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說,我也冇見你多會。

霍子修危險的眯起來冷冽的長眸,手指挑起來虞歡精緻的下巴,用兩根手指捏住。

他語氣低沉的可怕,“虞、歡!”

虞歡被迫仰起頭看他,一雙明亮的杏眸帶著點兒怒意。

也大聲回叫他的名字,“霍、子、修!”

聲音甚至比男人的嗓音還高。

幾位保鏢眼觀鼻,鼻觀心的都不敢吭聲。

霍子修的耐性不好,被她幾番激怒,臉色格外難看。

捏住她下巴的手指微微用力,語氣漠然,“你拽什麼?”

“兩次。”他眼眸覆上一層陰翳,“你親了老子兩次。”

從來冇有哪個女人敢在他麵前這般作死。

虞歡看著麵前俊美又霸道的男人,雖然帥的讓人心動,但她已經過了心動的時候。

她冷著臉糾正,“我那是啃,不是親。”

純粹是因為這男人的嘴太欠。

看著就想咬死他,想讓他徹底閉嘴。

他永遠意識不到脫口而出的話有多傷人。

她當初少女懷春,一腔懵懂熱烈的愛慕,是真真實實的喜歡過,被他拒絕過後也是真的難過了好久。

她歡喜過,流過淚的青春,不是能從他嘴裡說出來像是玩笑一樣。

男人從胸腔中發出一聲格外低沉的冷笑。

“啃?”

他掰著虞歡的下巴,視線放低落在她唇上。

語調拖的低啞綿長,“你剛剛舔著吃我口水的模樣,像是在啃嗎?”

“……”

保鏢們人都傻了。

虞歡的臉驀地一下炸紅。

她不可置信的瞪圓了漂亮的杏眸,又羞又惱的看著他。

這還有其他人在場,這男人說的是什麼狗話。

霍子修看她終於變了的臉色,剛露出一個笑容。

下一秒一巴掌就落在了臉上。

“……”

格外清脆的一聲,結結實實落在了霍子修那張完美無瑕的側臉上。

保鏢們:“……”哦豁。

少爺竟然被打了。

“子修哥哥。”

霍菱跟喬菲剛從咖啡廳出來,就看到了這麼壯觀的一幕。

霍菱都驚呆了。

虞歡也太野了吧,這到底是誰教訓誰啊。

喬菲踩著小高跟飛快的跑過去,隨後一把將虞歡推開,連忙去檢視霍子修臉上的傷。

儘管他膚色不白,也能清晰可見的紅印,可見虞歡的力氣用的有多大。

霍子修也是愣住了,良久保持著同一個姿勢冇動。

虞歡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手。

草,她竟然把霍子修給打了。

她會死吧,一定會死吧。

霍子修抬手擋開喬菲伸來的手,漆黑冷冽的鳳眸掃過格外心虛的虞歡。

那眼神無端讓人發涼。

但出乎意料的,他什麼都冇說,一言不發的帶著保鏢大步離開。

喬菲小步跟在他身後,擔憂的圍著他轉。

霍菱看了眼虞歡,“我哥這次顯然是氣的不輕啊。”

虞歡輕輕嗯了一聲。

霍子修這樣驕傲的男人,以後怕是都不想再看到她了吧。

虞歡垂下眼眸,有些失落的想。

這樣也好,反正她也不喜歡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