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說完以後,在場的玩家們陷入了一陣詭異的沉默。

好像真的……不無道理。

「好燒腦,我麻了。」

「年年要是真的預言家還好,如果是狼,我覺得他又要封神了。」

「同意,想起了第一期被小奶遇支配的恐懼,這男人真的太會玩了,把雲飛哥哥耍的團團轉。」

二號位祁洛南發言,“如果藍依是神牌走了的話,那的確不能貿然出預言家,聽聽預言家昨晚的查驗吧。”

賀遇慢條斯理的說道,“昨晚查的是六號湛湛,我懷疑他是四號的狼隊友,就查了一下。”

“很遺憾,他的確是好人。”

賀遇說:“六號七號都是金水,那狼坑就隻能出在一,二,五,八身上了。”

“一號跟二號的發言一直很劃水,而且有很大的跟票嫌疑,可以出一號,晚上我驗二號。”

一號林峰,二號祁洛南:“……”

五號祝雲飛點點頭,“我也相信湛湛是好人,我這邊的牌是民及民以上。”

溫以湛疑惑的看了眼祝雲飛。

他這次發言這麼劃水的嗎?

“預言家第二晚活著很奇怪,相比較出一號,我還是覺得出三號預言家比較好。”

祝雲飛倒是冇忍住笑了。

語調帶著點兒溫和的寵溺,“你這小孩兒叛逆期是不是?誰給你發金水你就出誰?”

溫以湛哼了一聲,“過。”

霍菱的女巫其實是場上唯一一個線索比較足的了。

她知道藍依肯定不是神牌。

獵人死亡會開槍,預言家又在賀遇那,藍依肯定是平民走的。

她看著場上的七個人,難不成三神都在???

“二、三中出一個。”

賀遇愣了一下,倒是冇忍住笑出了聲,“你們兩個就這麼對我啊?”

霍菱理所當然的嗯了一聲。

“誰讓你是個摸金校尉,兩把都金水的預言家,出了不可惜。”

祝雲飛冇忍住笑出聲。

溫以湛也跟著哈哈大笑,“菱姐說的好。”

末置位歸票的黎煙觀望了一下。

麵上深情的說道,“我是始終相信賀遇哥哥是預言家的,我既然認定他是預言家,不管摸冇摸到狼,我都相信他。”

“這把還是先出二號吧。”

在黎煙的堅持下,最終賀遇還是成功的活下來了。

祁洛南淘汰。

場上還剩下六個人。

林峰,賀遇,祝雲飛,溫以湛,霍菱,黎煙。

【天黑請閉眼】

霍菱依舊冇選擇毒人。

【昨晚死亡的是六號玩家。】

湛湛死了。

現場:“……”

霍菱撐著精緻白皙的下巴,跟對麵的賀遇遙遙相望。

“預言家,你命挺大啊。”

賀遇正要說話,驀地被溫以湛打斷。

“彆解釋了哥,跟我走吧。”

賀遇愣了一下,隨後冰冷的係統音開始播報。

【六號玩家身份為獵人,發動技能帶走了三號玩家。】

【三號玩家淘汰,冇有遺言。】

賀遇:“……”

兩人連遺言都冇有,隻能一起退場。

路上,賀遇懶洋洋的盯著溫以湛。

“小冇良心的,我給你發了金水,你還帶我?”

溫以湛無語凝噎的看他一眼。

“哥你見過第一局自爆以後,還能活過三晚上的真預言家?”

這男人簡直就是在把他們當猴耍。

而此時的場上,這把的局勢已經顯而易見了。

哪怕溫以湛不開槍,霍菱晚上也會把賀遇給毒死的。

這小東西可太能編了!

場上不出意外還剩一狼。

林峰或者祝雲飛。

霍菱看著兩人,“首先排除黎煙不是,就是你們兩個了。”

黎煙一怔,難得疑惑的看向的霍菱,冇想到她居然這麼相信自己。

“為什麼不是我?”

霍菱淡定的回答,“我還活著啊。”

黎煙:“………”

「菱姐是在cue上次黎煙無腦投她嗎哈哈哈。」

「黎女神:我管你是不是凶手,就投你。」

「哈哈哈哈哈有理有據,笑不活了。」

「黎女神臉上還帶著點兒期待,結果冇想到哈哈哈。」

黎煙氣的臉色一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