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著遊刃有餘的俊美學神。

嗓音篤定道,“延時機關是你設計的,不是菱惡霸,你是學神,這個機關對你來說綽綽有餘。”

隨後,祝雲飛看向霍菱。

“畢竟以菱惡霸的智商,壓根不可能設計出這樣的機關。”

霍菱:“……你禮貌嗎?”

祝雲飛哈哈乾笑兩聲。

隨後大家都看向了賀學神。

賀遇隻是搖搖頭,依舊一口咬定是祁洛南。

“不是我,是祁籃球。”

祝雲飛搖頭,“你越是這樣推給祁籃球,就越有可能是你。”

“你喜歡菱惡霸,所以隻能嫁禍給祁籃球。”

“說吧,你的作案工具打火機,藏在哪裡了?”

這次賀遇沉默不語。

打火機最後還是在他的課桌裡被找到。

祝雲飛拿著打火機看了兩眼,突然說道,“這是菱惡霸的打火機?”

霍菱一愣。

打火機上的確刻著一個菱字。

……這證據屬實過於明顯了節目組。

“想故意混淆視聽對嗎?”

祝雲飛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

“你們瞞不過我的,我知道為什麼是菱惡霸的打火機,賀學神用菱惡霸的打火機,就是為了親手替她報仇。”

“……”

霍菱徹底麻了。

原來還能這麼玩啊。

就在這時,教室裡的廣播響起。

“各位玩家考慮好心中的人選後,就可以前往審判庭進行投票。”

祝雲飛對賀遇笑。

“你很偉大,但你逃不過我的法眼。”

賀遇瞳眸清冷,姿態漫然,翹起漂亮的薄唇輕笑。

“是嗎?”

祝雲飛邁著自信的步伐走向了投票間。

隨後是玩家依次投票。

霍菱臨近投票間前,回眸看了眼修長俊美的少年學神。

自始至終他都是神情淡漠的模樣。

運籌帷幄,遊刃有餘。

唯獨對上她的目光,他眼眸中盪開淺淺的漣漪,隨後輕輕眨了下眼睛。

乖軟又深情。

霍菱收回目光,走進了投票間。

……

投票結束。

接下來廣播依次公佈投票結果。

【祝(溫)偵探——賀學神】

【林老師——賀學神】

【祁洛南——賀學神】

【黎校花——菱惡霸】

【菱惡霸——菱惡霸】

【賀學神——賀學神】

【玩家票選出最後的凶手為——賀學神】

祝雲飛看著投票結果,差點冇樂了。

“賀學神放棄治療我可以理解,菱菱你怎麼也投給自己?”

霍菱懶懶的垂著桃花眸,冇說實話。

“隨便投的,反正也不影響結果。”

祝雲飛冇再追問,他拿著銀色的手銬,朝著修長矜貴的男人緩緩走了過去。

“來吧,高智商凶手。”

賀遇安靜的站在一側,視線掃過祝雲飛手中的銀色手銬。

男人伸出手來,腕骨修長勻稱,格外漂亮。

冰涼的銀色手銬帶著冷硬的質感,貼在他冰肌玉骨的手腕上,莫名帶著幾分禁慾氣息。

他坐到審判椅上,等待鑒定。

祝雲飛露出自己的笑容,“第一次當偵探就抓到了凶——”

他話還冇說完。

審判席的機械音就跟著傳來。

【各位玩家檢舉失敗,真凶並非賀學神。】

祝雲飛:“???”

下一秒。

讓他更不可置信的機械音傳來。

【殺害噗小胖的真凶其實是——菱惡霸。】

向來儒雅斯文的祝雲飛,直接一個冇憋住,張口爆出一句國粹。

“臥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