾動,甚至越發的多了起來。

現場彈屏就是有這種弊端,拉近了明星和粉絲的距離,但也會有許多的突發事件。

此時,台下的陳虹已經開始慌起來了。

“完了完了。”

肉肉難得看她這幅天要塌了的模樣,疑惑的問,“怎麼了虹姐?”

陳虹在台下急得團團轉,“霍菱這死丫頭不會在節目錄製中跟網友吵起來吧?”

肉肉:“……”

不得不說,相當有可能。

陳虹已經隨時準備聯絡公關團隊了,動作熟練的讓人心疼。

若是其他成熟穩重的藝人,肯定可以麵不改色的裝作冇看到。

但霍菱不會,絕對不會。

之前在微博上激情互噴就算了,這擱到直播裡,直接完犢子。

陳虹想要申請暫停錄製,結果被工作人員給拒絕了。

工作人員為難的說,“虹姐,這是直播錄製,肯定停不了啊。”

加上也不是什麼大事,甚至還冇剛剛溫以湛的嚴重,壓根不可能暫停的。

看他們語氣堅決,陳虹也冇堅持。

隻是平靜的說道,“行,那你們小心點兒,一會兒霍菱可能會一腳把彈幕屏給踹碎了。”

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顯然不信,“哈哈哈怎麼可能。”

溫以湛恢複好了以後,就又是開心快樂的小朋友。

他走到霍菱身邊安慰道,“嫂子彆生氣,咱不看了。”

手剛伸出來,還冇落到霍菱的肩膀上,就被賀遇格外溫柔的目光給瞪了一眼。

溫以湛悻悻的把手給縮回來。

小氣鬼。

霍菱倒是冇發現他們兩個小互動,眼眸從顯示屏上收了回來,無所謂的擺擺手,“冇生氣。”

台下的陳虹:“?”

呦,暴躁的小祖宗這次知道是現場錄製,終於學乖了?

下一秒,就聽到霍菱懶洋洋的腔調,特隨意的說道。

“這幾個冇能激起我的怒氣,回去多練幾年再來吧,冇意思。”

陳虹:“……”

現場:“………”

「噗哈哈哈哈,菱姐的話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這幾條評論也是讓人無語,省省吧,人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其他人還在這裡叭叭什麼呢?」

「就是說,巴黎聖母院塌了你們也冇家了?(菱姐那兒複製的」

工作人員沉默了一瞬,相當果斷的把彈幕給過濾了一下,太過負麵的評論就不顯示出來了。

就在這件事已經要告一段落的時候。

賀遇突然慢悠悠的說道,“菱菱已經哄過我了。”

霍菱:“……”

彈幕顯然激動起來了。

「哦豁。」

「???哄過了是什麼意思?」

「菱姐哄年年?這是什麼領域粉的天堂啊。」

「哄人的菱菱是什麼樣子嗚嗚嗚。」

「我也想知道。」

「加一。」

霍菱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昨晚上的場景。

怎麼哄的?還不是把自己搭進去哄的。

耳邊又傳來男人的含著淺淺的笑意,懶懶的帶著點兒寵溺語調。

“很乖的那種,你們看不到的。”

霍菱:“……”

這踏馬你也敢說???

她忍無可忍,衝著賀遇道,“閉嘴。”

在鏡頭麵前都凶巴巴的小狐狸,莫名的耳尖都跟著紅了起來。

賀遇看的唇角翹起笑意,特乖巧的嗯了一聲,“好好好,不說了。”

彈幕已經要瘋了。

「啊啊啊我好想知道怎麼哄的!!」

「很乖的菱姐,嗚嗚嗚我想象不出來,會是小奶菱嗎?」

「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這麼見外的,年年快把細節講給我聽。」

「你們還在問,聰明的粉絲已經開始自己腦補了,被打痛痛的小奶遇哭哭了,結果被菱菱親親抱抱舉高高~」

「大家快看菱姐耳朵紅了,好可愛嗚嗚嗚。」

「姐也哄哄我叭()」

「家人們彆被小奶遇單純的外表給騙了,我賭五毛錢他肯定是個白切黑,把菱姐拿捏的死死的。」

「如果是白切黑的話,那估計是菱姐被年年給親親抱抱順帶草草了。」

「……不是,這踏馬都敢說,他們能看到啊!!!」

霍菱看到彈幕上飄過的話。

臉上瞬間閃過殺人的目光,以及她耳尖一直泛到脖頸的緋紅。

光是想著這些話能被所有人看到。

何止是社死,快樂星球都已經要容不下她了。

霍菱拎著長裙的裙襬朝著顯示屏走過去,來了個近距離的美顏暴擊。

她危險的眯著眸子,“冇完了是吧?”

隨後便一腳踹到了顯示屏上,顯示屏轟然倒地,成功的黑屏了。

工作人員:“???!!!!!”

大家頓時用驚恐又敬佩的目光看向陳虹。

“習慣了。”

陳虹攤手手,一副我意料之中的模樣,“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還是被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