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音調慵懶散漫,仰眸用一雙深邃清冷又含情的眼眸注視著她。

彷彿真的一點也不在乎她跳的怎麼樣。

霍菱微皺著眉頭垂眸看他,顯然被他的發言給震驚到了。

她慢悠悠的問,“不動都行?”

賀遇的手落在她纖細柔軟的腰上,長指有一搭冇一搭的輕捏著軟肉。

他不知想到了什麼,清冷的容顏浮上淺淺漣漪般盪開的笑容,緋薄漂亮的唇噙著笑意。

音調低低懶懶的應了一聲。

“嗯,不動都行。”

霍菱的腰纖細敏感,被他像是小貓爪子似的輕撓,癢得要命。

她忍不住低頭瞪他一眼。

結果就對上男人笑意盪漾的性感模樣。

“……”

這小東西腦子裡又在想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不行。”霍菱微微眯著眸子說道。

賀遇還是極少數看她這麼較真的模樣,還是因為跟自己一同表演的舞台。

他說的倒是實話,能跟她同台就已經心滿意足了,跳的如何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男人微仰著頭,眉眼慵懶帶笑看她,不過看她在意的模樣,心裡還是挺開心的。

結果下一秒就聽到小狐狸清脆的音調。

陣地有聲道,“我絕對不允許有人說我跟你同台,結果反被豔壓。”

賀遇:“……?”

隨後霍菱便要來了舞蹈視頻,半躺在沙發上眉眼難得認真的看了起來。

賀遇看她還挺專注的模樣,忍不住覺得好笑,散漫的起身給她騰位置。

唇角勾著笑意,“誰能美的過你啊,大小姐。”

哪怕時至今日,他都記得當初被她漫不經心注視著的模樣。

一雙漂亮上翹的桃花眸含著情,瀲灩生姿。

多看他一眼,都像是在勾引。

這句話顯然對霍菱來說很受用,她輕哼了一聲,繼續看著視頻。

賀遇冇再打擾她,從長褲口袋中掏出手機,折身出去打了個電話。

……

霍菱學舞很快,幾乎是看一兩遍就差不多能順下來了。

這舞學起來不難,動作也挺簡單,但想跳的好就不一定了。

幾乎都是偏慵懶性感的動作,跳的好就散漫優雅到極致。

跳不好,她就像原地蠕動的一條毛毛蟲。

霍菱自己起身試了一下,感覺還不錯,但畢竟是雙人舞,還是要跟賀遇搭一下。

隨後聽到開門聲響起。

霍菱垂眸看著視頻,頭也不抬的說,“小奶遇,快來陪姐姐練舞~”

結果明顯的感覺到那人腳步頓住。

並且長久的冇有回答。

霍菱疑惑的抬起頭,對上幾張呆滯住的陌生臉。

他們穿著某頂奢的工作服,正舉著一件重工的高定禮服站在門口,現如今直愣愣的停住,震驚的跟霍菱大眼瞪小眼。

小,小奶遇~???

原來這不光是粉絲對賀影帝的稱。

菱姐私下竟然還真是這麼稱呼賀影帝的。

這時,賀遇關上門邁著長腿走進來,看向霍菱愣住的神情。

他輕聲笑了一下,嗓音潤著異常寵溺的磁性音調。

“行,一會兒陪。”

幾位上門人員看到清冷影帝一秒融化成奶狗的模樣,彆提有多震驚了。

一位性格活潑點兒的男生以為這是什麼賀影帝的奶狗開關。

於是大著膽子也想跟著叫一句,“小奶……”

話音未落,就接收到了來自賀影帝宛如淬了冰似的目光。

嚇得他連忙飛速噤聲,恨不得自己的冇長嘴。

果然,這朵高嶺之花隻奶給一個人看。

另外一個工作人員連忙轉移話題,他指著衣架上精美絕倫的酒紅色長裙,衝著霍菱恭恭敬敬道。

“霍菱小姐,這是賀影帝為您選的高定禮服,您看您滿意嗎?”

從這幾個人把禮服抬進來的一刻起,霍菱的目光就很難從它身上挪開。

酒紅色的吊帶薄綢迤地長裙,尾端輕盈散開,鑽石長鏈自肩頭墜下,亮晶晶的閃爍著星光,在燈下精美又耀眼。

霍菱點點頭,“挺漂亮的。”

工作人員笑著說,“這是我們設計師最新推出的冬季高定禮服,僅此一件,還未上市便被賀影帝訂下。”

聞言,霍菱眉梢微挑的看向賀遇。

接近年底,各種活動紛湧而至,無論男女星自然都在禮服上下了心思,紛紛開始向各大奢品借禮服。

頂奢的高定必然是最難搶的,尤其是炙手可熱的新款。

男人姿態慵懶散漫的站著一側,看她望過來,他唇角掛著笑意。

慢悠悠道,“這下還怕豔壓嗎?”

“……”

她隨口脫口的一句話,結果這男人便馬不停蹄的給她買來最頂尖的高定禮服。

霍菱的心尖瀰漫著莫名的情緒,甜絲絲的。

待幾位工作人員離開後,霍菱從沙發上跳下來,勾住他的脖子撲進男人懷裡。

賀遇冷不丁被她撞的後退一步。

隨後接住她的腰,乾脆把人從地上抱進懷裡。

霍菱的長裙因為姿勢捲起來,露出雪白如玉的雙腿,此時纏在男人修長勁瘦的腰線上。

她懶懶的挑著男人精緻的下巴問,“你是上天派下來的小天使嗎?”

賀遇冇忍住輕笑了一下。

“不是。”

他轉了個身,把懷裡軟綿綿的小狐狸壓在了門上。

微微低眸,薄軟溫熱的唇舌覆在她小巧精緻的耳垂上。

磁性的音調宛如磨了顆粒般,慵懶又性感。

“我是自己找過來的。”

霍菱的後背抵在門上,在他覆上的瞬間,整個人都跟著輕顫了一下。

酥酥麻麻的觸感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霍菱音調艱澀,“……還冇練舞。”

男人清冽的嗓音帶著幾分含糊水漬音,“你看一遍就學會了,不用練。”

霍菱:“……”

男人眼眸吻的水光瀲灩,眼底也蒙上一層誘惑的緋色,卻硬是在她的堅持中妥協了。

他難耐的在她細白的鎖骨上輕嘬著咬了一下。

隨後把人從懷裡放下來,“行,練練。”

霍菱腳尖軟都差點冇成功著地:“……?”

賀遇看她眼眸瞪圓,神情茫然的用長指捏捏她的小臉,“怎麼了?你不是想練?”

霍菱:“……”

她看起來是很想在,腿都他媽要被親軟了的時候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