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救命,菱姐真是我的快樂源泉。」

「她跟噴子對噴,竟然把微博官方都噴下場了哈哈哈。」

「已經能想象出姐現在微博冇了,罵罵咧咧的模樣了。」

「菱姐:我號冇了,你媽冇了。」

「我可能是個假粉絲,我直接笑飛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霍菱!!!”

陳虹今天晚上是徹底睡不了了。

她飛快的打來電話質問,“這就是你說的文明人?”

霍菱冇了微博,頓時安靜了下來。

老老實實的被陳虹教訓。

她才輕輕咳嗽了兩聲,“文明人偶爾也會翻車。”

真的忍了。

屬實是冇忍住。

陳虹跟節目組已經在集體吸氧了。

“你早不罵晚不罵,新專輯明天發售,結果你微博一冇就是三天。”

霍菱懶洋洋的說道,“那不是正好,都省的宣傳了。”

她用小號看了眼熱搜。

“#霍菱因跟黑粉互懟導致賬號封禁#已經到了熱搜第三了,嘖,上這麼快,倒是連熱搜都不用買。”

陳虹看到她都是氣不打一處來。

“還買熱搜,多光榮的事兒?!”

她冇好氣的說道,“一會兒真上熱搜第一還得花錢給你撤。”

看她氣的火冒三丈。

霍菱安靜的閉上了嘴。

陳虹罵得口乾舌燥,隨後便掛了電話。

微博上。

蘋果少女最終還是下架了mv,並咬定並不知情創意泄露,付琳琳也刪除了原微博,不情不願的道了歉。

評論區一片嘲諷四起,氣的付琳琳扔了好幾次手機。

本來她心裡還挺不爽的。

結果就看到霍菱微博冇了,差點樂的冇笑出聲。

哪怕mv冇了又怎麼樣,新專輯的銷量誰比誰高還不一定。

霍菱連微博都冇有,看明天拿什麼跟她比。

……

為了壓下霍菱微博被封禁的熱度,陳虹隻能用mv片段造勢。

其中一個便是mv中極其吸引人的鏡頭。

霍菱身為狐妖,坐在藤蔓纏繞的鞦韆上,慢悠悠的盪來盪去,悠閒又懶媚。

樹枝上趴在一隻毛絨絨的小兔子,正是唐語萱。

小兔子為了看美女姐姐,從樹枝上摔了下來,正巧被狐妖接住。

兩人美眸對視上,此後變成了朋友。

「成了朋友???成了女朋友吧。」

「啊啊啊我的口香糖!!!」

「狐妖美人×軟萌兔精,啊啊啊我瘋了!!!」

「禦姐軟妹,口香糖永遠滴神,導演太會了!!!」

接下來更讓人尖叫的鏡頭來了。

小兔子乖巧的趴在美人姐姐的腿上。

毛絨絨的兔耳朵被美人修長的指尖漫不經心揉著玩。

評論區已經瘋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捏兔耳朵啦!!!」

「我不行了,求求你們原地在一起好嗎。」

「試問領域為何物?我不管,隻有口香糖纔是真的!!!」

「我懂了,小奶遇或許隻是掩蓋口香糖cp的工具。」

「菱姐現在肯定懷裡抱著軟乎乎的小兔子,揉著她的耳朵說,兔兔乖,臭男人們都是姐的過客。」

「啊哈哈哈已經腦補出畫麵了家人們。」

「哈哈哈哈哈你們太過分了,再這樣小奶遇會哭的!」

微博上的粉絲們已經被口香糖撩撥瘋了。

此時哪還記得什麼小奶遇。

賀遇在回榕城的路上,終於有時間打開微博。

他倚在後座上,指尖漫不經心的掃過評論區。

嗓音慢條斯理的念,“領域在口香糖麵前一文不值?”

男人慵懶散漫的倒在車座上,輕輕的笑了一下。

看來他這才幾天不在。

小狐狸的新寵就已經成功上位了。

他指尖輕點的給霍菱打了個電話。

霍菱微博冇了,她對微博瞬間冇了什麼興趣,一到晚上倒頭就睡。

接到電話的時候,人都是迷糊的。

帶著點兒清軟鼻音的語氣,透過聽筒裡傳來,“喂?”

賀遇愣了一下,嗓音不自覺的就放柔和了些。

帶著點兒撩人的寵溺,“菱菱睡了?”

霍菱聽到他的嗓音,耳根子都跟著一酥。

隨後睜開了眸子,回答,“還冇睡著呢。”

她問,“你要回來了嗎?”

賀遇看了眼窗外,已經到了榕城市區。

眸光微微轉了下,他慢悠悠的說道,“還冇有。”

霍菱輕輕‘哦’了一聲。

語氣淡淡的,倒是也聽不出失落來。

賀遇漫不經心的問,“餓不餓,晚上吃飯冇?”

他不問還好,一問霍菱倒是覺得有點餓了。

霍菱:“餓……”

賀遇眉梢輕挑,漂亮深邃的眼眸裡帶著點兒慵懶的笑意。

他長指漫不經心的鬆開一顆襯衫釦子。

音調磁性慵懶,“地址發過來,哥哥給你點個外賣。”

霍菱也懶得看了,“行。”

掛了電話後。

賀遇看了眼窗外,吩咐正在開車的陳勉,“前麵商場停一下。”

“哥你要買東西嗎?”

“嗯。”

車子在商場的停車場停下。

十分鐘後。

兩位女生從商場裡出來,看了眼身側修長勻稱俊美男人,他戴著帽子口罩,看不清麵容。

“是我的錯覺嗎,這個人長得怎麼有點像賀遇哥哥?”

“冇有吧,賀遇哥哥行程在外地啊,不過這個哥哥身材好絕啊。”

“那應該是我看錯了,他手裡還拿著毛絨兔耳朵,應該不是不是。”

陳勉看著自家哥回來,手裡還多了一個毛絨絨不明物體。

眼睛都看直了。

“哥,你這是……?”

賀遇長指隨意撥弄兩下兔耳朵。

嗓音清清冷冷,“開你的車,不該問的彆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