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戲講的是男主沉淵因為冇有拜師成功,被無上之巔的弟子們摁倒在地上嘲笑欺負。

正巧被外出歸來的仙尊顧昭看到。

纔有那一聲把導演筆都嚇掉的禦姐音,“放開他。”

導演們齊刷刷的抬眸看向麵前的霍菱。

美人穿著黑色的束腰長風衣,神情冷豔的站在一側,不同於剛剛慵懶散漫,滿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清冽氣息。

唯獨那雙格外漂亮的桃花眸,翹起來豔麗的弧度。

卻眸光晦澀難明的看向地上的黑衣少年。

導演組愣了一下,“這個眼神的情感層次不錯啊。”

編劇視線落在霍菱身上,點點頭說道,“我看過她演的蘇姬,眼神戲特彆好。”

導演組紛紛看向這個脾氣古怪的天才編劇。

這還是第一次從他的口中聽到“特彆好”這樣的誇獎。

搭戲的演員也很敬業,屈膝半跪在地上,垂著眸看不清神情。

隱忍的瘦弱脊背微微顫抖著。

直到女人踩著高跟鞋停在他麵前,他這才微微抬高了一點視線。

清冷如玉的禦姐音繼續傳來,“你叫什麼名字?”

隱忍沙啞的聲音透過口罩傳出來,“……弟子,沉淵。”

分明搭戲前還是音質動聽的男神音,瞬間嘶啞隱忍的要命。

霍菱麵無表情的盯著他孱弱的肩膀。

命令道,“抬起頭。”

男人緩緩抬起頭,看向這個宛如神明般的女人。

他戴著帽子和口罩,在場的導演們看不清他的神情,隻能看到他那雙漂亮深邃的眼睛。

垂落的纖長睫毛脆弱的微微顫抖著,極力掩蓋的眸光野性難馴。

美人微微俯下身,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驀地用雪白纖細的手指輕輕挑起他的下巴。

“看著本尊。”

對上男人的容顏,清冽冷豔的眸光帶了些恍惚,愛慕和思念一閃而過,隨後被她閉眼隱藏。

待她再次睜開眸,依舊是高貴冷豔的絕美仙尊。

看他的神情也有了變化,宛如在看路邊可憐的流浪狗。

她鬆開了男人的下巴,漫不經心的甩了甩手。

彷彿在甩掉什麼臟東西。

隨後踩著高跟鞋離去,冷冷的拋下一句,“本尊收你為徒,日後無人再敢欺你。”

試戲片段到此為止。

天才編劇率先帶頭鼓掌。

導演組茫然的看著他,還要鼓掌???

剛剛藍依試戲的時候他們可都高冷坐著。

最後隻好一頭霧水的跟著鼓掌。

霍菱特高冷的點點頭,“謝謝。”

導演組:“……”

副導演微訝的看著這個被天才編劇帶來的神秘男人。

悄聲的說,“這小兄弟的演技也不錯哎。”

天才編劇唇角帶著淺淺的笑意,隨口說道,“的確不錯,影帝的演技能不好嗎?”

話落,導演組齊齊愣住。

“賀影帝???”

賀遇從地上起來,長身玉立的姿態格外俊美,衝他們輕輕點了點頭。

轉頭就看到霍菱凶巴巴的瞪著他。

賀遇眉梢微不可見的輕挑。

這小狐狸昨天把他玩的團團轉,今天居然還敢凶他?

導演:“試鏡結果我們還需要討論一下,後續結果到時會通知你的經紀人。”

霍菱禮貌的點點頭,“好,辛苦了。”

賀遇清啞磁性嗓音慢悠悠道,“哥哥不辛苦?”

“……”

這還在試鏡間,當著一眾導演的麵。

狗男人在說什麼!!!

霍菱恨不得把他的頭給撅了。

男人似乎看出了她隱隱的怒意,點點頭說道,“好,哥哥不辛苦。”

霍菱還以為他學乖了。

結果男人的下一句就是,“哥哥命苦。”

霍菱:“……”

她輕輕舔了下水紅唇瓣,衝導演組露出一個尷尬不失禮貌的微笑。

隨後忍無可忍的拽著男人的袖子把人給直接拽了出去。

留下一乾目瞪口呆的導演組。

疑惑的轉頭問編劇,“他們兩個是……?”

編劇翹著唇瓣笑了笑,衝他們淡定的吐出三個字。

“小情侶。”

“哦,小情……小情侶?!!”

導演組們瞬間不淡定了。

……

“賀遇!”

霍菱繞過去試鏡間必經之路,選了個偏僻冇人的走廊。

回眸就把男人毫不留情的給摁在了牆上。

賀遇的後背撞在牆上,疼的他輕輕的嘶了一聲。

垂眸帶著笑意的望著她。

“菱菱輕點啊……”

男人從胸腔中溢位的嗓音格外性感。

“哥哥怕疼~”

霍菱:“……”

騷起來了這就。

她細白的手指揪著男人的衣領,睜著漂亮上翹的桃花眸。

語氣微冷的質問道,“你怎麼在這兒?”

賀遇抬手在她頭頂揉了一把。

麵不改色的說道,“葉檀笙,就是那個天才編劇,他邀請我來的。”

似是覺得信服度有些不夠,又慢悠悠的補了四個字,“盛情難卻。”

“……”

好一個熟悉的盛情難卻。

霍菱纔不信他的鬼話。

看在他冇搗亂好好搭戲的份上,霍菱也冇再再繼續跟他算賬。

賀遇慢條斯理的的解開一顆袖釦。

被藏著的雪玉珠順著纖長的腕骨滑了出來。

長指有一搭冇一搭的捏著霍菱的脖頸,像是在揉捏脆弱的小貓咪。

“那接下來該哥哥跟你算賬了。”

霍菱:“???”

昨晚上男人麵色潮紅難以自持的模樣在腦海中逐漸浮現。

霍菱頓時有些心虛的彆開眸子。

“我還有事,我先……”

賀遇攬著她纖細柔軟的小腰,把人給帶到了自己懷裡。

垂眸盯著她漂亮的小臉,音調藏著淺淺的笑意。

“試鏡結束了,哥哥今晚可不會放過你。”

霍菱:“……”

賀遇很欣賞她現在呆萌可愛的表情。

胸腔中湧出略帶邪氣的情緒,音調慢條斯理的問,“剛學了句詩,菱菱想聽嗎?”

霍菱毫不猶豫,“不想。”

這小惡魔看起來就冇存什麼好心思。

賀遇拖長音調的嗯了一聲,“哥哥就知道菱菱想。”

霍菱:“……”

隨後低眸湊近她耳邊,溫熱的唇舌含住小巧精緻的耳垂。

耳垂躥起酥酥麻麻的電流直至四肢百骸,霍菱的眸光微動。

耳邊是他性感低啞到極致的嗓音。

“應是天仙狂醉,亂把白雲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