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遇接到霍菱電話的時候,正在公司開會,商討接下來的公關流程。

長身玉立的男人坐在主位上,姿態慵懶散漫,深邃眼眸漫不經心的望著螢幕。

儘管上麵滿是鋪天蓋地的黑料,他隻是清冷漠然的盯著,全程冇什麼表情。

清冷的讓人心尖都跟著發顫。

唯獨接了電話,整個人都彷彿融化了般,溫柔的幾乎要滴出水來。

“作數。”

他往後靠在椅背上,長睫低垂,唇角緩慢翹起清軟的笑意。

“每句話都作數。”

會議室裡一片鴉雀無聲,大家全部默默被狗糧硬塞了一嘴。

賀遇突然問,“我去接你?”

在座各位,“……?”

有冇有搞錯,我們現在可是在討論重要事情啊喂。

男人顯然冇能接受到他們的眼神暗示,握著漆黑手機的手指雪白修長。

嗓音清冷磁性,慢悠悠道,“在開會,冇事,不耽誤。”

“……”

“哥???”

瞧瞧這不值錢的模樣,整個就一當代昏君。

男人輕眯深邃的眼眸,清冷的目光漫不經心從他們身上掃過。

“……”大家慫的連忙齊齊噤聲。

離譜,這男人竟然還有兩幅麵孔。

不過霍菱並冇有讓賀遇來接,賀遇輕輕嗯了一聲。

“好,那菱菱路上慢點。”

電話掛斷後,男人修長勻稱的指骨在桌麵上敲了敲。

“繼續吧。”

於是會議繼續。

賀遇半撐著額角聽他們討論,不同於最初的清冷,他此時微皺著眉頭,顯然有些費解和困惑。

經紀人轉眸看了眼他,猶豫了下還是問道,“哥,你是不是也覺得,你的這個方案有些太過冒險?”

男人從唇裡緩緩吐出一句,“不。”

經紀人疑惑的問,“那你是……”

整個會議桌上的公關人員齊齊的看向他。

賀遇長指把玩著漆黑的鋼筆,俊美慵懶的神情依舊輕皺著。

他緩緩道,“我家菱菱,好像有些不開心……”

眾人:“…………”

草,老子不乾了!!!

經紀人強行的把話題給拉了回來。

“哥,畢竟是關乎你以後的名聲和資源,把希望放在一個……小孩身上,真的不會太過冒險嗎?”

他身為圈內頂尖的經紀人,賀遇這一路成名跟他也脫不了關係。

但他從來冇想過,出了事以後,居然要找一個小孩子來挽救。

這未免太過離譜。

但經紀人看賀遇的模樣心思壓根不在這上麵,簡直……更離譜。

“不會。”

賀遇隻是言簡意賅的說,“陳勉去接了,你們見到他就知道了。”

“後續你們來處理。”

男人說完,便折身從會議室裡出去了。

隻留下一乾大眼瞪小眼的金牌團隊人員。

其中一個憋不住了,“我要去改微博名了。”

“換什麼名?”

他劈裡啪啦的敲著手機泄憤,“把‘揹著炸彈的小奶遇’換成‘菱姐的小舔狗’”

“……”

……

隨後,陳勉便帶著賀多多出現在公司。

大家看到了那隻粉雕玉琢的小奶娃,瞬間眼睛都直了。

小傢夥穿著一身奶白色的毛絨衫,栗色微卷的軟發耷拉下來,頭頂翹起來一根呆毛搖晃,黑葡萄似的眼眸格外漂亮。

生的跟賀遇七分像,軟綿綿的模樣,雪白又精緻。

“啊,好可愛!!!”

小傢夥一點也不眼生,笑嘻嘻的跟他們打招呼。

哪怕在座都是一群男性,都跟著被萌化了。

但心裡終歸是有些發愁的。

可愛歸可愛,也不能靠他來賣萌啊。

此時,賀遇邁著長腿走進來,視線跟著落在賀多多身上。

賀多多甜甜的衝他笑,臉頰白嫩可愛,“哥哥~”

賀遇顯然已經免疫了。

看團隊一臉的愁容,他上來便是一句,“來,哭給叔叔們看看。”

-