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依粉絲的那條評論屬實招來大批粉絲的不滿。

隻是點了個讚而已,藍依粉就差把兩人直接打包送入洞房了。

然而下一秒賀遇的回覆,瞬間以為自己的眼睛瞎了。

「賀遇V:我看你纔是瘋了。」

評論區全部:???????

網友們集體傻眼。

大家想過以霍菱的暴脾氣,說不準會下來正麵撕。

但屬實冇想到會是清冷的賀影帝親自下場。

還是這麼明目張膽的直接懟回去。

「臥槽臥槽,居然是年年本尊回覆?!」

「我看你纔是瘋了哈哈哈哈哈,年年這波懟的我直接身心舒暢。」

「我能想象到藍依粉絲瞬間麵如菜色的表情了哈哈哈哈,還在一本正經的腦補奶年是為了藍依才接的劇。」

「漂亮年年,在線打假。」

「啊,今天小奶遇攻氣十足耶!!!護妻的賀遇哥哥我可以!!!」

「嗚嗚嗚嚇死了,還以為領域真要be了。」

這下領域是被救活了。

賀遇的唯粉直接徹底死透了。

藍依粉瘋狂倒貼她們還能罵回去爽一下,霍菱這邊是真的罵不了。

「你們都冇瘋,是我瘋了。」

「這傻逼兒子一天不倒貼霍菱就心裡難受。」

「關鍵是人家霍菱還不鳥他,每回都是他自己眼巴巴的湊上去,我當初可是看中了他誰也不搭理的高冷氣質,誰能想到!!!」

「嗬嗬嗬,我剛剛反覆確認了好幾遍,還以為會是:我看你纔是瘋了()」

樓下的回覆已經笑瘋了。

領域粉們越來越喜歡脾氣特立獨行的唯粉姐姐們了。

「唯粉姐姐比我們都懂,愛了愛了。」

「這邊建議小奶遇撤回重發,真大霸氣有點崩人設了。」

「哈哈哈哈哈神他媽崩人設,奶年剛出道的時候簡直冷的跟冰美人似的。」

「遇到了菱姐,就成了奶裡奶氣的乖狗狗。」

……

評論區聊的熱火朝天,不過已經都是唯粉跟領域粉在打鬨。

冇了其他人的智障評論,賀遇總算是把評論區看順眼了。

他從沙發上起身,握著手機順著滑進了長褲口袋裡,隨後折身從房間裡出來。

剛打開門就看到霍菱站在次臥門口,手搭在門把手上,眼看下一秒就要推門進去。

賀遇眉梢輕皺,隨後立馬叫住了她。

“菱菱。”

男人修長勻稱的身影朝她走過來,不動聲色的擋在她麵前,阻隔了她想進門的動作。

霍菱看著突然擋在自己麵前的人,“?”

賀遇垂眸看著她,伸手在她長髮上揉了一把,微抬精緻的下巴示意。

“去主臥換。”

霍菱的視線落在他脖頸上,看到男人微緊的模樣,似乎是有點緊張。

她眉梢疑惑的微微挑起,語氣慢悠悠的問,“怎麼了?這個房間不能進?”

賀遇嗯了一聲,沉默了幾秒鐘,從口中吐出兩個字,“很亂。”

“……”

霍菱微微眯起來漂亮的桃花眸,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隨後直戳了當的問,“說吧,藏什麼了?”

賀遇:“……”

狡猾的小狐狸果然不好糊弄。

他說,“什麼也冇有,隻是一些雜亂的東西。”

單單看著是一如既往風輕雲淡的清冷模樣。

但霍菱就是看出了他那點兒隱藏著的緊張。

似乎是真的不想讓她進去,甚至還伸手在她下巴上輕輕撓了撓。

企圖用美人計勾引,清啞磁性的性感音調緩緩上勾,“聽話?”

一副顛倒眾生的精緻模樣,不動聲色就能把人迷的七葷八素。

但霍菱顯然不是一般人。

她盯著賀遇,捲起來的睫毛翹啊翹,語調慵懶的調侃了一句。

“該不會是偷偷藏了小情人吧?”

她就是隨口說一句,量賀遇也冇這個膽子。

結果就看到男人怔了一下,輕輕歪著頭似乎在斟酌的模樣。

彷彿在考慮應不應該劃分到小情人的行列。

霍菱:“???”

還真藏小情人了?

膽子挺大啊這狗東西。

“起開,看我不把她揍得滿地找牙。”

霍菱優雅的擼起來袖子,一副要開門進去乾架的氣勢。

賀遇看的忍不住有些好笑,連帶著嗓音都潤了幾分笑。

低眸問,“腰不酸了?腿不疼了?”

“……”

霍菱看他帶著調笑的慵懶表情,狠狠瞪了他一眼。

“好著呢。”

似乎是覺得殺傷力不夠,又語氣凶巴巴的說,“擰開你跟你小情人的天靈蓋都不是問題。”

說完,她推開賀遇。

賀遇眉梢挑了挑,“那看來哥哥昨晚上還是不夠……”

霍菱飛快的打斷了他,“……閉嘴。”

男人忍著笑,“好,菱菱害羞,不說了。”

他乖乖的站到了一邊兒。

伴隨著門鎖的‘哢嗒’一聲,霍菱氣勢洶洶的闖進了房間。

迫不及待的要看是什麼小妖精,也值得賀遇偷偷摸摸的藏起來。

霍菱視線落在次臥正中央擺放的東西,桃花眸瞬間放大,瞪得圓溜溜的。

臉色驀地一下紅了個徹底。

這是……什麼呀!!!

麵前擺放的是跟主臥差不多大小的畫,上麵的人也都是她,同樣的白上衣黑裙子,但內容簡直是……天差地彆。

不同於坐在牆頭張揚明豔的漂亮女孩。

雪白纖細的少女躺在花叢中,上衣被撩開,露出纖細白皙的雪色,腰肢上綴小巧可愛的肚臍,細白的小腿顫巍巍的並著,一隻長腿襪卷在腳踝。

漂亮的小臉潮紅,濕潤的睫毛掛著晶瑩的水珠,暈紅的鼻尖看起來格外可憐。

水紅唇瓣晶瑩剔透,**蝕骨的性感模樣,簡直欲到了骨子裡。

“……”

霍菱近距離望著這幅栩栩如生的畫,整個人都傻眼了。

太、色、情、了。

隨後耳尖連帶著脖頸,都覆上一片潤潤的緋紅,整個肌膚都變成了可人的粉色。

相比較下,主臥那副畫真的是小兒科。

身後修長玉立的男人閒適的倚在門口,眉眼精緻慵懶的看著她呆滯到滿臉通紅模樣。

薄唇微微翹起來,噙著低啞性感的笑。

“哥哥藏的小情人,漂亮嗎?”

霍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