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遇神情不解的看著她,兔耳朵要掉不掉的垂著,帶著幾分乖軟的茫然。

便聽到她震驚的嗓音。

“草,這娘們唧唧的聲音竟然是我發出來的?”

賀遇:“......”

他無奈的捏捏她的臉,“乖菱菱,以後這種時候,閉上嘴不許說話。”

“......”

霍菱自然聽懂了他的意思,合著是嫌棄她破壞氣氛了。

抬眸就凶巴巴的瞪他,桃花眸圓溜溜的,看著怪可愛的。

賀遇冇忍住低低的笑了起來。

從胸腔顫出的笑聲,唇色殷紅帶著水色,看著又蠱又撩。

“你怎麼這麼乖啊。”

霍菱突然被這個妖孽給撩到。

他軟乎乎的蹭上來,毛茸茸的兔耳朵順著領口滑了進去。

霍菱被他弄得渾身都癢,忍不住在他懷裡輕輕扭著腰。

“賀遇,把你的兔耳朵弄走!”

“菱菱不是很喜歡嗎?嗯?”

男人語調性感又慢條斯理的問,“喜歡她的兔耳朵還是哥哥的?”

霍菱:“???”

她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

他是在說跟唐語萱拍的mv。

她又震驚又好笑,“女孩子的醋你也吃啊?”

男人喉結微滾,似笑非笑的凝視著她漂亮的小臉。

“吃~”

霍菱被他格外溫柔放在床上的時候,才知道他說的吃是什麼意思。

她呼吸微緊,心裡其實並不抗拒,但看著他頭頂垂落的絨毛兔耳。

總覺得奇奇怪怪的。

霍菱舔了舔紅潤的唇瓣,下意識的問,“你確定要戴著?”

男人慢條斯理的解開襯衫扣,露出性感精緻的鎖骨線條。

語調揚起淺淺的清啞笑意,“戴著啊,菱菱不是很喜歡捏嗎?”

霍菱:“......”

她深呼吸,正要跟他掰扯一下那是mv劇情需要。

還冇等話音說出口,就被他壓上來堵住了唇舌,清冽的氣息鋪天蓋地,原本話隻能化為嬌軟零碎的音符。

......

次日。

便是新專輯正式發售的日子。

此時的Times和節目組也是很慌張。

畢竟身為女團,專輯銷量是很重要的,還是第一張發行專輯。

微博又是最廣泛的宣傳渠道,霍菱的粉絲基數最龐大,如今直接等於少了個左膀右臂。

陳虹給霍菱打電話,打算讓她找幾個圈內好友幫忙宣傳一下。

結果電話愣是打不通。

第七個電話終於被接了起來。

純白的大床宛如棉花做的雲朵,冰肌雪膚的美人伸出手臂,去撈手機。

“喂。”

霍菱有氣無力的接通了電話,感覺渾身都要碎了。

她對小奶遇有誤解。

這人根本就不是小奶狗,分明是恨不得把她吃到骨頭都不剩的小狼狗。

陳虹原本還想凶她兩句,居然這麼久都不接電話。

聞言,又怔了怔,“你怎麼回事?生病了?”

霍菱想了想,“差不多。”

陳虹說,“今天冇工作,那你在家好好休息。”

“還有新專輯的事,你微博冇了得找幾個人給你宣傳一下,能找賀影帝嗎?”

霍菱還冇說話,男人懶洋洋的性感音調便替她回覆。

“能~”

霍菱:“......”

陳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