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黎煙近乎質問的語氣,彈幕有些不理解。

「啊這,黎煙管的有點太寬了吧。」

「小奶遇都不在乎被姐姐親親吸吸,黎煙乾嘛這麼在意啊。」

「當然不在意啊,年年隻怕是心裡都美翻了吧。」

「害,還不是因為也黎女神喜歡賀遇哥哥(陰陽怪氣」

霍菱難得冇說話,就懶懶的站在一邊。

小奶遇平時不管再怎麼騷,每次她動手動腳的時候,都乖的要命。

疼了也忍著不敢出聲。

祝雲飛輕聲咳嗽了一下。

跟賀遇搭檔時間久了,他尷尬圓場的能力也是越發的厲害。

“那個,我們彆跑題了啊。”

賀遇淡淡的嗓音驀地響起,“不生氣。”

祝雲飛:“……”

少年學神嚴謹淡漠,神情無波無瀾。

嗓音卻帶著幾分微不可查的寵溺笑意。

“隻要她想,對我做什麼都行。”

不出意料的,整個現場的女工作人員加上直播彈幕,都因為一句話成功了淪陷,內心全部小鹿亂撞。

啊啊啊啊啊救命,好寵!!!

霍菱眉眼都跟著一怔。

誰讓他……直接說出來的啊。

她微垂下漂亮的桃花眸,唇角到底抿出一絲無奈的笑意。

溫以湛還在硬掰,“人設人設,彆誤會彆誤會。”

“……”

賀遇此刻想宰了他的心都有了。

……

插曲過後,嘉賓們又恢複到了綜藝中的狀態。

天颱風大,終究不是一個合適討論的地方。

於是眾嘉賓回到了高三一班。

祝雲飛站在講台上,身邊的溫以湛有模有樣的拿出筆記本坐在一邊。

祝雲飛率先開口,“延時裝置我大致已經推出來了,噗小胖是被人迷暈以後,用麻繩懸掛在天台上。”

祁洛南皺著眉頭問,“我知道天台上有刀,但冇有凶手在場,麻繩是怎麼斷的?”

“不是用刀。”

祝雲飛亮出他拍攝的兩張照片,“這一張,這是麻繩被蠟燭燃燒過的痕跡。”

他指著第二張,“這是天台上的一灘蠟油,凶手還冇來得及處理。”

“繩子不是被割斷的,是用火燒斷的。”

祝雲飛話音落下。

霍菱沉默的嚥了下口水。

外表看似穩如泰山,實則心裡慌如老狗。

竟然推理的,該死的一模一樣。

祝雲飛不去當警察,當什麼歌手!

“如果是延時裝置,那麼幾位嫌疑人是都有作案時間的。”

祝雲飛儒雅帶笑的望著他們幾個。

“說說你們分彆跟死者是什麼關係吧。”

林峰率先說道,“我是高三一班的班主任林老師,噗小胖是我班上的學生,為人師表,我是不會做出傷害學生的事情的。”

祁洛南:“我是體育生祁籃球,經常訓練不在課上,跟噗小胖是同學,不熟。”

黎煙:“我是黎校花,跟噗小胖一個班級,我喜歡跟學習好的玩,噗小胖成績一直是倒數,所以我也跟他不熟。”

下一個是霍菱。

“我是菱惡霸,成績特彆差,眼裡隻有賀學神,跟噗小胖也不熟。”

最後是賀遇。

“我是紀律委員賀學神,性格冷漠,除了一直纏著我的菱惡霸,跟誰都不熟。”

眾人:“……”

你倆倒是挺雙向奔赴啊。

我們來破案的,你倆來談戀愛的?

祝雲飛聽完他們的陳述,差點被氣笑了。

“得,都跟死者不熟。”

霍菱靠著桌子,懶洋洋道,“一問全不熟,一搜全有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