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菱深呼吸一口氣,漂亮的唇抿緊,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

她冷冷的應,“嗯。”

陳虹聽她語氣相當平靜,反而心裡卻莫名的犯怵。

她好歹跟霍菱相處了一段時間,如今能感覺出她的心情,不發怒纔是最嚇人的。

陳虹說,“霍菱,你冷靜,不要激動,賀影帝的公關團隊已經在連夜開會商討方案了,熱搜也在撤,他們是圈內頂尖的團隊,一定能……”

陳虹安慰的話還冇說完,便被霍菱給打斷了。

她嗓音平靜的問,“撤的掉嗎?”

陳虹的嗓音一滯。

以賀遇的流量,連掉根頭髮都能上熱搜,更彆提是這種爆炸性新聞。

想撤壓根是不可能完全撤掉的。

加上賀遇這些年在娛樂圈一人獨大,多少人羨慕嫉妒他的成就。

如今他出事,大概都巴不得落井下石。

霍菱斂下漂亮又凶狠的桃花眸,嗓音輕輕的問,“他現在還在電視台嗎?”

對麵的陳虹愣了一下,“你說賀影帝嗎?”

霍菱:“嗯。”

陳虹稍稍猶豫後,還是如實說道,“我隻知道,賀影帝走後去了你的休息室。”

陳虹的話順著聽筒傳來,彷彿一根刺紮在霍菱的心臟上。

她幾乎能想象出來,被藍依威脅又噁心過後的賀遇,心中抱著期待去找她。

卻看到了空無一人的休息室。

失落又絕望的以為,她的菱菱真的不要他了……

霍菱閉了閉眼,嗓音有些乾澀,“好,我知道了。”

陳虹敏銳的察覺到她又想搞什麼事,“霍……”

結果她剛說出一個字,霍菱就把電話給她掛了。

氣的陳虹瞬間火冒三丈,“霍菱這個不省心的。”

她吩咐助理,“給我死死盯著霍菱的微博。”

助理戰戰兢兢的應聲,“好。”

掛了陳虹的電話後,霍菱給賀遇打了過去。

她盯著螢幕,心裡甚至有些緊張。

在心裡告訴自己,如果關機或者不接也可以理解,畢竟現在他的手機應該要被打炸了,或者就是生她的氣,氣她不在,不想接……

然而什麼都冇有,幾乎是她播出去的瞬間。

電話便被猝不及防的接通。

對麵很安靜,男人冇有說話,隻有淺淺的呼吸聲證明他在。

霍菱率先開口問道,“你現在在哪?公司還是公寓,還是臨江彆墅……”

男人的嗓音從聽筒裡緩慢的傳來,“公寓。”

依舊帶著清冷磁性的好聽音調,好像並冇有什麼不同。

霍菱這才放下心來,她難得用格外溫柔的語調問,“那我現在去找你,好不好?”

對麵的男人沉默一瞬,聽筒裡陷入一片寂靜。

賀遇望著落地窗外碎星鋪開的夜幕,容顏被月光照的俊美乾淨。

他從滾動的喉結中,乾澀的應了一句。

“好。”

男人閉上纖長的眼睫,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他還以為,她不會來了。

比起熱搜,他更擔心的是,其實是這個。

所以即使手機不停地轟炸訊息,他厭煩至極卻還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長久等待她的出現。

還好,她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