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幕看到祝雲飛的反應,差點冇笑瘋。

「哈哈哈哈雲飛哥哥心態崩了。」

「我的情歌王子,終究是冇忍住爆了粗口哈哈哈。」

「菱姐這麼菜竟然逃脫了,我冇想到,我真的冇想到。」

「事實證明,女人的第六感是真的準,隻有黎煙投了霍菱。」

「第六感個屁,她那是分明是私仇,故意投的好嗎?」

「有一說一,賀影帝這玩的過分了吧,我能理解他喜歡霍菱,但是這麼玩遊戲也太影響其他玩家了吧……」

「是的,公然包庇凶手,我不理解。」

「既然代入角色,就不要搞什麼私情啊,捉弄人很好玩嗎?」

祝雲飛不解的看向坐在審判椅上乾淨俊美的男人。

“為什麼?”

少年學神坐在審判椅上,姿態漫然,修長勻稱的手腕扣著銀色手銬,整個人帶著點兒頹廢慵懶的美感。

清冷中又帶著點兒邪肆。

“忘記了嗎?我們每個人在節目剛開始的時候,都領取了個人任務。”

“我的第一個任務,找出殺害噗小胖的凶手。”

纖薄的唇瓣微微勾起,語調性感又淡然。

“第二個任務,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好菱菱。”

彈幕直接震驚了。

「我的媽耶,這個反轉。」

「樓上那些說代入私情的人打臉嗎?」

「臥槽,無論如何保護好菱菱,突然有被感動到。」

「菱姐這個菜雞凶手,加上祝雲飛高玩偵探,賀學神這期直接原地封神。」

「學神動情,為愛頂罪,嗚嗚嗚這就是愛情嗎?」

霍菱突然知道了,節目組為什麼要她這個菜雞當凶手。

原來是因為,她身邊一直有一個,智商超群的學神當護法。

……

祝雲飛愣了好半天,也終於反應過來了。

合著自己是被賀遇全程利用,他還天真的以為自己破案了,結果被玩弄於股掌之間。

太狠了。

賀遇這狗男人!

祝雲飛輸得心服口服,隨後看向霍菱,“所以你殺噗小胖是因為你的弟弟?”

霍菱點點頭。

“我的弟弟阮景秀,一年前在這裡自殺身亡。”

“在轉學到榕江之前,他一直是個性格開朗溫和,積極向上的小少爺。所以我不明白為什麼這麼一個樂觀積極,對世界滿含溫柔的男孩,對突然對這個世界失望,從而選擇自殺身亡。”

大家腦海中不約而同的,都想到了報紙上的小男生。

清秀乾淨,笑起來很可愛,看起來十分的溫柔。

校方寫為了息事寧人,寫的理由是,男孩以不堪學習重負而精神失常,失足墜樓。

霍菱緩緩說道,“我後來才知道,因為外形秀氣,舉止溫柔,喜歡粉色,他而受到了多少同齡人的譏諷,嘲笑,甚至是羞辱。”

現場跟彈幕彷彿在一瞬間安靜下來。

大家都安靜的看向她。

她從課桌中拿出一個纏繞著玫瑰花的筆記本。

是少年死前留下的日記。

【x年x月x日:我轉到新班級啦,好緊張,好在大家對我都很友好……嘻嘻,很喜歡他們。】

【x年x月x日:大家對我的態度好像怪怪的,是我惹他們不開心了嗎?】

【x年x月x日:為什麼不能用粉色的文具盒啊……這是我考了一百分,姐姐獎勵給我的,我很喜歡。】

……

【x年x月x日:我是異類嗎?他們好像都很討厭我,姐姐我好害怕。】

【x年x月x日:是我錯了嗎,不然他們為什麼要這樣欺負我……】

【x年x月x日:算了……】

最後一篇隻有短短兩個字。

透過淩亂的字跡,彷彿能看出了少年當時心中的絕望。

飽含期待和希望而來,最後嚐盡世間冷暖離開。

結束了短暫又璀璨的一生。

霍菱看向投票器,說道,“我投給自己,是因為我覺得,殺人凶手不該逍遙法外,總會有更好的解決方法。”

她深呼吸一口氣,“其實從我看到這個故事開始,就想對我弟弟,以及所有跟他一樣的男孩子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