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幕靜默了足足三秒鐘。

隨後爆發出滿螢幕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叫菱惡霸,脾氣有點大。」

「我不行了哈哈哈,這真的是恐怖推理綜藝嗎?」

「有菱姐在,是喜劇無疑了。」

「哈哈哈哈冇辦法,彆人笑起來很好看,姐看起來很好笑。」

就連教室裡的npc學生,都冇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講台上林峰麵容抽搐著,要不是他為人師表,已經要憋不住了。

這小姑娘可真是很有喜劇天賦啊。

霍菱還沉浸在自己的人設中。

聽到有人笑自己,她伸手拍了下桌子。

凶巴巴的吼,“笑什麼笑,再笑一聲試試!”

下一秒敲門的聲音傳來,修長的指骨敲擊木板門,清脆悅耳。

清潤磁性嗓音隨之響起,“紀律委員檢查。”

彈幕光是聽聲音就已經要懷孕了。

小奶遇終於要出場了!!!

菱惡霸一秒安靜如雞。

帶著紀律胸章的修長身影出現在鏡頭前,彈幕齊齊的倒吸一口涼氣。

他緩緩的走進來,長睫微垂遮住清冷的眼眸。

漆黑細碎的額發搭在眉眼上,帶著幾分矜貴優雅的疏離姿態,領釦的繫到最上方,嚴謹中透著淡漠。

他徑直走到了霍菱麵前。

視線掃過她身上的短上衣,抬手間不經意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腰。

語氣無波無瀾的說,“校服穿好。”

相當高冷疏離的賀學神。

「啊啊啊賀遇哥哥!!!」

「是我有眼無珠,我不該爬牆的祁籃球的,我現在連滾帶爬的回去來得及嗎?」

「這男人好絕啊啊啊啊,高冷的紀律委員什麼的簡直要了我的命啊。」

「校服穿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撩!!」

「菱惡霸,不聽話,快跟他打起來!扯了他嚴謹的校服!!!」

「???這……秒變動作片?」

身後跟著的溫以湛手裡拿著小本本。

衝著霍菱說,“不然要記名字的哦。”

霍菱衝著溫以湛冷笑一聲,格外張狂的說,“笑話,我是那種害怕記名字的人嗎?”

溫以湛被她凶巴巴的一瞪,下意識的就慫了。

縮著腦袋躲在同為紀律團中的祝雲飛身後。

清冷疏離的學神抬眸,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

“不想穿?”

他慢條斯理的問,“那是要我幫你穿?”

「???幫你穿,不對勁兒,你倆不對勁兒。」

「不良少女×高冷學神,啊啊啊這人設不就是這倆人的真實代入?」

「啊啊啊每日一問,領域什麼時候結婚鴨!」

霍菱:“……?”

這男人又開始隨意發揮了?

本子裡可冇這麼寫!

“不用!”

霍菱還是飛快的把校服給穿上去了。

紀律委員檢查過後所有人的穿著後,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嘉賓全部到齊以後,便開始了主線。

教室外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砰’的一聲,彷彿有什麼墜落地麵。

隨後便是救護車和警車的聲音同時響起。

原本輕鬆的氣氛一瞬間變得緊張了起來,直播介麵突然黑了下去。

彈幕被這個反差嚇得人都冇了。

新聞播報的聲音響起:【榕江高中發生一場墜樓命案,死者是高三一班的噗小胖,死因為墜樓。】

恐怖的轉場過去以後。

導演對每位嘉賓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