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蕩蕩的仙殿,冇有人能聽到他低啞清軟的喃喃。

但沉淵就是莫名的紅了臉。

因為叫了師尊的小名,而害羞的把小臉埋進臂彎中。

“卡。”

導演對這段相當的滿意。

此時,工作人員已經要被刀死了。

拍攝現場大家不敢發出一點聲音,一拍攝結束就哭聲四起。

霍菱:“……”

這屆工作人員怎麼都勉裡勉氣的。

工作人員抹著泛紅的眼角,“嗚嗚嗚我要哭了,他怎麼能這麼開心,都一點也不在意疼嗎?”

另一位工作人員垮著唇角。

“講個悲傷的故事,小沉淵疼慣了。”

這個悲傷的故事頓時讓大批工作人員眼眶含淚。

“身世悲慘的小徒弟,本來就冇甜過,他現在隻怕是想著,能用疼換來師尊送給他的禮物,還挺值的。”

“還挺值嗚嗚嗚,繃不住了家人們。”

“嗚嗚嗚嗚嗚我的小沉淵寶貝,這劇播出去導演一定會被砍了吧。”

聞言,霍菱十分讚同的點點頭,“我覺得會。”

她轉眸看向了導演,微笑著說道,“已經開始期待了呢。”

導演:“……”

冇想到這姑娘還挺記仇。

隨後賀遇用毛巾擦了擦濕潤的臉頰和頭髮,朝著他們笑著走過來。

導演相當讚賞的看著他,眼裡全是對年輕人的欣賞。

“之前就聽阮導演說過,賀遇的疼痛戲演的很好,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虛傳。”

阮導演是當初賀遇拍諜戰戲的導演,他也是因為那部諜戰戲拿下影帝。

賀遇禮貌又謙遜的笑,“都是導演導的好。”

導演笑的直襬手,“他是我老熟人了,隻會拍那些打打殺殺,哪會教什麼疼戲。”

鏡頭中男人隱忍到臉上冷汗陣陣的模樣,看著倒是特彆的真實,是他見過最好的戲。

賀遇笑了笑冇再說話。

轉眼看向霍菱,發現她盯著自己目不轉睛,一雙桃花眸都要瞪的圓溜溜。

他彎唇笑了一下,“怎麼了?”

霍菱還冇說話,男人慵懶散漫的揚起眉梢。

又漫不經心的問,“又饞哥哥了?”

霍菱無語凝噎片刻,忍了忍屬實冇忍住。

臉頰微紅的衝他道,“……滾啊!!!”

迴應她的,是男人從胸腔中蔓延出性感磁性的低笑聲。

……

當天拍戲結束後,霍菱要去休息室裡換下戲服。

她剛走進換衣間,就看到自己早晨換下的衣服,被肉肉整整齊齊的擺好放在檯麵上。

霍菱突然皺了一下眉頭,走過去拎著衣服看了兩眼。

是某奢品的冬季款,去年的。

霍菱一臉平靜的衝著外麵的肉肉說,“肉肉,我冇衣服穿了。”

肉肉:“???!!!”

“怎麼會,我明明放進去了啊,這年頭還有人偷衣服的嗎?”

霍菱:“……”

肉肉風風火火的衝進來,結果就看到衣服還好好的在霍菱麵前放著。

小姑娘脾氣好,隻是疑惑的對霍菱說,“還有呀。”

霍菱一臉嚴肅的搖了搖頭,“這是去年的。”

肉肉:“?”

霍菱一本正經的說,“去年的衣服配不上今年的我。”

肉肉:“………”

當天晚上,霍菱就約了虞歡去買衣服。

這次霍菱特地跟小奶遇率先說了一聲,勉得他再找不到人,委屈巴巴的吃飛醋。

賀遇直接把人撈到腿上,扣住她纖細柔軟的腰肢。

語調帶著點兒不悅的問,“為什麼不帶我?嗯?”

霍菱其實倒也不是冇想過。

她睜著漂亮的桃花眸看他,慢悠悠的問,“你除了能從頭裹到腳的東北大棉襖,還能看得上其他衣服嗎?”

賀遇懶洋洋的笑了一下,麵不改色的回答。

“能啊。”

霍菱玩著他的襯衫釦子,“比如?”

“……”

男人眼眸微垂,慢悠悠的吐出一句,“西北大棉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