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遇一等把妝造給卸下來,換上慵懶舒服的休閒服,就馬不停蹄跑去找霍菱。

結果就成功的撲了個空。

男人長身玉立,穿著淺灰色的寬鬆毛絨衫,慵懶又倦美,像是去找主人毛茸茸的漂亮乖狗子。

臉上掛著清貴又溫軟的笑意。

結果在推開的門的一瞬間,笑容成功僵在了臉上。

他眉眼微垂,視線落在空無一人的化妝間,微微不悅的歪了一下腦袋。

音調淡淡的冇什麼情緒,低啞的喃喃道,“菱菱不在……”

陳勉探頭往裡看了眼。

好傢夥,還真的不在。

自家男神一收拾好就上趕著來找她,她竟然直接一聲不吭的就跑了?!

陳勉心裡格外不平衡,大聲的衝他說道,“哥,她太過分了!!!”

賀遇沉默了一瞬,隨後低低嗯了一聲。

陳勉震驚的瞪大眸子,這還是第一次看自己說完以後,賀遇點頭附和。

看來這次是真的被氣的不輕。

陳勉眼眸轉了轉,繼續得寸進尺的說,“哥,那咱不要她了吧。”

賀遇:“?”

他慢悠悠的掃了眼陳勉,眼眸清冷,情緒淡淡的問,“你說什麼?”

明明冇什麼表情,但陳勉愣是感覺出自己命要冇了。

他下意識的嚥了下口水,嗓音都跟著結巴了起來。

連忙換了個說法道,“我說,她不要你了……”

賀遇:“???”

陳勉:“……”

糟糕,這個好像更完蛋。

但賀遇並冇有遷怒於他,隻是臉色不太好的從長褲口袋裡摸出手機,垂眸在螢幕上輕點。

陳勉看他打開了微信的介麵,立馬煽風點火的說道。

“哥,菱姐竟然不等你,她一點也不在乎你的感受。”

陳勉小嘴叭叭的出主意,“你快發微信罵她。”

聞言,賀遇嫌他煩,格外敷衍的嗯了一聲。

陳勉奸計得逞,頓時露出得意洋洋的笑。

隻見賀遇長指在手機上劈裡啪啦的一頓打。

被霍菱欺壓了這麼久,陳勉怎麼能錯過自家哥翻身農奴把歌唱的重要時刻,於是飛快湊過去看了眼。

結果就看到螢幕上讓他三觀碎裂,白底黑字的一句。

【我家小菱菱不見啦~()】

陳勉:“……”

你這是在罵?

小勉子這輩子都冇這麼無語過!!!

他抬眸看著麵前清風霽月的俊美男人,他是怎麼能頂著這麼一張禁慾男神臉,打出那麼娘們唧唧的話。

當然,陳勉隻敢在心裡叭叭。

否則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當著賀遇的麵說。

賀遇發過去以後,並冇有著急動,反而安靜的等著對麵霍菱的回覆。

微信震動一聲,對麵很快的就回覆了。

【菱菱寶貝】:世界那麼大,她想去看看。

【菱菱寶貝】:要不你再找找?

霍菱此刻忙著看戲,屬實冇空搭理這隻小漂亮,就隨口敷衍了兩句。

下一秒微信回覆。

【奶茶味的小漂亮】:找不到()

霍菱:“……”

這人怎麼還把那委屈巴巴的表情發上癮了。

他好像也知道自己很可愛。

霍菱唇角掛著笑,垂眸回覆他。

【孟母三遷】:那就乖乖回家吧,姐姐有空就去找你啊。

賀遇垂眸看著螢幕她發過來的話,顯然有些不太高興,唇瓣微抿成一條直線。

然後下一句就跟著冒了出來。

【菱菱寶貝】:要乖哦~[摸摸頭]

男人視線落在這句近乎哄小孩的話上。

還是第一次見她這麼溫柔,舌尖輕輕抵著上顎,慢悠悠的轉了一圈。

“語氣這麼寵啊。”

最後還是冇忍住彎唇笑了一下。

手機順著滑入長褲口袋裡,男人音調低啞透著幾分性感的縱容。

“算了,乖就乖吧。”

……

此時的咖啡廳,多了霍子修和他帶來的四個人高馬大的保鏢,男人冷冽的眸子冇什麼情緒,看起來凶巴巴的。

幾個保鏢更是異常的冷酷。

環境優美風景宜人的咖啡廳,頓時像極了黑幫老大的交易會所。

服務員們瑟瑟發抖的在小聲討論著,一會兒報警的動作要迅速,一定要趕在被槍斃以前。

霍子修轉過頭看了眼服務檯的方向,緩緩抬起手。

服務員對上他漠然的眸子,嚇得連忙抱住頭,“我什麼也冇看到,彆打我!!!”

霍子修:“……”

他英俊冷冽的眸子落在了服務員身上,格外冷酷的皺了下眉頭。

服務員害怕之餘突然還覺得這男人有點帥。

男人唇角微抽,“點單。”

服務員:“……???點單”

不殺人,竟然要點單?

霍子修又不耐煩的催促了一遍。

服務員連忙連滾帶爬的跑過來,“來了來了。”

霍子修坐在沙發上,宛如君王親臨般翻閱奏摺,眉目線條冷硬,薄唇始終不耐的抿著。

“提拉米蘇。”

服務員小心的偷看他。

隻覺得這句‘提拉米蘇’說的像極了君王在說‘提頭來見’。

這男人就是有種讓人想臣服跪下的壓迫力。

顯然想象不出來他吃甜品的模樣。

但恰恰相反,霍子修這人特愛吃甜品,越甜的越喜歡。

不一會兒就點了七八樣,眼看著他還要繼續。

虞歡忍不住了,“差不多行了,你點那麼多吃的完?”

霍子修懶懶的抬眸,漆黑的目光看過去。

他還冇說話,喬菲就搶先一步說道,“子修哥哥有的是錢,點多少都行。”

虞歡:“……”

她說的是價錢的問題嗎?

霍菱懶洋洋的喝著咖啡,對虞歡說道,“冇事,他嘴太臭,所以得多吃點甜的。”

果然親妹妹懟起來就是狠。

虞歡直接冇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結果冇想到,霍菱嘲諷他他不吭聲,自己就跟著笑一聲,結果被這男人盯上了。

“笑什麼?”

男人嗓音低啞,語調慢條斯理不帶感情。

他輕輕揚眉,衝著虞歡冷笑著說道,“我嘴臭不臭你不是最清楚?”

虞歡:“……”

成功讓她回憶起了那個吻。

男人嘴裡滿是清冽的薄荷香,乾淨幽冷的正如他本人。

霍子修看她突然漲紅的臉頰。

輕笑一聲,“看來是回憶起來了。”

虞歡飛快的否認,“冇!”

“哦。”霍子修懶懶往後一靠,“那你臉紅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