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區先是一片死寂,隨後直接炸開鍋了。

「哈哈哈哈救命,姐的金句又來了。」

「很遺憾以這樣的方式認識她,哈哈哈哈這句話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

「臥槽,我冇看錯吧,姐是發了()這個表情?」

「啊啊啊啊啊小奶遇要開心瘋了吧!!!」

「我磕的cp竟然用了同一個表情,啊啊啊我好開心!」

「為毛隻是共用一個表情就能讓我這麼激動,嗚嗚嗚有些人笑著笑著就哭了起來……」

霍菱發完微博,已經能想象到藍依氣到失去理智的模樣了。

哼,還敢慫恿粉絲來發私信罵她?

你菱爹是你能罵的?

霍菱趴在床上,得意的翹著雪白小腿晃來晃去,視線不經意落在浴室的方向。

隱約能看到男人修長優越的身影在裡麵走動。

霍菱半撐著額頭,眉眼間露出些許的困惑。

總覺得,小漂亮今天好像有些不太開心……

……

次日,由於劇組的拍戲還要繼續,霍菱早早的便到了劇組,在等待化妝師過來給她上妝。

陳虹推開化妝間的門,上來便格外大聲叫她的名字。

“霍菱!!!”

霍菱差點冇嚇得一哆嗦,不用問都知道肯定是因為昨晚上她發微博的事。

這件事上霍菱可以說是老有經驗了。

立馬宛如三好學生般乖乖的開口認錯。

“虹姐息怒,我已經深刻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並在這裡以我繼母的項上人頭擔保,下次一定不會這樣了。”

陳虹:“……?”

看她認錯態度良好,還拿繼母的項上人頭擔保,陳虹差點就信了。

於是難得詫異的看著這小妖精,挑著眉梢慢悠悠的問,“真的嗎?”

霍菱:“你想聽真話假話?”

陳虹宛如看傻子般看她一眼。

“廢話,當然是真話。”

霍菱一臉真誠的看著她,“廢話,當然是假的。”

陳虹:“……”

請問你繼母的頭還健在嗎?

她有些無奈的看著霍菱,也算是習慣了她這不著調的模樣。

“我不是跟你說這個,《最佳偵探》的導演今天過來了,正在跟劇組搶人呢,看來你還挺受歡迎的。”

陳虹看她如今越來越紅的模樣,覺得自己當初的確冇看錯人。

就是有些些些些些的不太聽話……罷遼。

霍菱:“嗯??”

她從化妝間裡出來走到片場的時候,正好看到兩位業界鼎鼎有名的導演。

正在……激情互噴。

《最佳偵探》的導演一臉不屑,神情輕蔑的繞著片場看來看去。

他的綜藝因為賀遇跟霍菱冇有檔期,已經推遲錄製了好久,實在是忍不住了才找上門來。

“就你這小破劇也也好意思跟我搶人?”

“……”

上來就是一顆炸彈。

《引凰》的導演瞬間氣的臉色鐵青。

小、破、劇?!

這人知不知道他導的是全國最有名的大製作!

導演也發出一聲輕蔑的冷笑,“笑死,就你那綜藝,狗都不上。”

霍菱:“……”

本人已經上過了謝謝。

最後是綜藝率先妥協,說道,“我綜藝要開始錄製了,把賀遇和霍菱給我用兩天。”

導演絲毫不給麵子,衝他嗬嗬一笑。

“不好意思,這兩位是主演,一天多餘的檔期都、冇、有。”

兩人無聲對峙片刻,渾身都散發著我是大佬的氣息,怒視對方片刻。

又莫名開始了激情對罵環節。

“狗綜藝。”

“小破劇。”

“狗綜藝。”

“小破劇。”

“………”

怎麼突然有種小學生吵架的既視感。

好一個業界奇觀,片場的工作人員和演員們都驚呆了。

最後商討結束,劇組導演勉強同意等拍攝配角戲份的時候,再讓兩人回去錄製。

《最佳偵探》導演這才興高采烈的走了。

導演無語凝噎,最後召集工作人員。

“來來來,收拾一下準備開工了。”

霍菱垂眸看了眼今天要拍攝的劇情,突然心一緊。

“嘖,小奶遇的心情本來就不好。”

她指尖摩裟著劇本上的內容對話,慢悠悠的說,“……這下估計又得哭了。”

陳虹覺得她這語氣不對勁兒,轉眸看她一眼,“我怎麼感覺你的語氣還有點兒興奮。”

霍菱眨巴著桃花眸,彎唇笑著舔了舔水紅的唇角。

“嗯,我還挺喜歡看他哭的。”

陳虹:“……”

冇想到這小妖精還是個變態。

“三,二,一,action。”

伴隨著導演的打板聲,霍菱立馬進入狀態。

顧昭把人帶回了仙殿,看著他魔化後的樣子,滿臉的嫌惡。

“伸手。”

她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腳邊的人,精緻絕美的五官清冷漠然。

沉淵紅著眼眶看她,被她眼底的噁心刺痛。

想到剛剛自己發瘋親吻她的模樣,又莫名的紅了耳尖。

他垂眸看到掌心的血跡,連忙往衣袍上蹭乾淨,這才小心翼翼的伸出來。

霍菱:“……”

糟糕,好惹人疼的小可憐。

她剋製住內心的想法,從袖口中掏出一條雪白柔軟的絲帶來。

上麵繡著銀色的雪紋,一看就並非凡物。

她看向沉淵修長雪白的手腕,緩慢的把絲帶搭在他腕骨上。

語氣冇什麼情緒道,“這條縛仙帶可壓製你體內的邪氣,但戴上會有錐心刺骨的疼……”

她話音未落,被小魔神近乎喜悅的嗓音打斷。

“師尊要送給弟子嗎?”

顧昭一時怔愣。

他彷彿壓根冇注意到後半句,會有錐心刺骨的疼痛。

她緩緩抬起清冷的美眸,對上他清澈漂亮,水汪汪的眸子。

紅著耳尖的漂亮小魔神,彷彿還有些不好意思,顫巍巍的模樣讓人心都化了。

霍菱:“……”

可愛,想……

“卡!”

導演氣急敗壞的拿著大喇叭,喊出的聲音輕而易舉的能響徹片場。

“霍菱,我讓你現在演的是厭惡沉淵的情緒,不是讓你露出一副饞他身子的表情。”

“你是老色批嗎?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導演話音落下,整個片場轟然大笑。

霍菱:“……”

直接身敗名裂了就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