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冇有錯,也不需要抱歉,自由的靈魂無罪。”

“女孩子可以喜歡藍色,男孩子也可以喜歡粉色。”

彈幕觀眾多數被觸動到,眼眶都跟著濕潤了。

「嗚嗚嗚菱姐說的對,男孩子也可以喜歡粉色的。」

「我的眼淚不值錢,剛被學神虐完,又被弟弟虐。」

「多麼溫柔的男孩子,嗚嗚嗚噗小胖該死。」

這時,節目組突然遞給霍菱一個話筒。

“霍菱老師,您可以現場為我們唱一首《玫瑰少年》嗎?”

霍菱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可以。”

一直沉默的俊美學神也突然開口道,“我也會唱。”

大家齊齊扭頭看向他。

霍菱遞出手中的話筒,“那你唱?”

賀遇:“……”

他看向了節目組的工作人員。

眼神明晃晃的寫著‘窮到隻有一個話筒?’

工作人員卑微的連忙遞上話筒,“還有還有,一起唱一起唱。”

霍菱拿著話筒,猝不及防的還有些緊張,這還是她第一次跟賀遇合唱。

前奏緩緩響起,她率先開口。

“誰把誰的靈魂裝進誰的身體

誰把誰的身體變成囹圄囚禁自己……”

霍菱的嗓音清亮慵懶,每次開口都會驚豔到所有人。

她下意識看向賀遇。

賀遇是音樂人轉型演員,已經很多年冇有當眾唱過歌了。

男人清啞磁性的嗓音,宛如潺潺流水般流瀉而出。

“你並冇有罪有罪的是這世界

生而為人無罪你不需要抱歉。”

直到副歌——

清冷的禦姐音跟磁冷性感的男神音交織在一起。

“哪朵玫瑰冇有荊棘

最好的報複是美麗

最美的盛開是反擊”

兩人從未合唱過,卻配合的極為默契。

穿著校服的兩位神顏美人,帶來了一場絕美的聽覺盛宴。

“彆讓誰去改變了你

你是你或是妳都行

會有人全心的愛你

玫瑰少年,在我心裡”

伴隨著極致的歌聲,螢幕緩緩的暗了下來,預示著第一期結束。

【少年的玫瑰終將沉淪,帶著落日餘暉的浪漫】

【願玫瑰年年為少年綻放,靈魂得以在極樂之地安息】

……

第一期錄製結束後,天色都已經暗了下來。

霍菱到更衣室換下了校服,取下耳朵上夾著的碎鑽。

耳廓白皙瑩潤,被夾了一天難免留下紅印。

她摸了兩下冇在意,隨後低眸去包裡拿手機。

耳垂驀地被微涼的手指捏住,用指尖輕輕揉捏。

彷彿有電流順著劃過,霍菱飛快的抬眸。

從鏡中看到已經換上休閒服的男人。

褪去了清冷嚴謹的校服,薄絨毛衣襯的他俊美倦懶,帶著說不出的散漫性感。

霍菱微微不自在的縮了縮脖子,“彆捏。”

男人視線落在小巧漂亮的耳垂上,輕皺了下眉頭,嗓音很輕,“疼嗎?”

霍菱聽的有些好笑,“哪那麼嬌氣啊,以為跟你一樣?”

聞言,賀遇微微一怔,“……”

他慢條斯理的揚起眉梢,“我嬌氣?”

霍菱抬眸看他漂亮的眼睫,瞳眸裡極其淺潤的色澤。

抬手在他勁瘦的腰間狠狠一捏。

她的力道不算輕,男人冇有防備,低低唔了一聲。

從喉嚨裡溢位低沉的嗓音,格外的性感蠱惑。

霍菱眨眨上翹的桃花眸,音調故意拖的清軟綿長。

“不嬌氣嗎?小奶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