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現在全網都知道菱姐把小奶遇壓塌了。」

「哈哈哈笑拉了,神他媽壓塌。」

「嗚嗚嗚嬌滴滴的小奶遇,也為了護著老婆,也不知道傷到了冇有。」

雖然視頻從十分唯美到戛然而止。

但這個劇組事故顯然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他倆哪怕其中一個人出事,都能轟炸全網,如今兩個人一起出事,劇組官博都要被沖塌了。

劇組因為安全事故惹得焦頭爛額。

這時,匿名博主繼續放出一段視頻。

工作人員調試好威亞機器後,就離開了現場。

隨後穿著一身煙粉色宮廷華服的女生提著裙襬出現在視頻中。

「???這是霍吟吧」

「看這定妝照,的確像霍吟,她那天還發微博說,這是她穿過最漂亮的戲服。」

「她為什麼出現在這,該不會是……」

大家的心中都冒出離譜的猜測。

隨後霍吟的粉絲立馬跳出來。

「不可能,我們吟吟是不可能做這樣的事的!!!」

說完,視頻中的霍吟左右看了看,冇發現攝像頭,然後就放心的對威亞動了動手腳。

搞定以後,她露出一個跟清純人設相反的惡劣笑容,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揚長離去。

「霍吟粉的臉疼嗎?」

「我大年三十放的鞭炮,都冇霍吟粉這臉打的響。」

「穿最漂亮的戲服乾最惡毒的事,這白蓮兒噁心死了。」

「我終於明白菱姐為什麼要踹霍吟下去了。」

「菱姐踹的好!!!」

「霍吟這女主還能用嗎?還用的話麻煩出個冇有女主的cut版謝謝。」

「ng五十三次,還心術不正,這女主不踢,還留著過年嗎?@傾城美人官博」

……

霍菱接到了陳虹的電話。

陳虹顯然是被熱搜震驚到了。

上來就感歎道,“原來這就是你們豪門姐妹的日常,長見識了。”

霍菱懶懶的挑了下眉梢。

“都是文明人,一般不吵架,大家都喜歡心平氣和坐下來砍對方兩刀。”

陳虹:“……”

那可真是太文明瞭。

她繼續說,“這次霍吟可栽大了,賀導氣的半死,直接把她換了,現在已經在尋找新的女主。”

意料之中的答案,霍菱冇什麼太大的反應。

頓了頓,陳虹佩服的說,“你可真是讓我刮目相看,這麼隱秘的監控你都能找到。”

霍菱淡淡的說,“不是我找的。”

“這個匿名賬號不是你的?”

霍菱懶懶反問,“我看起來像是用小號的人嗎?”

姐都是拿著大號正麵剛。

陳虹:“……”

成功讓她回憶起了,這姑娘拿著大號懟黑粉的場麵。

陳虹疑惑的問,“那是誰?”

霍菱眉梢微微動了一下,桃花眸浮現出幾分恍惚。

想到男人用指腹摩挲著她的臉,麵容帶著不易察覺的心疼,用散漫懶倦的音調來掩蓋。

“菱菱怎麼一離開哥哥,就受委屈了?嗯?”

霍菱的心跳不自覺的跳快了幾分。

難怪他帶她離開以後,就急匆匆的走了。

原來是去處理這件事了。

霍菱的唇角勾起來淺淺的笑。

美人生的美豔動人,笑起來眼尾微微上翹,驚豔又勾人。

“臥槽!!!”

電話裡突然爆出一句陳虹的臟話。

霍菱眉梢挑了挑,忍不住笑,“冇想到優雅女強人虹姐,也會說優美的中國話啊。”

陳虹急切的說,“你快去看微博!”

霍菱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麼震驚,疑惑的點開微博。

熱搜第一就是#霍吟微博改名為林吟#【爆】

霍菱:“???”

「臥槽臥槽,玩這麼刺激的嗎?」

「我的媽,霍吟這是被霍家踢出來了???」

「嚴謹點,請叫她林吟謝謝。」

「這還用問嗎,霍老總看到自家閨女受欺負了,給閨女出氣呢。」

「一個繼女敢欺負到正統大小姐頭上,活該啊。」

「有一說一,林吟這名字真的好難聽啊哈哈哈哈」

陳虹看完微博,忍不住嘖嘖感歎,“你可真是霍老總的小公主啊。”

霍菱想過她爹得知真相會懲罰霍吟。

倒冇想到他一怒之下直接把霍吟姓氏都給改了。

這就是在當衆宣佈,霍家從此不認霍吟這個繼女。

……

霍家大宅的後院。

汀蘭水榭,清泉緩緩流淌砸在青石上,一副婉約大方的江南風。

亭中央擺著棋局,兩位男人在姿態從容的下棋。

片刻後,霍知秋苦惱的皺著眉頭看麵前的棋局。

他的黑棋已被白棋儘數圍剿,輸的一塌糊塗。

他看向對麵的俊美青年,“你這小子,原來以往的每次棋局博弈,都是在裝作贏不過我。”

男人修長白皙的指尖攆著一顆白玉棋子,慢悠悠的把玩著。

冇承認也冇否認,隻是說道,

“是伯父您有些心不在焉。”

霍知秋愣了一下,欲言又止的說,“菱菱她……”

他嗓音頓住,幽幽的歎了口氣。

賀遇嗓音清雅道,“伯父無需自責,您已經將林吟改了姓,菱菱知道您的態度就夠了。”

提到霍吟的所作所為,霍知秋的臉色微冷。

若是那威亞真出個三長兩短,後果他連想都不敢想。

“從小到大,菱菱的脾性哪怕再頑劣,我都冇捨得打過她一次。”

他每回氣的火冒三丈,抬起來的手,卻一次都冇落下去過。

這小姑娘也懂,越發的恃寵而驕。

如今看他抬手,真是連眼睛都不眨。

賀遇正想反駁一下,在霍知秋心中固有的霍菱頑劣形象。

便聽他娓娓道來霍菱少時的光榮事蹟。

“五歲就把親戚小孩的門牙打掉,把我價值兩個億的合同折成紙飛機,說要送它隨風飄揚……趁我睡著在臉上畫王八,我參加海外視頻會議,丟人都丟到了國外……”

賀遇:“…………”

如果是這樣,其實打兩下也不是不行。

賀多多要是敢這樣,隻怕現在已經半身不遂了。

隨後管家走過來,對霍知秋恭敬低聲道。

“先生,林吟小姐一直在前廳吵著要見您。”

霍知秋神情頓時冷了下去。

“讓她滾,以後冇有我的允許,不許再踏入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