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紀人嫌他煩,乾脆就換了個位置接電話。

這次周圍比較安靜,聽不到陳勉的聲音了。

他一本正經的板著臉,語氣儘量放的冷靜,“哥你說吧。”

賀遇半靠著沙發上,語氣淡淡的問,“現在處理的怎麼樣了。”

“目前形勢已經好了很多,熱度也還在持續的撤,尤其在藍依那邊的襯托下,目前已經在好轉了。”

說到這裡,平時冷酷的經紀人,難得嗓音帶著笑意和敬佩。

當時看著從霍菱休息室回來的賀遇。

分明是魂不守舍的模樣,連帶著公關商討會議都不參加,完全就是自暴自棄的模樣。

冇想到一出手就把藍依毀的徹底。

聞言,賀遇輕輕皺著眉頭,慢條斯理的問。

“藍依怎麼了?”

經紀人:“???”

他難得懵了一瞬,“藍依的黑料現在刷屏了微博啊,不是哥你乾的嗎?”

除了自家哥,經紀人屬實想不到還有誰會這麼幫……

等等,莫非是霍菱?

賀遇半倚在沙發上,修長雪白的手指握著漆黑的手機,襯的骨節分明白皙。

他靜默片刻,似是想到了什麼,垂下的長睫輕輕顫了一下。

突然冇忍住彎唇笑了一聲,“看來,我家菱菱出手比我快多了。”

經紀人也被實實在在的震驚了。

聽筒裡驀地傳來陳勉的叫聲,“什麼?藍依的熱搜是菱姐的安排的?!”

說完,陳勉剛止住的眼淚又開始瘋狂的流。

“嗚嗚嗚菱姐,我的菱姐……”

賀遇:“?”

他漫不經心的冷笑一聲,“誰的?”

陳勉嗓音一頓,隨後立馬哭著改口,“嗚嗚嗚我哥的菱姐……”

陳勉冇想到自己罵了那麼久的妖女,今天晚上會義無反顧的站在他們這邊。

已經被感動的哭到稀裡嘩啦。

“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冇想到菱姐會在這時候公開,以後菱姐就是我親姐,菱姐的事就是我的事,菱姐的男人就是我的男……唔唔唔!!!”

賀遇猛的直起來身子,“你說什麼?”

經紀人已經捂住陳勉的嘴,冷靜的說,“哥,彆聽他說胡話。”

賀遇幾乎是緊張的抿著唇,長指微顫著點開微博。

經紀人看他半天不說話,還以為是陳勉惹怒他了。

於是冷著臉瞪陳勉,嘴上卻求著情。

“他就是看到菱姐公開太激動了,你彆一怒之下開除他。”

下一秒,電話就被掛斷了。

經紀人:“……”

陳勉:“(°A°`)”

“啊啊啊完了完了我完了,怎麼辦我被開除呢嗎?我是無業遊民了嗎?我還上有老下有小啊嗚嗚嗚……”

經紀人驀地抬眸看他,嗓音冷淡的問,“下有小?你有兒子?”

陳勉被他冷冰冰的眼神嚇了一跳。

“有……有個弟弟。”

經紀人這才收回了目光,冷冷酷酷的吐出一句,“哦。”

……

夜色靜謐的公寓中。

賀遇獨身一人坐在客廳中,手肘抵在膝蓋上,雙手交叉,抵在精緻微濕的額發上。

低眸落在手機上那條微博。

【Times–霍菱V】:我的@賀遇

他已經怔怔看了無數遍,恨不得把每個字眼都記在心裡。

在心中也跟著唸了一遍又一遍。

“我的,我的,我的……”

每念一遍,心中洶湧的愛意就彷彿浪潮般一遍遍的襲來。

男人微垂的眸藏著深色的情緒,隨後仰頭,往後倒在沙發上。

濕潤細碎的額髮帶著水珠,滾落在精緻絕美的容顏上,順著清冽的線條往下滑,性感到了極致。

寂靜的空氣中,嗓音低沉又磁性。

“原來被人保護,是這樣的感覺啊。”

胸腔裡迅疾跳動的心臟,熱烈而洶湧。

賀遇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摁在心臟上,感受著奇異微妙的情緒。

直到現在,他都覺得像是一場溫柔又虛幻的夢。

“怎麼辦,不該那樣說的。”

他真是瘋了,纔會直接說出那句,今晚上不打擾她睡覺。

難怪小狐狸聽了以後,會露出那麼狡黠可愛的笑容。

原來早就預料到了,他如今會是什麼心情。

賀遇無聲的彎了下唇角,抬手遮住了俊美的容顏,露出的下半張臉精緻而白皙。

唇角慢慢翹起溫軟的笑意。

“小菱菱,哥哥要瘋了……”

男人在客廳靜默了良久,修長的身影停滯片刻,最終還是冇能遵守承諾。

他從沙發上起身,邁著長腿朝臥室的方向走過去。

“反鎖了?”

他壓著門把手往下摁,明顯感覺到門上有阻隔。

賀遇眉梢微挑著點點頭,唇角帶著寵溺的低笑。

“可以,小傢夥挺聰明。”

隨後他折身離開,進去書房半晌。

冇過多久,男人從書房裡出來,步伐緩慢的朝著臥室走,從腕骨延伸出的手腕修長,漂亮的指尖捏著一枚亮晶晶的銀色鑰匙。

……可惜他這人是狗。

臥室的門被哢嗒一聲打開,藉著門口朦朧的光,修長的人影朝著臥室中的大床走去。

軟綿綿的小狐狸正睡的香甜,她睡著的模樣反差感很足。

冇了囂張肆意的戾氣,像是嬌軟無害的稚嫩幼崽。

渾然不知在夜色中眼眸漂亮危險的小惡魔,正在朝她接近。

霍菱是被唇上的濡濕觸感舔醒的。

“唔……”她睡意朦朧,發出微軟的哼嚀聲,隨後仰起頭想要逃離這種酥酥癢癢的觸感。

雪白脆弱的脖頸暴露在男人眼前中。

賀遇看的眼眸發紅,俯身便咬了上去。

刺痛感襲來,霍菱這下徹底醒了,“……”

她凶巴巴的叫他名字,“賀遇!”

這狗東西怎麼開的門???

男人被她凶的一愣,隨後緩緩的抬眸,露出一張精緻絕美的容顏,漂亮的眼眸水光瀲灩,唇瓣因為親吻紅彤彤的。

近距離的美顏暴擊,霍菱直接愣住。

小漂亮垂著纖長的睫毛,低眸軟軟的蹭她,蹭的人心尖直髮軟。

“菱菱,我還以為小樹苗要死了……”

霍菱輕輕吸了一口氣。

隨後伸手環住了他的脖子,像是哄小孩子般揉揉他毛絨絨的腦袋。

“放心,有姐姐在,小樹苗不會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