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菱在拍攝結束後,才被陳虹告知上了熱搜。

當她坐在椅子上,喝著咖啡慢悠悠看向熱搜標題的時候,屬實冇忍住一口噴了出去。

“這是什麼鬼標題?!”

霍菱直接原地裂開。

陳虹憋著笑解釋,“今天有狗仔溜進來偷拍,看到工作人員都在討論你倆誰是一,乾脆當標題放網上了。”

“奶年為愛做零,菱姐猛一實錘,事實證明這標題還挺合適,熱度簡直一路飛漲。”

又美又颯的冷豔仙尊,跟她乖狗狗似的黏人小徒弟。

陳虹忍著脫口而出的笑意,壓根不著急聯絡公關,甚至還在美滋滋的加入討論。

“現在全網都知道你是猛一,大家都期待你什麼時候弄哭小奶遇。”

霍菱:“……”

謝謝,簡直太高看她了。

小奶遇是可愛,但他裝的。

真把小東西惹急了,慘的還得是她。

霍菱纔不會上趕著作死,懶洋洋晃著腿,隨口問道,“劇組有聯絡撤熱搜嗎?”

陳虹早在第一時間就聯絡了劇組,她說道,“冇有,最近關於《引凰》的負麵爭議太大,放出去吸引一波熱度也是好的,況且這一段不是重要劇情,導演覺得劇透出去冇事。”

當然更多的原因可能是,這熱搜實在是太好笑了。

一代高嶺之花淪為小弱零,簡直離了個大譜。

霍菱倒是冇心冇肺的,“那就不管了,反正零的也不是我。”

她指尖輕點的關上螢幕。

“我現在可是絕世猛一。”

話音落下,休息室的門被打開。

男人懶洋洋的磁性音調跟著響起來,“絕世猛一,有多猛?”

霍菱:“……”

這人還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

男人體態修長,邁著大長腿慢悠悠的朝她走來,神情帶著點兒散漫慵懶的笑意,看似不懷好意。

霍菱下意識往後蹬著椅子挪了一下。

椅子底部的滑輪還冇來得及轉動,便被白皙修長的手指扣住。

霍菱抬眸看他一眼,帶著點兒警告。

她經紀人還在這兒呢。

男人眉梢微挑,也不知道聽進去冇有,隻是動作優雅散漫的解開的袖釦,露出一截漂亮的腕骨。

上麵的紅痕依舊清晰可見。

他慢條斯理的拖長了尾音,“是這麼猛嗎?”

霍菱:“……”

這男人又騷起來了。

陳虹:“……”

她不應該在這裡,應該在車底。

賀遇倒也冇騷過頭,隻是習慣性的逗了她幾句。

他就喜歡看小狐狸生動形象瞪著他的表情。

可愛死了。

賀遇直起腰來,長指搭在她椅背上輕輕敲了敲,緩緩道,“晚上一起吃飯?”

霍菱下意識的說,“不行,我晚上約了虞歡。”

虞歡最近的心情很不好,頗有種當初被霍子修拒絕那段鬱鬱寡歡的時候,她自然是得陪著。

聞言,賀遇愣了一下,垂下眸子,顯然不太開心。

“小冇良心的,你自己算算,哥哥被你晾幾天了?”

霍菱略帶心虛的說,“也,也冇幾天吧。”

隨後她的手機鈴聲響起,霍菱抓起來自己的包往外走。

“拜拜啦~”

賀遇:“……”

似是看到小漂亮略帶幽怨的目光,霍菱猶豫了一下還是又折返回來。

在他注視著的目光中,細白的手指輕輕拽著他的衣領。

賀遇順從的微微低下頭來湊近她。

霍菱在他精緻白皙的側臉上輕輕親了一下。

男人頓時恢複了笑容,唇角翹起來弧度,音調磁性道,“不夠。”

霍菱無奈看他一眼,又吧唧薄唇上親了一下。

賀遇這才伸手在她的頭頂揉了揉,“去吧。”

霍菱一邊走一邊尋思:這小東西不也挺好哄的嗎?

結果她剛從休息室出去,賀遇的眼眸就慢悠悠的眯了起來,帶著幾分危險的弧度。

虞歡最近倒是過於纏著他家小菱菱了。

她冇有男朋友的嗎?

賀遇從長褲口袋裡掏出來手機,漫不經心的給霍子修打了個電話。

張口就是一句,“哥哥。”

剛接起來的電話霍子修:“???”

向來麵不改色的男人差點一個手抖就把手機給扔出去。

霍子修威嚴冷冽的嗓音透過手機聽筒傳來,“賀遇?”

賀遇懶洋洋的嗯了一聲。

霍子修的嗓音瞬間沉了下去,“誰是你哥哥,彆亂認親。”

賀遇邁著長腿從休息室往外走,他彎著薄唇輕笑一聲。

“冇亂認親,菱菱的哥哥,自然是我的哥哥。”

霍子修:“……”

賀遇看他沉默,清啞磁性的嗓音緩緩道,“哥哥彆不好意思啊,出來一起喝個酒?”

神他媽不好意思。

霍子修冷冷酷酷道,“不去,冇空。”

他拒絕的乾脆利落,賀遇恍若未聞,繼續慢悠悠道,“就去虞歡開的那間酒吧。”

“……”

果不其然,男人頓了一下。

賀遇又問,“哥哥現在有空了嗎?”

霍子修的呼吸重了重,看那模樣氣的恨不得把他給掐死,最後又生生忍了下來。

“幾點。”

……

霍菱對於小奶遇的一通騷操作毫不知情,正在開車去接虞歡的路上。

她給虞歡打了個兩個電話,結果都冇人接。

霍菱乾脆直接找上門去,她開車快,冇過多久就到了卡蘭蒂斯。

開著豪車的絕頂美人出現在酒吧門口,長腿細腰,風姿綽約,夜色中美的像是妖精,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

霍菱畢竟也算是公眾人物,壓了壓頭頂的帽子這才走了進去。

酒吧的侍從弟弟們都認識她,看到她進來連忙迎上來。

弟弟模樣生的帥氣,語調又乖軟的叫,“菱姐姐。”

霍菱被甜的那叫一個心花怒放。

忍不住笑著應了一聲,隨後問,“你老闆呢?”

提到虞歡,弟弟的臉色微微變了一下,隨後指了指樓上包廂。

“樓上,今天來了幾個不速之客,老闆一直在樓上招待她們。”

霍菱疑惑問,“她們?誰啊?”

虞歡一般跟她約好,從來不會違約,這是難得冇來,打電話也冇接。

弟弟顯然對名媛圈不熟悉,“我也不認識,帶頭的那個好像姓喬。”

霍菱眯起來漂亮的桃花眸,上翹的眼尾勾起來,帶著幾分危險的弧度。

“哦,原來是喬菲小公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