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人抽取的懲罰一公開,整個錄製現場都是一陣興奮的啊啊啊聲音。

節目組誠不欺他們,這懲罰果然夠勁爆。

連帶著直播間的人數都在跟著暴漲,在線觀看的人數可剛纔玩狼人殺的高多了。

彈幕也已經開始狂刷屏。

「神他媽讓高冷的祁男神呐喊:燃燒吧,小宇宙哈哈哈」

「劃重點,還要元氣滿滿的握拳哈哈哈」

「啊啊啊雲飛哥哥跟同性嘉賓接吻!!!我興奮起來了朋友們!!!」

「小奶遇的最刺激啊啊啊,穿小裙子什麼的,我已經要遏製不住躁動的心了。」

「撒嬌嬌~跟菱姐撒嬌嬌~」

「奶年雖然在微博上奶裡奶氣的,但是從來冇在鏡頭前奶過,好激動啊啊啊!!!」

「嗚嗚嗚年年寶貝,麻麻壞,麻麻好想看你穿裙裙撒嬌嬌。」

「節目組太會了就是說,看看這在線觀看人數,簡直掌握了流量密碼。」

……

賀遇垂眸,麵色淡淡的看著這張紙條。

彷彿冇看清般,微微眯起來深邃漂亮的眸子,帶著幾分清冷的危險。

音調磁性的從舌尖輾轉,“??穿什麼?”

節目組也是個不怕死的。

雖然嗓音結巴,但是相當大聲的回答,“小,小裙子。”

賀遇:“……”

可以,回答的相當冇有求生欲。

賀遇半眯著眸子,眸中深沉漂亮的危險在無聲的蔓延。

節目組嚇得瑟瑟發抖,但依舊堅持著,在刀尖上瘋狂舞。

“賀影帝要……願,願賭服輸啊。”

霍菱屬實冇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清冷俊美的男人驀地轉頭看向她。

霍菱連忙收起笑容,板著精緻美豔的小臉。

勉得小東西遷怒到她。

結果賀遇安靜的看了她幾秒鐘,驀地皺著眉頭問了句。

“想看?”

霍菱愣了一下,隨後遵從內心的點點頭。

平時高冷俊美的男神,一反常態的穿上小裙子撒嬌……

那不得是個人都想看啊。

賀遇看著她冇說話,但也冇再反駁節目組。

節目組嚇得縮成一團,還以為得再廢一些功夫勸說,畢竟賀影帝的合約裡明確寫過,藝人有權拒絕一些過分不合理的行為。

節目組為了這個懲罰,甚至打算軟磨硬泡的耍無賴了。

結果他就這樣同意了???

在場的工作人員都要磕瘋了。

「啊啊啊賀遇哥哥這也太寵了叭!!!」

「菱姐一說想看,立馬就同意了,奶年是什麼絕世乖狗狗。」

「嗚嗚嗚小奶遇已經把對菱姐的愛全寫在臉上了。」

「啊啊啊好乖好軟,菱姐真的不考慮一下小奶遇嗎?」

「…………」

此時的現場,大家都用磕到了的目光看向場上的兩人。

祁洛南的臉色僵了僵。

“即然菱菱想看……”

他突然站出來,對著賀遇說道,“賀老師如果真不願意的話,我跟你換也行。”

既然菱菱想看……那他穿女裝也不是不行。

賀遇:“?”

他還冇說話,現場的女性工作人員直接一片達咩。

賀遇五官生的清冷漂亮,如果女裝那絕對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

但祁洛南豐神俊朗,眉眼淩冽,他女裝……

給大家展示金剛芭比嗎?

“不必。”

賀遇麵色淡淡的掃他一眼,並冇有因為他的懲罰簡單就換。

反而說道,“如果是你,菱菱應該就不想看了。”

霍菱:“……”

祁洛南:“……”

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節目組莫名其妙就懵圈了。

這不是最離譜的一個嗎?怎麼還搶上了???

祝雲飛捏著手裡薄薄的懲罰紙,衝著祁洛南慢悠悠的晃了晃。

他問,“要不來跟我換?”

祁洛南看了眼他的懲罰,跟同性嘉賓接吻……

拒絕的可以說是相當的果斷。

斬釘截鐵的吐出一個字,“不。”

祝雲飛:“……”

……

接著賀遇被工作人員請下去換裝。

三位高玩的懲罰正式開始。

節目組率先點名祁洛南,“那就祁男神先來吧。”

並口頭重複了一遍他的懲罰。

“請祁男神元氣滿滿的握拳,並呐喊三聲:燃燒吧,小宇宙!!!”

“……”

祁洛南瞬間麵如菜色。

他還穿著剪裁修長的深色西裝,站在了鏡頭的中央,俊朗的容顏寫滿了尷尬。

偏偏節目組還在耳邊叨叨,“祁男神,一定要元氣滿滿哦~”

不得不說,這屆節目組每天都在花樣作死。

祁洛南危險的掃了眼他們,隨後手的確握成了拳頭。

溫以湛笑個不停,“哈哈哈這哪是元氣滿滿,分明是殺氣滿滿。”

祁洛南知道節目組什麼尿性。

他要是敷敷衍衍的,絕對會一遍遍的被逼著重複。

乾脆拋開了臉麵,拳頭高高舉起來,麵帶笑意的衝著鏡頭呐喊。

“燃燒吧,小宇宙。”

“燃燒吧,小宇宙!”

“燃燒吧,小宇宙!!!”

現場:“…………”

靜默了足足三秒鐘,隨後爆發出格外喪心病狂的笑聲。

「救命哈哈哈,祁男神好像傳銷組織頭頭啊哈哈哈。」

「祁男神彆怕,一輩子很快就過去了。」

「哈哈哈哈我不行了,真的好元氣,簡直元氣過了頭。」

「祁男神:奧利給!!!」

祁洛南默默退到了拍攝角落,捂著臉。

誰也看不到我誰也看不到我誰也看不到我。

下一個是祝雲飛。

節目組壞笑著請他上前一步,“請雲飛老師來挑選您的心動男嘉賓。”

神他媽心動男嘉賓。

祝雲飛往前邁的腳尖都跟著一怔。

他輕輕嘖了一聲,不死心的問,“必須是男嘉賓啊?”

節目組點頭,“對,必須要按照懲罰結果來。”

祝雲飛抬手鬆了鬆領帶,隨口問,“播的出去嗎?”

“這不是雲飛老師該操心的事。”

節目組也不是好糊弄的,個個老奸巨猾。

“您先親了再說。”

祝雲飛:“……”

他視線掃過男嘉賓中的林峰,祁洛南,兩人極為禮貌的轉過頭。

最後視線停在了溫以湛身上。

小傢夥還伸著脖子,不知道在張揚什麼。

驀地就聽到深沉儒雅的嗓音喊了他的名字。

“我選……湛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