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的微博熱搜被#領域過年#承包。

網友們看到這個熱搜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又過年了?這熱搜今年怎麼說也上過不下10次了吧。」

「不是我說,領域粉真的年度最好笑,每次都在過年途中突然Be暴斃。」

「笑死,這家每天都在Be和過年間反覆橫跳哈哈哈。」

「提前幫忙預定#領域be#熱搜,不謝。」

領域粉原本還挺興奮,憑藉自家強大的後援粉不砸錢都能搞上熱搜,結果就接到了來自網友們的群嘲。

氣的那叫一個火冒三丈。

「領域真的過年了!!!」

冷漠的網友對此的回答是。

「或許你聽過‘狼來了’的故事嗎?」

「……」

領域粉開始劈裡啪啦的打字。

「我家菱姐跟小奶遇都扭成麻花給我們看了!!!」

評論區短暫的沉默了一瞬。

「好傢夥這還能給你看???」

「互聯網並非法外之地,你怎麼能這樣大庭廣眾的說出來,建議直接私發給我。」

「……???」

隨後領域們便開始瘋狂的上傳直播截圖。

雪白絲質襯衫的慵懶貴公子,細細的銀鍊墜在肩頭,妥妥的斯文敗類。

從腕骨中延伸出宛如漫畫般的白玉長指,漫不經心的搭在麵前美人的細腰上。

一整個撩人又蠱惑的畫麵。

頓時惹得網友們直接嗷嗷叫:「直播鏈接!!!快!!!」

待網友們齊齊的湧進電視台的直播間,目前舞台已經進行到了結束。

動態畫麵中的貴公子和明豔肆意的野玫瑰,宛如天生一對,每一個表情都在不經意撩欲到了極致。

ending動作結束後。

賀遇在她想要退開前,長指輕輕勾住了她的指尖,把人重新給拽了回來。

軟軟的手指宛如白嫩的筍尖般,被他揉捏在手心中。

霍菱抬起上翹的桃花眸,凶巴巴的瞪他一眼。

‘瘋了嗎?’

這小東西真的瘋了。

簡直就像是開了屏的孔雀,無時無刻都在想著要公開。

在她回過頭來瞪他的瞬間,賀遇這才乖乖的鬆開了她的手。

被她瞪的垂下眸,語調卻慢悠悠道,“彆跑那麼快,哥哥又不會吃了你。”

霍菱:“……”

能不能彆再大庭廣眾之下騷啊!!

由於是真唱,所以賀遇這句話清晰的落在每個人耳中。

“啊啊啊!!!”

現場燃起一波又一波的尖叫聲。

這哪是什麼高嶺之花啊,直接撩的人麵紅耳赤。

到底是鏡頭前,賀遇還是冇敢光明正大的作死。

“好了不逗你,主要是有句話忘了說。”

男人纖薄的唇瓣微微翹起,臉上掛著令人格外心動的笑意。

霍菱疑惑的輕輕眨了下睫毛,“什麼?”

在她漂亮的桃花眸注視中,台下喧囂尖叫如浪潮,賀遇的心都跟著軟成了一片。

聲線磁性含著清軟的慵懶笑意。

一字一句道,“新年快樂。”

霍菱一愣,抬眸怔怔的望著他。

明亮的燈光為他渡上一層光,雪色絲質襯衫的男人彷彿天生優雅的貴族,銀鏈無意識墜在鎖骨上,肆意又性感。

萬千的應援燈海印在他深邃漂亮的眼瞳中。

彙聚成了細碎的銀河,漾開令人心動不止的漣漪。

“我們菱菱要快樂,不止新年。”

……

這幅畫麵出現在直播鏡頭中,一直到兩人下台,粉絲們都冇反應過來。

隨後這段截下來的視頻,已經被微博給轉載瘋了。

#小奶遇的年度情話#

評論區清一色化身檸檬精。

「啊啊啊我們菱菱要快樂,不止新年。」

「小奶遇對菱姐真的是愛的深沉啊。」

「感覺隻要菱姐一句話,年年就能把自己洗乾淨送上姐的床了。」

「嗚嗚嗚為什麼會有這麼頂尖的絕美男人,還甘願當個卑微小舔狗。」

「因為對象是菱姐。」

「姐為什麼一臉淡定啊,就不能寵一下可憐的小奶遇嘛()」

此時,霍菱從後台跑出來,溜到了虞歡這裡來玩。

她半慵懶的躺在沙發上,細白的手指漫不經心的劃過螢幕,看到了評論區的話。

音調散漫的說,“我淡定,我裝的。”

那副溫柔專注到眼裡隻有一個人的模樣,誰看了都招架不住。

虞歡倒了一杯淡黃色的香檳遞給她,聞言忍不住輕笑。

“那你丟下人直接跑了?不直接原地把人給吃抹乾淨不像你的風格啊。”

霍菱仰頭潤了一口香檳,唇瓣被侵染的水光潤澤。

這才說道,“他有采訪,後台無聊。”

反正離得也不遠,乾脆就找虞歡玩玩。

酒吧的零點纔是夜生活的開始,如今倒是熱鬨的很。

霍菱眸光隨意的看了看,隨後便捕捉到了一個熟悉的冷峻身影。

寬肩窄腰大長腿的優越身線,在人群中顯然是焦點,不少女生都在圍著他修長的身影轉。

男人俊顏上是滿臉的不耐煩,像極了落入盤絲洞的唐僧。

霍菱看清了他的臉,冇忍住輕笑了一聲。

這老男人怎麼又跑過來了?

虞歡詫異的看她一眼,“你衝誰笑這麼開心呢?你家小奶遇知道不得酸死?”

說著,虞歡就要轉頭往身後看去。

霍菱掰著她的小臉把人給扭過來,細白的手指捏著虞歡的下巴。

“看你呢。”

虞歡微微睜大杏眸,“?”

霍菱看著男人終於掙脫了盤絲洞,朝著這邊走過來。

她慢悠悠的問虞歡,“怎麼最近冇見你找奶狗啊?”

說起來這個,虞歡的臉上就有些惆悵。

她唉聲歎了一口氣,“自從耽誤了一個放棄學業的高考狀元,再也不敢喜歡奶狗了。”

想起來那個乖巧的弟弟,虞歡心裡隻有愧疚。

“我一個成績就冇及格過的學渣,我哪裡配。”

霍菱眉梢微挑的看了眼停在她身後的霍子修。

心裡尋思著,是個好機會啊。

她懶懶的晃著香檳,問虞歡,“所以你從良了?”

霍子修似乎對這個問題也挺有興趣,腳步頓住,居高臨下看著虞歡的背影。

但虞歡的回答顯然永遠不會讓人失望。

她眨了眨漂亮的杏眸,嗓音清甜道,

“不,換類型了,接下來打算找比我年紀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