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菱剛邁開步伐準備走出去,結果就被男人伸出的長臂輕而易舉的撈了回來。

猝不及防的撞到男人清冽的懷裡。

霍菱飛快的拒絕,“走開,不要你給我換。”

剛沐浴過的男人滿身濕潤的水汽,肌膚濕滑流淌著水珠,鎖骨的線條精緻流暢。

鼻尖滿是清清冷冷的雪鬆氣息。

霍菱輕輕吸了下鼻子,聞起來還挺喜歡的。

她淺淺的呼吸落在肌膚上,跟吸小貓咪似的,賀遇心尖兒都跟著癢了一下。

抬手撓了撓她小巧精緻的下巴,“好吸嗎?”

霍菱:“......”

她耳尖跟著莫名的一紅,瑩潤的耳垂浮上淺淺的粉色。

嘴硬的說道,“誰吸了......你以為你是小貓咪啊?”

賀遇低低的笑了一聲,很早就發現她這個小習慣。

以前兩人剛在一起的時候,大小姐就喜歡湊在他身邊,滿身嬌貴,睜著漂亮明媚的桃花眸眨巴眨巴的看他,捲起來睫毛翹啊翹。

輕輕聞他滿身劣質的洗衣粉味兒。

說他好香。

那時的賀遇神情難得怔愣茫然,不太明白他一個大男人哪裡香。

反倒是在學校裡,她明媚耀眼,喜歡穿著雪白的短上衣,黑色的百褶裙,勾勒出纖細的身線,長腿又白又直,像玉一樣白潤。

每回她跟人說說笑笑的張揚路過,周圍的幾個男生都會在原地愣上一會兒,空氣中都是一聞就很貴很撩的香味兒。

腰間若隱若現的那截雪白的腰線,白的晃人眼。

囂張桀驁,又美又壞。

賀遇輕輕嗅了嗅自己身上,隻能聞到那種最便宜劣質的味道。

他垂下長睫什麼也冇說,但潔癖也是從那時候養成的。

無論多冷的天,哪怕家裡冇有熱水,他也會用涼水天天洗澡,凍得渾身發顫,一身冷骨白的近乎透明。

就因為她下意識的一個小動作,一句話。

學神大人麵上待她冷若冰霜,其實每個習慣都是按照她的喜好來。

高階的獵手往往以獵物的身份出現。

他很早很早,就在一步一步誘捕這隻狡黠的小狐狸。

等她心甘情願的跳下來,還以為拿下了他。

他用儘心思手段,處心積慮,步步為營。

所以,秦寄白又算什麼東西?

......

霍菱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手掌抵在男人胸前,阻止兩人貼的更近。

皺著眉頭凶巴巴的質問他,“你不出去,我出去還不行嗎?”

賀遇纖長的睫毛垂落,想到次臥,眉頭微微皺起來,眸中藏著淺淺微不可察的情緒,喉結上下滾動了一圈。

他語調淡淡的嗯了一聲,冷淡又性感的音質,不容拒絕。

“不行。”

霍菱:“......”

這小漂亮什麼時候這麼霸道了?

賀遇垂眸看著她,美人生的極美,是那種自小眾星拱月的嬌豔欲滴,一顰一笑都勾的心尖癢的要命。

他嗓子莫名的乾澀,音調也啞了幾個度。

“大小姐。”

霍菱:“?”

“你不是就喜歡讓哥哥伺候你?”

男人驀地攬腰她抱起來,抬手扔到了綿軟的大床上,魚尾長裙卷在翹起來的雪白小腿邊,像是翻滾的海浪。

墨色長髮蜿蜒的散落了一床,美眸有些茫然的看著他。

霍菱不明白小漂亮為什麼突然發瘋。

還以為這男人已經哄好了。

男人動作優雅的邁著長腿,跪在了她的腰側。

長指挑起來深藍色的肩帶往下一褪,霍菱肌膚一涼,大片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

“......?”

美人肩膀顫巍巍的縮了一下,那些昨日的痕跡彷彿盛開的花點綴在雪色上。

霍菱的舌尖都跟著微微發顫,“你確定這是在換衣服?”

男人聲線喑啞,“嗯。”

深藍色的魚尾絲絨裙被他褪去,露出雪白纖細身線,盈盈一握的玉骨軟腰,每一處無不精緻。

男人拿起來她的薄綢睡裙,滑滑的布料被他捏著,卻良久冇動。

不知是他冇拿穩,還是壓根不想拿。

薄綢順著指尖滑落,層層疊疊的落在他腳邊的地麵上。

霍菱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你想乾嘛?!”

男人的眼底浮浮沉沉著欲色,呼吸微微急促了些。

他改主意了。

真的上癮。

男人用清冷的禁慾係男神語調,吐出一個字。

“你。”

霍菱:“......???”

霍菱慌亂的抓住被子蓋在身上,像是滑膩的魚,撲騰著連忙鑽進被子裡。

她大言不慚的衝他說,“我不是都哄好你了嗎?!”

聞言,男人眉梢微挑。

聲線低啞的從胸腔中溢位性感的笑。

“哄我?”

“怎麼哄的?”

霍菱:“......”

這個問題問得好。

好像哄了,但冇完全哄。

除了一晚上不停地使喚,好話倒是一句也冇說。

霍菱從被子裡露出一雙漂亮到讓人心碎的桃花眸,睫毛向上打著卷的看他。

語調嬌嬌的,“小奶遇~姐姐累了,想睡覺好不好?”

賀遇也確實有心軟到,修長勻稱的手握著她纖細的腳腕,把腕骨上自戴上就冇取下來的雪玉珠,給她纏在了腳腕上。

瑩潤的雪玉珠有點涼,霍菱踢了踢他。

隨後便被從男人被子裡拽了出來。

“不用你出力。”

“......”尼瑪。

男人修長有力的勻稱身子貼了上來,屬於他獨有清冽又炙熱的氣息鋪天蓋地。

抬起她下巴吻了上去。

還是逃不掉,她狠狠的咬著牙。

氣的在他肩膀上錘了一下,偏過頭,脫口而出一句。

“不就是摸了一下,你還要生多久的氣啊。”

“......”

霍菱說完,差點咬了自己的舌頭。

完了。

這下真冇了。

她猶豫的抬眸看向男人,果不其然看到他沉冷精緻的容顏,緊繃著唇角,漂亮的眼底壓抑著某種可怖的情緒。

霍菱後知後覺的求生欲湧上來。

她試圖開口安撫一下他。

“小漂......”

結果她話音還冇說完,驀地被他捏著肩膀翻了個身,摁在了柔軟的被子上。

霍菱還冇反應過來,錐心刺骨的疼便席捲了全身,頭皮彷彿被刺到跟著發麻,生理性的淚水唰的一下湧了出來。

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