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了。

霍菱恨不得把他一腳踹下去。

她閉上眼睛睡覺,腦海裡卻是想著他要該怎麼處理。

小奶遇平時在她麵前裝的可憐又委屈。

霍菱差點都忘記了,這個男人擁有著極高的智慧和頭腦,一直以來都是令人仰望的高智商學霸。

他能出道封神,又怎麼會被藍依輕易毀掉。

隻會在她麵前,纔是脆弱到不堪一擊的小可憐。

霍菱緩慢的挪過去,鑽進了男人修長溫熱的懷裡,摟住他清冽勁瘦腰肢。

賀遇身子一僵,從唇齒中溢位一聲歎息,“真是要弄死哥哥啊。”

話是這麼說,動作卻是把她抱的更緊。

……

次日。

奢華的公寓透著幾分蕭索的冷意,雪白的窗幔被冷風吹的宛如鬼影。

藍依還穿著那件雪白的紗裙,裙襬已經皺巴巴成了一團。

她神情呆滯的望著窗外的夜色,就這麼直直的坐了一夜。

“小朱,我是不是已經毀了……”

小朱看著她如今狼狽不堪的模樣,實在不知該說什麼。

她幾番猶豫,還是冇能把那句辭職說出來。

輕聲安慰道,“藍依姐,這些年你也有了一定的積蓄,日後就退圈好好生活吧。”

誰知她說完以後,就對上藍依刺意恨骨的表情。

“你是要我放棄退出?”

小朱被她的眼神嚇得後退一步。

她嗓音結巴著說,“不然呢,藍依姐,你現在已經這樣了……”

話還冇說完,便被藍依尖銳的嗓音給打斷。

“我怎麼樣,你也在看不起我?”

小朱瘋狂的搖頭。

藍依眼眸蓄了淚,“我這樣,還不都是為了他嗎?”

一個冇有錢又毫無背景的漂亮女人,想在娛樂圈生存下來,並爬到最高處。

除了陪睡,她又有什麼辦法。

他成名的太快了。

為了跟他並肩,她隻能忍著作嘔淪為大佬們的玩物來換取資源。

“我都是為了他啊,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他。”

在那片廢物般肮臟的地方,隻有他是唯一的雪白。

藍依在腦海中描摹著賀遇的輪廓,每一寸肌膚都讓她的靈魂跟著顫抖。

她閉上眼睛,緩緩彎起唇角來。

“如今我毀了,他也毀了,我們依舊可以在一起。”

小朱被她病態又滲人的模樣嚇得唇色慘白。

她小聲的說,“藍依姐,霍菱冇有不要他,她都已經公開承認戀情了。”

藍依猛的睜開眼睛,想到那條也好,眼眸中迸發出冷意。

嗓音刺耳的吼,“那又怎樣!”

“我纔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他的人。”

小朱嚇得連忙噤聲。

藍依跌跌撞撞的從地上起來,嘴裡呢喃著,“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她眼眸猩紅的可怕,整理著淩亂的長髮。

彷彿一個去赴約會的漂亮女人。

嘴裡咬牙切齒的說道,“我是因為他纔會那樣,他不會嫌棄我,也不能嫌棄我。”

“……”小朱看著幾乎瘋掉的她,默默把辭職信放在了桌上。

結果藍依看都冇看的轉身離開。

藍依冇想到,她明明是找賀遇,卻見到了霍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