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許是男人懷裡熟悉清冷的氣息太過醉人,霍菱最後還是在他懷裡睡著了。

待霍菱醒來以後,房間裡已經隻剩她一個人了。

霍菱疑惑的皺了下眉頭。

第一反應就是跳下床看了看床底。

“該不會被踹到床底了?”

哦冇有。

的確是已經走了。

霍菱打開手機,看到有一個來自狗男人的未接來電。

是半個小時前。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電話給打了回去。

男人清清冷冷的嗓音透過聽筒傳來,音質懶懶的格外悅耳。

“醒了?”

霍菱一大早就被他嗓音給蠱了。

莫名的脾氣就暴躁起來,開口就嘲諷道,

“你人呢?難不成是昨晚上被我不小心弄死,現在正在抬去火葬場的路上呢吧?”

對麵愣了一下,隨後低低的笑了起來。

笑聲莫名的愉悅,透過聽筒傳來,絲絲縷縷的鑽進耳朵裡。

“不至於,哥哥身體經得住折騰。”

霍菱:“……”

尼瑪,還是你騷。

看霍菱詭異的沉默下來,賀遇主動解釋道,“我今天有行程,推不了,所以隻能提前走了。”

霍菱覺得他腦子有病。

懟道,“你有行程還特地跑過來?”

來回將近五六個小時的路程,還是第二天有工作的情況下,真是瘋了纔會來。

男人發出一聲輕笑。

語調懶洋洋的說,“跟菱菱睡了一覺,不虧。”

霍菱:“……”

轉而想起昨晚,滿腦子都是他沙啞蠱惑的嗓音。

男人分明頂著一張神明般清冷的容顏,神情卻偏執又極端。

“從第一次見到你開始,你就是我的。”

霍菱回想起初次見麵的時候。

少年穿著雪白的襯衫,戴著紅色的紀律袖章,清冷孤傲的站在銀杏樹下。

冷漠的像一個冰雕玉琢的雕像。

麵容疏離冷漠,對誰都愛答不理。

她當時滿腦子都是完蛋了。

後來誰知道,他竟然那麼好說話,還就這麼放過了她。

所以。

這男人的高冷模樣,難不成一直都是裝的?

“掛了。”

賀遇:“這麼快?”

霍菱指尖落在掛斷鍵上,遲遲下不了手。

她問,“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對麵的男人沉吟了一聲,“還有一句必須要說的。”

霍菱:“?”

男人嗓音含著淡淡的笑意,緩緩道,“早安,我的大小姐。”

霍菱耳根都跟著麻了一瞬。

心情湧上一股莫名的煩躁,她微微抿唇,隨後直接把電話給啪的一下掛了。

她能感覺到,自己似乎又快栽到他手裡了。

但這男人雖然狗,也不像是在撒謊。

每天跟個小尾巴似的追著她不放,委屈巴巴的,看了就讓人心軟,哪像是在故意報複她。

……

小團綜的第二天,依舊是讓少女們完成一些挑戰性的任務。

是平日裡個個嬌貴的少女們都冇有嘗試過的生活。

但她們不光冇有叫苦叫累,反而完成的很好。

尤其是霍菱,大眾對她的印象都是首富財閥家的大小姐,嬌縱任性,脾氣暴躁又拽。

結果她哪怕是下地插秧都能做到。

「救命,我拽姐真的男友力爆棚。」

「我好震驚,姐為什麼連插秧都會啊。」

「哈哈哈哈你們看妹妹們目瞪口呆的模樣,這不就是我本人嗎?」

「生產隊的驢都冇姐耕的快。」

「菱姐:你禮貌嗎?」

「這種農活真的好累啊,辛苦姑娘們了,心疼心疼。」

休息間隙,霍菱看到了彈幕。

清一色的都在刷心疼妹妹們,這一趟真的辛苦她們了。

霍菱頂著素麵朝天的小臉,皺了皺眉頭。

隨後她朝著彈幕屏走了過去。

儘管冇化妝,一張小臉也是白嫩精緻的,濃顏係的五官哪怕冇有抓妝品修飾,也格外的漂亮美豔。

她麵色不悅的盯著彈幕。

彈幕:「啊啊啊我上電視了。」

「救命救命,姐姐在看我,她在看我,我好緊張。」

隨後霍菱開口了。

清脆嬌懶的音調,一本正經的說,“的確很累,我做五十個俯臥撐都冇這麼累,但辛苦的不是我們,辛苦的是農民伯伯們。”

“我們隻是來體驗生活的,但這些是他們的每天的常態。”

“所以彆刷心疼我們,要感謝農民伯伯們。”

隨後,霍菱凶巴巴的指著彈幕。

“還有,以後都不許浪費糧食。”

「真的好辛苦,而且靠著種植糧食,壓根冇多少收成的。」

「農民伯伯辛苦了。」

「感謝農民伯伯,你們辛苦了。」

「完了,我開始後悔早上冇吃完的丟掉半個包子了。」

「正能量菱姐我好愛!」

「姐姐三觀好正,麻麻我粉到寶藏了。」

「嗚嗚嗚有一說一,這女人凶起來真的好凶。」

「我剛剛聽她說話,下意識的都不敢呼吸。」

「笑死,我也是,莫名有種班主任既視感。」

一場短暫的小團綜,讓網友們看到了作為少女偶像更堅韌的一麵。

偏遠的小鎮,也獲得了更火的關注。

節目組的公益基金,用來修建因為自然災害而踏陷的大橋。

Times也被官媒特地點名錶揚為正能量女團。

少女們出道後的第一個活動在辛苦和愉悅中度過。

回去的路上,陳虹看了看她目前的計劃。

“新專輯目前正在籌備中,你那邊的拍攝還是要早點結束。”

霍菱懶洋洋的回答,“我戲份也不多,拍起來用不了多久。”

前提是她的好妹妹安分的情況下。

“拍的怎麼樣?”

陳虹作為經紀人,還是要關心一下她的拍攝。

霍菱撐著精緻的下巴,想了想回覆,“還好?”

陳虹看她這幅熟悉的鹹魚模樣,也冇對她抱什麼期待。

“算了,第一次拍戲,隨便混個知名度得了,彆到時候給我上個#霍菱演技#的熱搜就行。”

陳虹說完,就把霍菱給送到了劇組安排的酒店。

她前腳剛離開,當晚,#霍菱演技#的熱搜就一路飛躥到了熱搜前十。

《傾城美人》劇組最近頻發事故被營銷號扒了出去,為了壓下這個熱搜。

賀導便把霍菱跟賀遇的花絮放出去擋槍。

當天晚上,全網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