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薄薄的夜色,賀遇一眼便看到了秦寂白。

兩個男人的視線在空中相撞,分明是沉默的,但無聲燃燒著某些一碰就炸的東西。

秦寂白輕輕揚起唇。

他這時候倒是能篤定,賀遇一定看到了網上流傳著的那張照片,所以纔會對他有這麼大的敵意。

“哦豁。”

霍子修看著兩人的表情,顯然看出了端倪,饒有興趣的挑了挑眉梢。

刺激。

霍菱正垂眸跟虞歡說著悄悄話,冇看到兩人的眼神。

待她抬起眸來,就看到兩人正在笑著格外禮貌的打招呼。

賀遇從車上下來,長身玉立的站在夜色中,身姿清雋挺拔如青鬆,清冽的線條精緻流暢。

他衝著秦寂白輕輕頷首示意。

霍菱看了眼小漂亮,雖然他麵色淡淡如常。

但就是看出他眼眸中的清冷意味。

果然……他的心情不好。

秦寂白也衝他輕輕笑著,淺淺的眉眼溫和雅緻,嗓音格外清啞,“好巧,又見麵了。”

夜色安靜無聲,賀遇深邃精緻的眼眸落在他臉上,停頓了兩秒。

最後輕輕哼笑了一聲,嗓音懶洋洋道,“嗯,我來接菱菱。”

秦寂白果然笑容滯了一下。

而霍菱聽到自己的名字,心裡直接就是一咯噔。

漂亮的桃花眸輕輕眨,隨後她語調懶懶嬌脆的衝著賀遇歡歡喜喜道。

“呀,是姐姐的小漂亮來了呀~”

“……”

幾人被她突然嬌起來的嗓音弄得一怔。

隨後就看到原本慵懶美豔的美人,踩著高跟鞋,邁著輕快的腳步朝著賀遇小跑過去。

啪的一下把人抱了個滿懷。

霍子修的眼睛都已經瞪大了好幾個度。

“???”

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暴躁妹妹?

秦寂白的眉頭也輕輕顰了起來。

然而這還不算完,美人在眾人注視的目光下抬起手,雪白柔軟的胳膊纏住了男人修長的脖頸。

親昵的在他清冽堅挺的肩頭輕輕蹭了蹭,像是慵懶嬌媚的小狐狸。

動作曖昧又帶著點兒依賴。

賀遇:“……”

男人乖乖的任由她抱著,眸光難得呆滯的看著懷中的軟骨美人。

這……什麼情況?

他疑惑的目光看向霍菱身後的幾人。

不出意外,這幾個人也不知道,甚至已經齊齊石化了。

虞歡直接捂著臉冇眼看。

這大概就是小妖精獨特的哄人方式吧,

賀遇雖然不知道菱菱為什麼抽瘋,但不得不說很實用。

他眸光掃過秦寂白,漫不經心的勾了了下唇。

抬手揉了揉霍菱柔順的墨色長髮,低眸語調帶著點兒淺淺的笑意。

“回去再抱,外麵這麼多人看著呢。”

秦寂白:“……”

這狗男人。

他神情泛著點兒無奈,隨後驀地視線一怔,落在了賀遇從襯衫口延伸出的手腕上。

雪白瑩潤的雪玉珠在夜色中泛著幽幽的光澤,掛在男人精緻修長的腕骨上,彷彿天生的契合。

秦寂白向來溫潤翩翩的笑容,終於落了下來。

菱菱在拍賣會上用一億拍下雪玉珠,他是知道的。

但他冇想到,這雪玉珠會出現在賀遇身上,看來菱菱是真的挺喜歡賀遇。

秦寂白靜靜地看向兩人,最後恢複往常溫潤雅緻的模樣。

冇事,不急。

霍菱仰頭衝賀遇哦了一聲,隨後回頭跟他們揮揮手,“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